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程碑式的一段时间

For my light and momentary papers are achieving for me a temporary PhD that still far outweighs them all.

我那至暂至轻的paper们将会为我成就那虽然短暂却仍极重无比的PhD。

——前言

隔离在家的一些时间里,完成了PhD最后一门课,接下来一年的时间都会花在我的博士论文中。与此同时,也否决了心里期待了很久的两年退休计划。

我很久以前就想过退休的生活了。在美国读高中的时候,兜风去庄园里喂喂牛羊。读大学以后,每周要不然就去家附近的湖边散步或是骑单车,要不然便是去动物园逛一圈。到了CIU以后,时不时去小湖边祷告,去小树林走走。即便是最忙的时候,一个人去电影院的悠闲时间也一点没有落下。

大概我是很适合退休的生活的。于是上完一个学期的课以后,竟然在家大睡三天,除了做饭吃饭,什么也不用理会,竭尽可能地弥补过去一个学期毫无休息的忙碌中低落的情绪。

然而几天以后,又是疯狂的考试,疯狂的作业,铺天卷地而来。干脆通宵了一周复习准备,将我准备的内容一字一句打下来,加上考试的内容,竟写了一百多页。很多么?大概与博士论文相比,仍是至暂至轻的罢。辛苦的是一双手和酸痛的腰肩背。感恩的是将几年所学的内容总结,记忆的过程中,方便我更好地应用。

当然,目前,先别问我过了没有。我也不知道我过了没有,才有了考试后又是近一周的惴惴不安,辗转难眠。所幸,最后一门课的所有作业都提交了,新增工作的交接也没落下。饶是如此,我仍称这段时间为里程碑式的一段时间。不论是否需要重考,不论结果如何,我知道走到这一步不容易。尤其是对于我这样一个从来对于学习没什么兴趣的人,习惯了放弃,习惯了惯着自己,习惯了走捷径,若不是我的老师们一路鼓励支持,大概我也上不完这么多课。了解我多年的朋友们都知道,我愿意多读这么些年的书,大概真的是个神迹。

每次预想了无数遍轻松散漫的生活,却每逢分叉路口,犹豫再三,仍是选择了那条更难走的路。选择继续读书,选择一边工作,选择回国,而这次,选择走出舒适圈,接了分量更重的工作。大概主耶稣便是这样罢,明明可以不经过撒玛利亚,也是选择又渴又累拖着疲倦的身体在正午去遇那井边的妇人,为了得着她。于我而言,虽然我不知道前面要得的人是谁,但是我知道在祂手里。

其实我心里并不那么热爱社交,总是小心翼翼,总是尽力推心置腹,又害怕失了分寸。接下来的数年,慢慢会将重心转移到工作上。

至于孩子,如果想问,还是别了,换成祷告吧。毕竟,这并非我所能控制的。上学期有段时间,有孩子告诉我,“Ms. Fiona,我觉得你应该快怀孕了。”我心里一惊,难不成是胖了?于是问她,“你是不是觉得我胖了?”她说,“不是,是一般人结婚两年会有孩子,减去九个月,你差不多该怀孕了。我妈妈说的。”我笑着告诉她,“孩子不是自动在肚子里按时间产生的,孩子是神按照祂的时间给的。”

在工作上的方向,因着这次疫情,好似慢慢明朗起来。心里也期待着等着博士论文写完,就可以有更多时间投入到工作中去,所学的知识竟正好在这个岗位都可以一一实践,也是神的预备。终于,还是要暂别我对于退休生活的幻想,也值得感恩,不用在混吃等死的日子中挣扎要不要起床这样的难题。人生不长,只愿能在各样的位置上被主使用。

末了的话:

Paper is a crown of splendor; it is attained on the way to PhD. 

Paper是荣耀的冠冕,在读PhD的道路上必能得着。

其实,对于许多人来说,大概脱发才是在读PhD的道路上必能得着的冠冕,还好我还尚未得着,感恩。

在这个城市,从冬天隔离到了春天,再次隔离的时候都过了立秋,听着一场又一场的雨声,气温再也不会上30度了,竟有些庆幸我最不喜欢的盛夏就这样过去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