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兮

许多朋友知道我最近准备回国。我想,大概又可以是分享的时间了。

今年是我在美国第九年,我也是在美国读大学期间开始去教会,被神的爱吸引,从而信主受洗的。

记得2014年参加基督徒大会第一次被呼召,战战兢兢走到台上。心中想着,以后,我的生命就真的交在神手里了。一开始有些忐忑,随后是满满的平安。这一生,只怕没有什么比服事神,为神而活更有意义的事情了。第二天被呼召的弟兄姐妹参加了一个很小的分享,是黄约瑟牧师的分享。他八十年代在马来西亚开拓了六七个教会,九十年代带着一家三个孩子去北非宣教。那时候,我懵懵懂懂地问他,“我才二十岁,神呼召我会不会太早了?”他看着我,笑道,“戴德生二十一岁就到中国了。”

2015年参加欧洲校园事工,边云波伯伯坐在我边上。我看着九十岁的老人家,心中充满了钦佩与感恩,我说,“边伯伯,你真好,你服事神七十年。”边伯伯看着我,“你才好,你还可以服事神七十年。”我低头看看自己,心中惭愧不已。

在这些长辈陆陆续续的鼓励中,在神的带领下,终于本科毕业便到了神学院,去年底,也已经毕业了。我过去的教会也有问过我,愿不愿意留在美国去做儿童事工的传道。我的学校也有问我要不要留下继续做中文项目。我笑着摇头,“会有更合适的人去做这个位置的。但不是我。”

神从来不亏待我,若是想要一份安逸的生活,选择都在我面前,我只需点头即可。但是我知道这些同时也是考验,我对神起初的呼召是否忠诚。很感恩,最终我仍可以踏上这条道路,但这并非我做了什么,而是神自己的保守带领。

为什么是回国呢?我想,大概就是每一次听到国内的情况便心潮澎湃,每一次听到异象便知道那是我的命定,每一次看到宣教士就知道那是我想成为的人,恨不能立马与之同行。圣灵的感动一次又一次,这么多年间,从未停止。而同时,我亦想过现实。宣教之于我,并非无聊的现实生活中一笔浪漫主义色彩,亦不是什么非我不可的宏图伟业。那是艰难生活中对主学习全心的倚靠,那是有主同在的服事,而我,只是被召到一群神所爱的人当中去,活出基督的生命,去爱他们。

我也考虑过五月或是七月把手中的工作慢慢交代了再回国。但是我心里已经完全清楚是神在这个时间带我回国了。

去年十二月中,我的道硕毕业了。去年十二月底,我的教会来了新的牧师师母,都是大陆的背景来海外念神学。一月的时候,我和牧师师母聊天,正好谈到师母考虑找份工作,我便介绍了中文项目的工作。二月初的时候,我已经在学校介绍她和其他教授见面。二月中的时候,一天和妈妈打电话,得知爸爸做常规的体检发现有肺结节。那时候妈妈很担心是恶性的,不过需要一个月才能确诊。我心中亦是很焦急,只想早些回家陪伴他们。离开家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像如今这般想速速回家与他们团聚。这是我的责任,亦是我的荣幸。于是迅速开始准备工作的交接。很感恩,师母三月初便可以开始工作,正好有两周时间可以完成交接。同时,原本公寓的合同签到年底,提前搬出需要罚百分之八十剩下的钱加两个月的房租。我还没来得及开始担心,有姐妹四月便会从国内过来,正好可以接手我的房租。买一个月内的机票会很贵,我虽然之前陆陆续续看到四五百美元的机票,但是因为之前工作许可(OPT)没有下来,所以两个月没有拿工资,也支付不起四五百块钱的机票。有姐妹想先把钱借给我,写了支票给我。然而那天晚上我回家看机票时,神竟然给了我一张236美元的机票,中间只转机一次。包括准备卖车,便有许多人给我转发一些信息。连我最偷懒不愿意收拾的房间,也不停有姐妹告诉我不用担心,她们可以替我收拾。

还有两周便要回国了,临行前收到满满的祝福,也透过这些事情,知道神的时间到了,该回去了。亦是在这样大的不确定之中,我有满满的平安。妈妈不信主,在她看来,三月是黑色的。而在我看来,三月是充满盼望的,因为我知道都在神的手里,我知谁掌管明天,这是何等的确幸。

在这个过程中,我也知道很多人在默默为我爸爸的身体祷告,也有学医的弟兄姐妹帮我咨询查问,费了好多辛苦。我知道我刚得知他身体有恙的消息时,很震惊也很害怕。他在这个月初才刚跑过一个马拉松,只花了一个半小时。我很难相信他的身体会有异常。但是身边的弟兄姐妹一直为我祷告。我也知道,神不仅仅是我的神,虽然我的爸爸还没有信主,但是神也在他之上,也会看顾他。目前已经排除了小细胞肺癌的可能性,暂时的计划是等我回国以后进行手术切除结节。我也很期待可以回国照顾他。而在这个过程中,我希望他身体恢复,更愿他灵魂得赎。

这场告别,我很早以前就做好了准备,虽然仍是有些措手不及,有些慌乱。但是最近在慢慢整理收拾的时候,也看到神的供应和爱。主祂自己就是我的平安,在每一件事上,祂都与我一同走过。如今想到回国,也没有半分不舍,更多是兴奋激动,这是接下来数年神赐给我的一片新的应许之地,要为主做当做的工,跑当跑的路。

最后,用我最喜欢的一首诗歌结尾——《成为我异象》,这是链接:https://www.zanmeishi.com/song/9596.html

(一)
Be Thou my Vision, O Lord of my heart;
Naught be all else to me, save that Thou art
Thou my best Thought, by day or by night,
Waking or sleeping, Thy presence my light。
恳求心中王,成为我异象,
万事无所慕,惟主是希望!
愿你居首位,日夜导思想,
醒来或睡著,慈容作我光。

(二)
Be Thou my Wisdom,
and Thou my true Word;
I ever with Thee and Thou with me, Lord;
Thou my great Father, I Thy true son;
Thou in me dwelling, and I with Thee one。
成为我智慧,成为我箴言,
我愿长跟随,你作我良伴。
你是圣天父,我为你後嗣,
你住我心殿,我与你接连。

(三)
Riches I heed not, nor man empty praise,
Thou mine Inheritance, now and always∶
Thou and Thou only, first in my heart,
High King of Heaven,
my Treasure Thou art。
财富非我求,虚荣非我慕,
主是我基业,一直到永恒。
惟有主基督,居我心首位,
他是天上王,胜珍宝权能。

(四)
High King of Heaven, my victory won,
May I reach Heaven joys,
O bright Heaven Sun!
Heart of my own heart, whatever befall,
Still be my Vision, O Ruler of all。

天上大君王,辉煌的太阳,
我赢得胜仗,天乐可分享。
境遇虽无常,但求心中王,
掌管万有王,永作我异象。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