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愁前路无知己

回国之前与朋友一别又别,几乎以为自己将大半个世界都抛在了脑后。而回国后的旅行中,与朋友一聚再聚,才发现哪里逃得过神的恩典。

我陪丈夫回哈尔滨时,跟他走过了小学,中学,以及他的大学,听他说他上下学的小路,带朋友吃夜宵的小摊,和朋友划船的公园。离开哈尔滨以后,又一路去了许多地方,有我十七八岁初历新恩的见证,有我二十多岁被爱与恩典包围的记忆。

第一站去了重庆,又见到Eddy家三个孩子的时候,心里是久别故人的唏嘘。忍不住冲上去就抱住了他们。虽然才三个月不见,但是就好像过了很久很久一样。我转身告诉我的丈夫,他们是我最好的朋友。仍是像在CIU那样手牵手出门玩。Lisa带我去看她和Angela的房间,满地都是玩具,她骄傲地说,“梦潇,就和你的房间一样。”我看了一眼丈夫,“我现在房间可不那样了,我有人收拾了。”David给我看他搭建的乐高,一个一个迷你场景,非常独特景致。他长得越来越像一个大哥哥了。丈夫很喜欢Eddy家的孩子,散步的时候拉着三个孩子的手走在前面。我郁闷,这些孩子才刚有了新朋友就不要我了。丈夫偷偷跟我说,像Eddy家这么乖的孩子,给他来三十个都没有关系。我还记得之前每一次难过伤心,小朋友们都会过来安慰我。有时候拉着他们在草地上跑跑跳跳,唱着诗歌赞美神,这就是在地如在天的生活呀。Emma说,她以前总担心Lisa脾气大,以后嫁不出去,现在看到我,发现还是要倚靠神,神还是有预备的。Lisa样样像我,脾气像我,性格像我,连生气以后说的气话都像我。大概是她爸爸妈妈都被神已经慢慢磨成了成熟的样子,而我更像年轻时候的他们。Angela还是乖乖的,走到哪里我都喜欢抱着她。她就安静地趴在我肩上。那时候,就好像全世界都静止了,阳光也变得温柔了一些。我跟Emma说,和孩子们在一起的女生就像是被小矮人包围的公主,他们所有的注意力都给了我们,多幸福呀。

除此以外,Eddy也花了许多心思和我丈夫谈信仰。Eddy问他为什么觉得自己信的神是真的。他回答,因为圣经上说只有一个神是真神,我信的是耶和华神,所以我信的肯定是真的。Eddy想分享神是不能被证明的,因为这是过去发生的事情,就好像你不能证明你妈是你妈一样。某人很认真地思考过后,回说,首先,她至少是个养母吧,其次,如果不知道生母的话,是不是亲生的就不重要了。思路之清奇,我也是初次见到。

当然在过程中也有打磨。大概是我过去一直对婚姻有非常理想化的期待,于是他身上不符合我期待的,我便全力想要去改变他。然而,神赐给我们配偶,从来不是让我们去改变的,而是教我们去学习爱的。慢慢的,一次又一次,努力地放下自己的价值,偏见,和期待,去重新拥抱他,去爱他。对于我,都是很困难的,改变的过程。甚至有时想要放弃,觉得没有盼望。而Eddy和Emma总是用信心,盼望,与爱来鼓励我,接纳我,陪伴我。以至于当我再次提起之前的矛盾争执之时,都发现实在微小,怎么因为如此小事生气,反而觉得自己好笑。

还在重庆见了燕燕和Brian。听到燕燕讲到她这几年的经历,以及对她影响很深的姐妹,很为她感恩。Brian还给我们推荐了许多婚姻的书。有许多技巧可以学习。

接着去了天津。见了丹丹和老吴。那是我在奥斯汀刚信主不久的弟兄与姐妹。六年未见,连孩子都三岁了。他们费了许多心思,带我们吃遍了天津的小吃,亦去逛了天津的几处景点。但是,我还是最享受午后和他们喝咖啡喝茶谈天的时光。彼此分享这些年间的成长,以及还需要成长的地方。他们竟为了陪我们玩,第一次把小约瑟送去外婆家住了一晚。谈到我们以前团契的辅导,他们美好的生命深深地影响了我们,都成为了那时候我们心里想成为的人。七八年前,我们觉得若是以后长成我们辅导的样子,有温柔,有耐心,有智慧,有能力,多好。后来才渐渐明白,那并不是他们本来的样子,而是主耶稣在他们身上显出的样子。这一别,又不知多少年。我们却心心念念,将来等孩子都大了,可以几家人一起回奥斯汀看看,带着孩子回到我们以前的团契,多好。

而后去了上海。语心今年三月满一岁的时候,还只是刚摇摇晃晃地会走路,不太会说话。周日在教会主日学抱着她,竟会清楚地叫爸爸妈妈和哥哥了。我接过她抱着,她还记得我。以前在CIU的家楼下,便也格外喜欢抱她。她看着还是和以前一样安安静静的,只有想去哪里的时候随手一指。而直到去她家里吃饭,才发现她竟然可以压着四岁的哥哥抢东西了。去语心家吃了顿饭,还是和以前一样熟悉的味道。

还见了天然,也是以前在奥斯汀团契的姐妹。之前我在明州,她还专程春假跑来看我。后来一次去北京,发现她正好在北京实习。那次和她吃饭,她和男朋友视频,也算是有一面之缘。这次去她家,他们的孩子都六个月大了。一起分享回国以后的见闻,她的丈夫谈了谈从美国回来适应的困难。聊着聊着,才发现之前认识的弟兄与她丈夫是旧识。世界这样小。

在上海还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和丈夫去做陶艺。

这是丈夫做的。

之前路过上海,在李冬家住了两晚。每次回国都会去看看丫丫和Elijah。他们愈发地强壮。这次与李冬又谈到CIU的老师同学,心里充满了盼望。这些都是一起同奔天路的至亲,有最真实的生命的相交,彼此扶持,彼此勉励。在CIU时,他们一家就总是很爱护我。每次去上海,他们都竭尽全力款待我照顾我。

看到许多与我差不多年纪的婚姻,便慢慢看到神在其中的作为了。并非每一段婚姻都是一开始便这样成熟的。大概是无数次的磨合,无数次的调解,无数次选择舍己以后,两个人才慢慢变得更像主。而这个过程,却是必不可少的。于是也开始对丈夫少了许多期待,而尝试去改变自己。正好看到敬虔的丈夫一书,便推荐给他。他看了以后,竟主动过来告诉我,他从前不够舍己,不够理解我,谢谢我包容他。

生命的改变从来不是一朝一夕的,虽然我时常心急,却也只能学习忍耐等候。而这个过程中的盼望,却是极重无比的,存到永远的冠冕。兜兜转转了一圈,父母又在家中准备了许多我喜欢的果蔬,总让我们多花时间学习,宁愿自己下班回家做饭。

即便离开了我的舒适区,何等恩典,主这样爱我们,仍是领了许多爱我们的人在周围照顾我们,关心我们。诗篇16:11 你将生命的道路指示我。在你面前有满足的喜乐,在你右手中有永远的福乐。

这是我做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