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笑出门去,千里落花风

初逢同为天路人,觥筹美馔少年狂。

扶持有时爱有时,主恩常在不曾移。

浑然不知身何处,三载如驹过膝去。

虽恨人间离别苦,却道永恒相聚长。

——题记

向来不擅长道别,却一不小心一别又别。

与工作道别

去年毕业之前,和录取部门一次谈天,说道我毕业后不会留太久,打算离开。Jen便开玩笑说,“你若是走了,Dr. Moore估计得准备一大盒纸巾哭好久。”那时候只当作玩笑话,并没有放在心上。

下周学校春假,于是Dr. Moore与其他教育学院所有老师给我准备了送别。Dr. Mitchell是教育学院的dean,亲自做了美式的中饭带来。Dr. Hoekstra准备了甜点。Dr. Clevenger准备了沙拉。Dr. Watson准备了饮料。Dr. Moore准备了面包和水果。我站在中间,忽然有些不知所措,是一种难以言表的感恩。何德何能,被这样的爱包围着。

他们问我的计划安排,为我和我的家人代祷,又给我准备了许多有纪念意义的小礼物。每拆开一件,都是数不清的惊喜。这一程山水,大大小小的坎坷,总算是走过来了。中文项目也经过所有人的努力,整个课程都顺利开始,也有学生陆陆续续地毕业了。与这些老师同工,是最蒙福的。看着他们关心学生的近况,每周花时间为学生祷告。学生中有特殊突发情况的,都在祷告中被整个学院的老师们纪念着。我们的主,是真实连接我们每一个人生命的主。

每次看到学生的一点点成长,便和老师们一同感恩神的作为。明明很简单的流程,申请,注册课程,上课,却需要很多细节按部就班来做,来来回回在录取部门,注册部门,技术部门之间奔波。每次我表现出对于流程不耐烦,不理解的时候,Dr. Moore也总是向着我,事事为我考虑,尽量予我方便,陪我一起和他们沟通。我很感恩,虽然我向来没有什么耐心与恩典,而从这些老师身上却学到许多耐心与恩典。两年之间,为了学生的便利,不断调整政策,也不断学习这样特殊的处境下的文化。

神也不断预备人服事中文项目。这一次,是我新来的师母Linda,所有的事情都在恰好的时间。今天开始慢慢地有工作的交接,但是接下来的短时间内,我还是会帮忙做一些事情。

我很感恩,教育学院的老师塑造了一个表率,让我明白什么是合神心意的老师,满有恩典和爱心。以及看到学校的董事奉献了许多金钱在神学生与中文项目上,而自己却过着极其简朴的生活。全心奉献的样子,大概便是如此。

与生活道别

昨天刚把车交出去。和爸爸妈妈通话时,他们问我是不是很舍不得。我默默点点头。那是我夏天开去亚特兰大上课陪伴我的车子,亦是我开了近二十个小时纵横美国版图回去明尼苏达的团契见弟兄姐妹的车子,同是我从神学生会议陪我开了十五个小时回家的车子。前面习惯性挂了一个小天使,上面不是信就是望或是爱。

买车的是去过教会的慕道友。看车期间还与他谈到福音。他在银行自动取款机一次性取不出足够的钱,大概只给了我四分之一,我便选择相信他,把车交给他了。心里也犹豫过。却想起八年前我第一次买车的时候,也是没有能够取出足够的钱,而卖车给我的人也给了我恩典,先把车交给我。今天中午,他到了银行,便迅速把剩下的钱都转账给我了。大概在世上与人相处的每一件小事里,要相信,要建立关系,都需要信心罢。只是现代人为了保护自己,宁愿预设了诡诈的前提,不愿意去相信。虽是不吃亏,也失去了很多凭信心生活的机会。大概是我从未有过缺乏,便觉着凭信心生活是很有趣的体验。毕竟人本身也无法掌控所有。

交车之前,先与室友买了菜,又顺便出去吃了中饭。是我最喜欢的Good Life Cafe,一家素食店。所有的食物都用当天的蔬菜做,用红豆红薯泥做成汉堡里的肉,风干的薄茄子片当成三明治里的培根,鲜美的蘑菇代替寿司里的生鱼片,切碎的花菜代替寿司中的米饭,豆干做成鸡块,既满足身体的需要,又满足口腹的欲望。

一向惜时勤奋的室友告诉我,接下来她的时间里,会把我放在优先重要的位置来安排,甚至和我说,若是需要帮忙收拾房间,她也愿意和我一起。大家都知道我最怕收拾,于是四面八方的朋友都给我打电话问我需不需要来给我收拾。昨天买菜的时候顺手捎回来三瓶清洁剂,想着至少万一我没有收拾干净,有朋友来帮我清洁的时候不需要他们买。

美国的交通不算便利,公共交通简直是很糟糕。但是开车在路上从来不会堵,基本上都可以在预计的时间到达。所以生活里所有的时间我都可以自己支配,不需要花额外的时间计算交通。所有地方都可以在出门开车半个小时以内的时间里到达。不用依靠任何外力,只要给车加足油就可以在任何时候到任何想去的地方。不用和许多人分享空间,一个人可以有一辆车的空间,在午后放几张CD,去看落日看花开看秋叶看雪。这样的自由大概在我将车交出去的时候,也一起放弃了。

还好提早了半个多月就和徐师母说好了,她愿意来回开三个小时送我去机场,也是很大的恩典。

与教会道别

上周日在教会,四岁的Joshua偷偷拉着我去琴房玩。我问Joshua,我很快要回中国啦,你会记得我吗?你会不会来看我?他一脸认真地说,我可以开车去看你呀,开三十英里应该就到了吧。我摸摸他的头,好啊,你答应了啊要来中国看我。

周一在文娟家,还不满三岁的Thomas跟我说,梦潇我为你祷告了,我为你爸爸祷告了,为你回去祷告了。从我刚到这个地方,他还没有出生,到我离开之时,已经会为我祷告了,神的创造实在是很奇妙。谢谢主,我的小弟兄小姐妹们也总是在祷告中纪念我,为我祷告。

昨天下午牧师给我发信息,晚上一定要来啊,今晚聚会欢送你。我说,好啊,可是我下周五才走,我周三还想来聚会呀。他说,蛋糕都买好了,就今天吧,你假装不知道就好了。于是晚上在牧师家的聚会看到一个哭的表情包模样的冰激凌蛋糕。

这周David没在,发现安安一个人安静地坐在客厅吃饭,也不说话。于是坐到他边上,问他David没来怎么办呢?他说,那我和William玩。我说,William要是没有来呢?他说,那我就自己玩。最后还是没有套出我想听的那句,我跟梦潇玩。就只好放弃了,督促他把饭吃完。Gabby倒是吃得很好,只是仍然抱不走,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在很久以前,Lisa就开始时不时给我一点她的小手链或是其他小玩具。因为她在这个月底也要离开了。Angela也说等我回国要邀请我去找她玩。一次我和爸爸妈妈说,等Lisa回重庆了我要找她玩,我们是最好的朋友。爸爸随口问我,你牧师家女儿几岁了。我说,Lisa五岁了。趁着最后的几天,下午在家,一听到孩子的声音就跑下楼去找他们玩。大概这么些年过去了,贪玩的心性还是没有改变。

周一晚上在叶弟兄家吃饭,感叹时间过得好快,一不小心就三年了。乐乐还是那个蹦蹦跳跳,喜欢和我玩游戏喜欢跟我聊电影的小朋友。

前几天语心也满了一岁,不知不觉会跌跌撞撞地走路了,见到我会跟我要食物,也算是认得我了。高冷的牧心也会偶尔给我一个拥抱。

Matthew最近总是故意对我很凶,然后就趁他妈妈不注意,被我强制性抱走,或者打他屁股。他才哇啦哇啦地讨饶。晞源倒是长大以后安静许多,也可以给我抱抱,跟我说些女孩子之间的话。

小宝来我家又搜刮了几个玩具,正好帮我清理空间。她长高了太多,又吃得很好,我已经抱不动了。

Baby Annie三个多月的脸上开始堆起了肉肉。喜欢抱着她看她安睡,软软的,小小的。

东东的弟弟我第一次抱的时候才刚出生两个小时,在医院里安安静静的,现在也会跑会叫了。

去年见的Ian,也越发得像一个大孩子了。Candice剪了刘海,弹起了钢琴,又乖又可爱。只是可惜临走前或许没有机会再见了。

明明想好好写一段与教会道别,一不小心落笔,絮絮叨叨写出的都是和孩子们的那些事。在这个阶段,他们是神放在我身边非常爱我的人,就和他们的爸爸妈妈一样挂念我,关心我。

写在最后

辛弃疾写了一笑出门去,千里落花风后,还补上一句,除了醉吟风月,此外百无功。而我大概是除了与孩儿嬉闹,此外百无功。主的恩典太多,于是在这里度过了一段非常幸福,愉快的时光。又是一个不小心,在走之前又写了一篇。一别再别,再见有时。

爸爸跟我说,他大学毕业拖着所有行李离开郑州的时候,觉得心里空荡荡的,他问我离开生活了这么久的地方,会不会难过。我想了很久,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我想,在这些年里我收获的,是满满的爱与祝福,而这些美好的关系,都能够在主里常存,这便是今生的盼望。而瞻望前面,有爱我的爸爸妈妈在家中等我,亦有新的主内美好的关系神已经为我预备,不缺少的爱的生活,才是真正无所缺乏。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诗篇23:1)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