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像大人的新年

这是很难得的一个,过得有些像大人的新年。守在原地,没有回家。

在同事家吃饭到很晚,觥筹交错,我还是守住自己绝不沾酒的底线。谁知道喝了酒会发生什么呢?

还好我的老公很省心,点到为止,能够保持自己不需要被照顾。虽然一脸萌萌的,慢慢和我说话的样子非常可爱,我仍然是尽量不让他喝酒的。

结果是喝倒了三个同事。一个坐到台阶上和我说她的工作,婚姻,处处透露着要强,却夹杂些心酸。有不被理解,也有失落与苦闷。另一个年轻人总是一脸漠然,却在喝多以后痛哭起来。由于去年疫情的影响,努力了大半年的项目一夜之间取消,不知将来何去何从。迷茫中带了一丝不甘。还有一个拉着我,细数历年来犯的罪问我耶稣怎样才会原谅他,为何他总是做噩梦,他希望上帝不要抛弃他。

大概这才是成年人破碎的心,也只在酒后偶尔能见到真容。我很喜欢自己的工作,却不曾想在同一层楼上班,不同办公室里那些笑脸背后的苦楚。往日他们习惯了埋在心底。却在一次小小的聚餐里,酒精的作用下,发酵起来,褪下面具。又是拿拳头砸桌子,又是痛哭流涕,又是走路摇摇晃晃。而我,只能庆幸我滴酒未沾,有精力可以料理后面的事。

麻烦的是,挨个从桌上扶起来送回家的过程。外面的雪夜是零下的温度,若不是送到家门口,万一栽到路边可能便一睡不起了。我耸耸肩,“大概我的新年愿望是大家都能安全到家吧。”

他们想起前一天晚上醉酒后荒唐的言行,一定会尴尬抱歉。大概上帝很多时候看我们那些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罪,祂也只是安静陪伴。祂知道实非我愿,却一遍又一遍让我们看到祂是如此爱我们。

为什么说这个新年过得像个大人呢?我已经很多年没有那么多烦恼。即便去年连轴转每周七休一地工作,甚至偶尔周天下午还回去加班,加上论文和分享,我也没有那么大的压力。我深知我所信的是谁,我知道我在为谁打工,我知道都有谁会看到我的见证,我也心甘乐意接受现在的状态。人生终将逝去,而我们身前大大小小的事情都会被人放在灯台上观看,甚至影响旁人。

只是忽然看到身边没有信仰的人,虽然一个个都是高层主管,生命里带着显而易见的破碎,或许喝很多很多次酒,一遍又一遍重复自己的挣扎,后悔过去的决定,或是不断尝试说服自己去证明自己所做的是正确的,可是心里的苦毒,痛哭,丝毫没有减少,只是逐年积压在内心深处,不得释放。

我过去一直以为主耶稣看到的世人,如我这般,大概会用宠溺的眼神关注许久,抿着嘴微微笑,因为祂如此爱我。过了很长的时间,我才明白主耶稣看到世人时眼睛里的怜悯。不仅是疼爱,不仅是关切,更多的,是怜悯。我听着他们讲述一件又一件的事情,我看着其中一位手腕上的伤痕,为他们被罪困扰的心痛惜,也为他们没有看到盼望而惋惜。

深深叹口气,一边感恩现在的生活,一边为他们祷告。终有一日,若是明白上帝有多真实可靠,便可看到祂赐下的盼望有多美好。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