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离东北风尘际

四年前,我总说,中国我到过最北的地方是郑州。于是被北方的朋友嘲笑,郑州好歹在河南,还是带了个“南”字。去过北京以后,北京成了这几年里我到过最北的记录。然而北京毕竟充满了京城的气息,却少了几分北方的味道。终于到了东北一游,算是体验过中国真正的北方。

在东北第一次吃到山东煎饼,很遗憾,还未曾去过山东。但却发现山东煎饼是一种绝佳的零食,于是丈夫给我带了一包放在我随身背的书包里。他说我的行为就相当于我走到哪都背一碗米饭,饿了拿出来吃几口。之前在美国和室友聊到山东煎饼,她作为一个山东人,为山东煎饼感到非常骄傲。于是今天在路边的一家奶茶店,我推开了所有瓜子花生等,在桌上放了那包山东煎饼。丈夫问我想喝什么,我说,喝白开水就好了。他看着我在奶茶店喝水就着山东煎饼,哭笑不得。

这几日刚来东北,才明白何为狂风起兮云飞扬。若是杜甫草堂在此,大概三重茅都不够卷。经过小摊子,狂风刮起摊位顶上的铺盖,将上面的水尽数倾倒在我和丈夫身上。我们两人半边的身子全部湿了,相视大笑,他说我们仿佛坐了一次激流勇进。走在路上,忽然一阵大风吹来,迈出的腿也直往风的方向去了。丈夫挡在我前面遮风,我们两人就在风里站着。路边经过一个阿姨匆匆走过,“你们怎么不进去前面商场躲躲?”抬头一看,商场离我们不过十米距离,两个人就傻傻地站在风里笑。

这些都不算最好笑的。作为一个南方人,丈夫带我第一次进汗蒸的浴场。他只和我说了进去以后在浴池里可以泡一会儿。然而他并不知道女宾处没有浴池,浴池只有男宾处才有。我进去以后,不知道衣柜在哪里,满眼看见的都是在穿衣服或是在脱衣服的女生,竟不好意思上前去问。于是在门口处踌躇许久,最后踱步到了外面看见一个扫地的小哥,十分不好意思地问换下的衣服该拿去哪里放。而后,我见搓澡的人挺多,便想着晚点再来,于是换上衣服便去了楼上汗蒸,等丈夫出来。汗蒸了一阵子没有等到他,刚想下楼,被一个服务生拦住,问我套票上还有什么项目没有做,我说都还没有。她便带我去按摩。事后我偷偷问丈夫,按摩的人能否看出我没有洗澡脏脏臭臭的就去了。丈夫说,你头发这么油,洗没洗澡还是能看出来的。而后按摩的小哥说可以给我做一下拔罐。我过去在美国有朋友给我做过,便同意了。期间,按摩的小哥与我聊天,听说我刚结婚,便和我分享他以前和女朋友交往期间出轨了一个女性朋友。作为辅导专业的学生,很自然地便和他分享起婚姻的目的和意义。我告诫他,出轨多了以后,自己都很难信任自己。婚姻是需要双方委身,负责任的,也是在这个过程中,慢慢成长,成为越来越负责任的人。也鼓励他学习在一段关系里忠诚。下楼以后,楼下搓澡的阿姨看我身上都是火罐的印子,都惊诧于我的流程,建议我先不要洗澡,也不要搓澡,免得湿气进去。我有些懊悔,原本是风尘仆仆赶了几天路,终于可以找个地方好好洗澡洗头的。结果最需要的事情没有做,还汗蒸出了一身的汗。后来前台再三确认,拔罐过了二十分钟可以洗澡。我迅速跑下楼换了衣服冲洗过后去搓澡。和搓澡的阿姨闲聊,也是聊到家庭,如何互相理解去解决问题,而不是像电视剧中那样,一出问题就离婚。好似给了自己又一个机会,实则带了一身的伤痕,并且没有学习到的功课在下一段中仍然是需要面对的。体验了一次北方人的浴场。若是北方的朋友或许看到这里就该笑我了。

昨天晚上,丈夫带我去夜市。我看着各种招牌上的食物,和他学习那些字后面可以加儿话音,那些字后面不可以加儿话音。我蹦蹦跳跳地念着食物的名字,一边问他为什么“大妹”后面可以加“儿”,但是“草莓”,“蓝莓”后面不可以。他笑话我就像牵了一个刚学说话的幼儿园孩子。

刚来数日,处处看到文化的不同。原来想要接地气地处境化一些事物,还是需要一个过程。福音是这样,生活亦是如此。要先去理解一个地方的文化背景,才能够分享他们能够理解的福音。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