高中时候的两幅画

1484149621DSC02275

1484150043DSC02276

今日整理电脑上的照片,忽然又看见这两幅。这是我高三在美国的那年第一次画的水彩。随手涂鸦,不成格调。如今再画相似的图,已经画不出来了。

曾用笔名苏绘,取自《论语》中的绘事后素。而后觉得自己的名字已经很有诗意像极了笔名,也没有必要再用过去的笔名,此后就用自己的名字发文了,不曾再用过苏绘。

面具之作

这是昨晚画的画。虽不是面具,终归是遮遮掩掩的。脸上故意弄得脏兮兮的,红唇微微上扬。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喜欢这样的感觉。与我之前画的都不一样。


忽然想到类似的主题也在之前的手工里出现过。这是我六七年前美术课上做的一个黏土面具,后来还给她买过银色的假发。然后抱着她在美国从南到北地搬家也从未丢下。只是最近一次搬家,才终于不知道丢去哪里了。

古老的照片

或许多多少少,因为知道旁人的期待,就趋向于按着其他很多的标准去做事,以致于比较难做自己,很难说自己想说的话,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久而久之,就如同戴上了一层面具,成为别人喜欢的样子。

不要怕,慢慢去找回来。我自己的样子,神造我原本的样子,就是祂爱我时候的样子。许多关于品格或是言行的东西,只是表面上的改变,不会是transformational的。在原来的基础上,看到中间的伤痕,看到成长的痕迹,然后再去被改变,才叫life changing。

三言两语,用于记录,不是讲道理,不用去分析。

 

其他的一些画(持续更新中)

与过去和好。


你的星星里面,住了谁的愿景?


休说生生花里住,惜花人去花无主。


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站在云上看海。


这幅画名为城墙,是搭建城墙还是拆毁城墙,就看各人理解了。


云上的女孩子。从水中经过,从火中经过,都不惧怕。

满天繁星,只有那一颗上面,住了小王子。

童话故事里的公主,是不骑长颈鹿的。

即便黑暗倾覆,也终究还有那么一丝光明可寻。她不是童话里的小人鱼,是骑着鲸鱼找光明的女孩子。看,鲸鱼没有翅膀,但他也能飞。


小船悠悠,驶向未知的远方。不知归途何处,也随时都有颠覆的危险。

那时的小女孩,有大大的气球和大大的梦想。

这里的画没有分类,只是想到些什么,就随手画下。和写故事一样。

武侠系列


明月多情应笑我,独自闲行独自吟。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多情累美人。

重来我亦为路人,未曾记得过此门,那年春,除却花开不是真。

灯影恍惚如昨日,持剑未觉已天涯。

林间无人空自饮,山中孤亭笑我狂。

等闲枯柳度春秋,无情故地斩风月。

锦衣独立小重山,泪眼望江江似海。

 

 

第一次画古装,很久不曾写诗,亦很久不曾握笔写中文。

然而江湖的主题始终是华人心之所向,每一个爱看武侠小说的人,心中都有一片江湖。

愿你的江湖除了儿女情长,还有行侠仗义;愿那份对公义的渴望,对自由的追求,一如既往地在你心里,不要丢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