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然青春留不住,还是做个小女生

在一场特会有个小分享。被安排在第一天晚上六点多。五点多才千里迢迢开到。一下车便先去酒店洗掉一身风尘。然而还是老样子,总有忘记带的东西。这次是梳子。于是跑到我的专题会场边上,玉萱从包里摸出一把梳子给我梳头。王然正好走过来,“你还是十八岁,一点儿也没变。”我一不小心就笑了出来。

在会中分享的时候偶尔紧张也会有几句结结巴巴,台下全是七年前奥斯汀华人教会里那群爱我的叔叔阿姨和牧师师母。听到我最终决定想要回国,到偏远一些的地方,他们都很感动。里琴阿姨和幼宁阿姨都在下面抹眼泪,说她们很心疼我,总觉得我还是七年前刚来团契人人宠爱的小女生,现在要展翅自己飞走了。忽然间仿佛也明白了妈妈的心。不过还好,我决定去的城市不算偏僻,都是她们接下来几年里打算去旅游的景点,她们心里也稍稍放心了些。我说,我只是到一群神所爱的人中间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

以前在团契时,王然便如同一个大哥哥一样总是教育我。那时候的我左耳进右耳出,只是保持良好的态度。这次回来,一别四年,几乎每天抽时间就来请我吃好吃的,把我惯的都不想去会场的食堂吃饭了。

硕硕专程从加州来看我。虽说是来看我,却住在李杨家里思考人生,一共也只见了两面。不过不停想着请我吃好吃的。说说笑笑,大家仍是老样子。跟着吃烧烤吃饺子喝奶茶,也是被硕硕和李杨照顾得很好,就和三四年前一样。

在大会给学校摆了个摊位,忽然发现斜对面美西南浸信会神学院的摊位是以勒摆的,那是我七年前在奥斯汀的时候团契的一个弟兄。他的摊位放了巧克力,我一边指责他作弊,一边吃他的巧克力。他干脆拿了许多来我摊位给我。我抓了一把放在我们学校的摊位上。他和我吐槽还有一个摊位上放了圣诞灯,吸引好多人呀。后来才发现是玉萱的未婚夫Rick爸妈摆的。原来都是熟人。

不得不提的是,Rick在其中一天下午和玉萱求婚了。这是我最爱的姐妹,认识七年一直照顾我,每次来我家都帮我收拾房间,学了中医总是给我免费看病,随口提到什么中药都给我寄来,逢年过节就给我买零食。Rick实在是很搞笑的人,他说圣经上有一段说,没有结婚的人心放在主身上,结了婚的人心就在配偶身上了。于是纠结于结婚好还是不结婚好,一直没想明白,等了三年才求婚。他求婚的时候我们都笑话他。不过他也确实很用心,花了所有的积蓄买求婚戒指。他说这是他最穷的时候,却是他最幸福的时刻。因为他觉得再好的戒指都配不上玉萱。

周六下午开回奥斯汀。在路上,我总觉得有的城市的时间会停留在我离开的那一刻。你看,什么都不曾改变。就好像我相信玉萱永远会在奥斯汀等我一样。我随时去找她开门就可以赖在她床上,打开冰箱就有我最喜欢的榴莲,趴着休息她就会给我按摩。这么多的爱,都在这座城市里。晚上和Helen阿姨聊天,她陪我聊了两个多小时。不时握住我的手为我感恩。晚上回到里琴阿姨家过夜,她累得已经睡了一觉,还起来和我聊天,给我泡茶,不停问我还要不要吃什么。周日回到奥斯汀的教会分享,分享了这一路对于舍己的认识。舍己不是把自己的时间金钱全部给出去。而是能够放下自己的想法、偏见、价值去理解别人去爱别人。也对呼召有了重新的定义。呼召不是事工,神只是呼召我们跟随祂,在于我们是谁,不在于我们做什么。中午Ruth阿姨和幼宁阿姨花时间带我吃日料。Uncle Morgon和Uncle Phil也一直关心我。她们不停说,我们的小女生长大了。在她们的印象里,我总是那个被关心被爱护被照顾得很好的小女生,她们都非常爱我。大概在与她们的交谈里面,我也更多明白我的妈妈的担心与忧愁。

周一启程离开,心里只是觉得,做一个小女生真好,路上还可以拉着我喜欢的小朋友们蹦蹦跳跳。我还是那个被神所爱的小女生呀。一晃七年,纵然青春留不住,还是做个小女生。机场的云很美。再见德州,我的家以及那些爱我的家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