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平凡又低沉的生活

忘了多久没有找一个湖边坐坐,等候暖红色的夕阳落下,波光粼粼的水面上偶尔浮出几条活泼好动的小鱼。

忘了多久没有找个地方和风说说话,闭上眼睛,清冷的阳光透过树叶零零落落地洒在身上,也不觉得阴晦。

忘了多久没有去山里独自行走,捡捡地上的松果,斑驳的光和影,树枝上的小果子,有时还有各色的叶子。

忘了多久没有给自己做一顿丰盛的早餐,有漂亮的摆盘,鲜艳的色彩,简单的食物边上,放一支怒放的玫瑰。

午后坐在后院的台阶上,晒晒太阳的安静时光显得有些奢侈。看着每日忙碌的时间表,繁重的作业。任何一个选择都有代价,而现有的生活终究还是给了我睡懒觉的机会。无需早起的生活在某种程度上给我的自由是金钱不能带给我的。不论如何,还有我可以支配的时间,比如早晨,比如傍晚。

还记得数年前,头一晚通宵复习了考试,考试结束后又匆匆忙忙往办公室赶。同学问我为何这样拼命。我无奈笑笑,“I need to make a living。”(我需要生存呀)

而今这样的生活,亦像一个大怪兽,吞吃了许多属于我自己的时间,偷走了我听小鸟唱歌的时间,偷走了我对着风说话的时间,偷走了我躺在草地上晒太阳的时间,偷走了我独自坐在电影院看一场电影的时间,偷走了我等太阳下山的时间……我不爱这样的生活。

与孩子在一起,我是开心的,但这并非我获得情绪能力的来源。相反的,很多时候,当我有自己的事情需要完成时,消耗了许多我的情绪能量,以致于我活在压力之下,无法好好和人说话,容易失去耐心。幸好孩子比成年人的容忍度总是大一些,比成年人的记性总是差一些。我朝他们一笑,就看到他们仰脸看我的眼睛会发光。

那些在夜晚散步的日子一去不复返,只有下班后拖着疲倦的躯体回到家中,躺在沙发上,便想沉沉睡去,不愿再起。

偶尔和朋友吃个饭,被带到十分美好的街巷中,才感慨原来这个城市中也有诗歌,也有远方。是我将自己封闭,把时间悉数耗费在学习和工作中,才无法享受生活。或许是长大了些,也不会再写大段大段的文字抱怨自己的忙碌。只是在文字中倾泻那些压抑了许久的情绪。

我一向不是过惯了日常生活的人,不习惯考虑柴米油盐,不习惯厨房烟火。所以到了现在,也仍然想念那些有树有风的日子。前几天晚上,梦中回到那个叫哥伦比亚的城市,在去机场取租的车的路上,笑醒了。梦见自己又有了车可以随时出发,梦见明天就可以出发去大雾山看红叶黄叶。是自由,那种随时想做什么便可以放手去做的自由,那些除了学习和工作以外的时间都是我自己的自由,那是我可以掌控自己大部分的时间,连学习和工作的时间都由我自己定的自由。

如今的工作,也只有迟到的时间可以属于我的决定。我已经感到欣慰。若是换成寻常工作,我不再有自己的自由决定几点之前到,不能决定工作期间做什么,不能决定不做自己不喜欢的事,对于我,将是多大的束缚。那样的生活,不要也罢。迟早我会开一辆车偷偷逃跑,连辞职信也不写。还好,还好我的工作还给了我迟到而不被罚的自由,给了我任何时间做任意事情的自由,也给了我足够的尊重,使我甘愿安顿在此,不作他想。

而那颗不受束缚,偏爱自由的灵魂啊,她从不在意金钱,她从不在意得失,她也从不在意面子。人人都尝试提醒她,这些世上的东西很重要。而她想过的生活,只有说她想说的话,去她想去的地方,可以自己决定何时放假,定张机票说走便走。

每个人有自己喜欢的生活,有自己合适的生活。大概我不属于烟火气太足的生活。我想属于我自己,画一些美好而宁静的故事,拍一些明艳而干净的照片,写一些有爱有信有盼望的文字,过有花有树有风的生活。

今夕何夕

稍一迟疑,情人节便过去了。还没有来得及做什么,只是像往常一样,在家写写作业,改改作业。好难得有剩下的时间和昊一起看看剧,才想起来没有做什么庆祝的事情。这可是我们的第一个情人节。

于是晚上做了一碟炒饭,好不容易摆成一个不太看得出来的爱心的形状,放了两颗小香菇在上面。昊问我是不是做了一个小熊。我苦笑,那是一个心形。

时间过得很快,从春节到元宵,一个汤圆也没有吃上。我只是和昊炫耀着当年我自己拿水磨糯米粉加玫瑰花茶,包上玫瑰豆沙做小汤圆,再往汤里放一大勺玫瑰花酱。他听了也知道,如今的我懒了,重新再做这些小食的概率微乎其微。

每一天都平凡而简单地过着,却不想一切已经离我的设想改变了那么多。我非常爱的一个家庭由于疫情的原因离开了。之前一个孩子的离开,我还有些伤心。他们一家离去,我知道自己又失去了什么。只是没有能够早些回来再给他们一个拥抱。等到我着急忙慌赶回这座城市的时候,又少了几个非常爱我的孩子。

从老家过年回到这个城市,虽然一路很顺利,却让我想到跋山涉水这个词。毕竟,机票改了三次,又跑了许多地方办手续。而原本一票难求的车票,整节车厢空无一人。在飞机上也人人各自戴着口罩,饿到不行才摘下口罩狼吞虎咽。随后赶紧将口罩戴上。空荡荡的机场与车站,来来往往的多是工作人员。昊一手牵着我,一手拖着行李箱在外面走,好像整个世界就剩下我们两个人。

那一瞬间,我眼中关于他的梁木,我看到他眼里的刺,都不再重要了。那一天就好像在地球上漂泊一样,没有其他人,整个世界安静得只有广播的声音。但是有这么一个人可以牵着我的手,让我安心跟在他身后。即使这一路没有别的人,看似艰难险阻,可是有这个人可以一起走下去,就足够了。人类在这个世界上实在太渺小,人生在永恒中实在太短暂。而我们能够做的只有在今生数算我们的年日,好得到智慧的心敬虔度日。

忽如其来的疫情中,大家各自隔离在家。有学生给我发信息说很想我,但是她不能出小区。我笑笑,告诉她一切都会过去的,我也很想念开学与他们在一起的日子。隔了一个小区,平时坐公交也就十分钟的车程,如今倒像是隔了一个世界那么遥远。

作为一个普通人,甚至是离疫情的区域从始至终都超过一千多公里的人,不论有没有这场疫情,许多事情都改变了。更何况是那些身在其间的人,我不敢想他们的生活,也不敢多问。沉寂了很长时间,我总觉得我想为这段特殊的时期写点什么,却不知道还能写什么。

这个世上,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不要觉得稀奇,因为主来的日子近了。这个世界只会越来越败坏,不论是在人的健康上,还是人的道德上。这个世界我们需要面对的现实,便是如此。我们不会撒谎说这个世界会变好,由于每一个人的努力,世界总是会有希望的。我们的盼望从来不在这地上。我们所求的平安也不来自于这个世界。而我们能做的,只是更加谨慎自守,在这末世保守自己的心,即使经历患难,却更加倚靠主,知主更神,爱主更深。经历许多转眼云烟,看到生命的不堪一击,才更容易帮助我们看到,在这个世界上,我们能抓住的,只有主。

在我成为基督徒以前,我从来不是一个乐观的人。大概有些像瑞士那个为了环境保护可以疾呼至癫狂。若是我没有认识主,或许我也会做类似的事情去寻求一些意义。但是在主里的平安不仅仅是永生,乃是我还在这个世界上的时候,我虽然知道这个世界的不美好,我也从未想过妥协,但是我可以积极有盼望地活着,因我知我的主掌管明天。

很感恩回到家以后可以有这么长的只属于两个人的时间。每天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直到睡前还在喋喋不休,谈天说地。醒来以后不需要赶着跑去学校,可以在床上再赖一会儿,再睡一个懒觉。有许多的时间可以自由支配,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在人心惶惶的时候,说这么多感恩的话好似有点不合时宜。但是我只负责分享一个正常人的正常生活。至于其他忧国忧民的心思,就藏在祷告里,不说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