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夕何夕

稍一迟疑,情人节便过去了。还没有来得及做什么,只是像往常一样,在家写写作业,改改作业。好难得有剩下的时间和昊一起看看剧,才想起来没有做什么庆祝的事情。这可是我们的第一个情人节。

于是晚上做了一碟炒饭,好不容易摆成一个不太看得出来的爱心的形状,放了两颗小香菇在上面。昊问我是不是做了一个小熊。我苦笑,那是一个心形。

时间过得很快,从春节到元宵,一个汤圆也没有吃上。我只是和昊炫耀着当年我自己拿水磨糯米粉加玫瑰花茶,包上玫瑰豆沙做小汤圆,再往汤里放一大勺玫瑰花酱。他听了也知道,如今的我懒了,重新再做这些小食的概率微乎其微。

每一天都平凡而简单地过着,却不想一切已经离我的设想改变了那么多。我非常爱的一个家庭由于疫情的原因离开了。之前一个孩子的离开,我还有些伤心。他们一家离去,我知道自己又失去了什么。只是没有能够早些回来再给他们一个拥抱。等到我着急忙慌赶回这座城市的时候,又少了几个非常爱我的孩子。

从老家过年回到这个城市,虽然一路很顺利,却让我想到跋山涉水这个词。毕竟,机票改了三次,又跑了许多地方办手续。而原本一票难求的车票,整节车厢空无一人。在飞机上也人人各自戴着口罩,饿到不行才摘下口罩狼吞虎咽。随后赶紧将口罩戴上。空荡荡的机场与车站,来来往往的多是工作人员。昊一手牵着我,一手拖着行李箱在外面走,好像整个世界就剩下我们两个人。

那一瞬间,我眼中关于他的梁木,我看到他眼里的刺,都不再重要了。那一天就好像在地球上漂泊一样,没有其他人,整个世界安静得只有广播的声音。但是有这么一个人可以牵着我的手,让我安心跟在他身后。即使这一路没有别的人,看似艰难险阻,可是有这个人可以一起走下去,就足够了。人类在这个世界上实在太渺小,人生在永恒中实在太短暂。而我们能够做的只有在今生数算我们的年日,好得到智慧的心敬虔度日。

忽如其来的疫情中,大家各自隔离在家。有学生给我发信息说很想我,但是她不能出小区。我笑笑,告诉她一切都会过去的,我也很想念开学与他们在一起的日子。隔了一个小区,平时坐公交也就十分钟的车程,如今倒像是隔了一个世界那么遥远。

作为一个普通人,甚至是离疫情的区域从始至终都超过一千多公里的人,不论有没有这场疫情,许多事情都改变了。更何况是那些身在其间的人,我不敢想他们的生活,也不敢多问。沉寂了很长时间,我总觉得我想为这段特殊的时期写点什么,却不知道还能写什么。

这个世上,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不要觉得稀奇,因为主来的日子近了。这个世界只会越来越败坏,不论是在人的健康上,还是人的道德上。这个世界我们需要面对的现实,便是如此。我们不会撒谎说这个世界会变好,由于每一个人的努力,世界总是会有希望的。我们的盼望从来不在这地上。我们所求的平安也不来自于这个世界。而我们能做的,只是更加谨慎自守,在这末世保守自己的心,即使经历患难,却更加倚靠主,知主更神,爱主更深。经历许多转眼云烟,看到生命的不堪一击,才更容易帮助我们看到,在这个世界上,我们能抓住的,只有主。

在我成为基督徒以前,我从来不是一个乐观的人。大概有些像瑞士那个为了环境保护可以疾呼至癫狂。若是我没有认识主,或许我也会做类似的事情去寻求一些意义。但是在主里的平安不仅仅是永生,乃是我还在这个世界上的时候,我虽然知道这个世界的不美好,我也从未想过妥协,但是我可以积极有盼望地活着,因我知我的主掌管明天。

很感恩回到家以后可以有这么长的只属于两个人的时间。每天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直到睡前还在喋喋不休,谈天说地。醒来以后不需要赶着跑去学校,可以在床上再赖一会儿,再睡一个懒觉。有许多的时间可以自由支配,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在人心惶惶的时候,说这么多感恩的话好似有点不合时宜。但是我只负责分享一个正常人的正常生活。至于其他忧国忧民的心思,就藏在祷告里,不说也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