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长

在这个东南的小城,晃晃悠悠又三年。仍记得当时晓明在明州送我上飞机,我回头时看见他默默抹了抹眼睛,心里想笑话他却笑不出来。飞机落地,心里忽然仿佛看到这是一片全新的土地,而神领我在这的年数,亦有祂在我身上的旨意要成就。心中竟没有半点陌生,便开始了在南卡的生活。直到毕业,才恍惚间发现过去了这么长时间。

上周四终于把教育学院中文项目毕业生的学位从Registrar Office拿到手,一个一个包好。又要在学校找个盒子包装好了给徐老师带回国去。光是找盒子找了一栋楼,拿到的几个盒子大小都不好用。在隔壁办公室看上了人家装咖啡机的纸盒子,和人家换来以后,拿个剪刀和胶带剪剪裁裁,终于装好,送到徐老师办公室。一个小时里赶回家换上正装参加神学生的差派礼。原本每个人只能邀请三个朋友,负责的姐妹在我隔壁办公室工作,我要来了六个名额,邀请了三个家庭,光是我的小朋友就来了五个。能够有亲爱的弟兄姐妹见证毕业,还是很美好的。差派礼还没开始,乐乐已经将手上一束鲜花递上来了。

上个周五,出门迟了些,连毕业典礼也几乎要迟到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停车位,提着毕业袍的衣角冲下车,踩着高跟鞋在雨里一路跑去礼拜堂,成了最后一个进门的。负责的Jen和Dr. Moore吐槽说这个Fiona最后一秒才进来。前两天我还和她开玩笑说我明年便要走了。她说,那Dr. Moore得在办公室准备好多纸巾擦眼泪了。

Dr. Moore,Dr. McCann, Dr. Hoekstra他们一群人听说我终于决定参加毕业典礼的时候,异常开心,说,“We will cheer for you on the stage!”(我们会在台上给你欢呼的) 果然,当我走过台前,教育学院的教授们和徐老师疯狂给我鼓掌为我欢呼的时候,我还顽皮和他们招了招手。 结束的时候,Dr. Moore还说我除了围红色的那条带子,应该再围一条蓝色的。(红色的是神学院的,蓝色的是教育学院的)

从台上下来,CIU的传统是送给每个毕业生一个小袋子。我好奇没忍住就打开看看,是一颗一颗的种子。上面是马可福音4:3,有一个人出去撒种…我起初看到这袋种子还以为是红豆。跟Emma说的时候,Emma笑话我,“是你走了以后大家都会怀念你的意思吗?”

从礼拜堂出来,去图书馆拍照。雨红说,“Eddy像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父亲在图书馆门口拿了相机等你去拍照。”看来Eddy没有白做这么几年活石的牧师,终于有了几根白头发,可以作为老年人的冠冕。还有好多弟兄姐妹来参加,跟我合照。毕竟毕业服我大概一辈子也不会多打算穿几次。

毕业典礼参加完了以后继续回家赶作业,一边赶作业一边和Dr. Moore抱怨,“你看看,就你的课作业最多。我给你工作你该给我写作业来着。”她无奈,“好好好,那就宽限你几天交。”

众人皆知的是,我是我们学校最不爱学习的。至于读博,我只能说是被教育学院的老师给坑的。Dr. Moore每天在我工作的时候给我洗脑叫我申请,把我夸得小尾巴翘到天上。我各种找借口推脱。说车坏了,没法去考试。她说她送我。我说我找不到那么多人给我写推荐信,我和老师不熟。她叫我去问Dr. Hoekstra,然后把我需要的几封推荐信都算好了。我说我明年就走,太多课不想带着读。她给我安排课程,转学分,在我走之前可以上完近十门课,留着毕业论文和几门小一点的课带着。面试的早上,我觉得反正给我面试的导师都很熟,竟然还发短信问Dr. Moore要不要穿正装,要带什么。她要我穿正装,说就是去聊聊也不需要带材料。去面试前我还有点紧张,Dr. Watson和Dr. Simmons会不会拒我。Dr. Moore说,你去了就知道了。于是我才刚进去和他们聊了几句,从来没有跟我见过面的Dr. Simmons给我来了一句,我第一次听说你要申请教育学博士的时候就很为你高兴,因为你在学校做的工作。我心里默默想,原来你们联合起来坑我来着。果然,聊了没多久,在博士面试的时候,他们已经想好了我毕业论文可以做哪些研究。聊到最后,Dr. Simmons跟我说,大概几天,不需要几周你就会收到通知。我说好。结果回到办公室,才过了两个小时,Admission Office的Alan就给我打电话,他说我知道你应该在学校工作,就懒得给你发邮件跟你说了,你被录了。我跟Dr. Moore说的时候,她狡黠一笑,我终于把你推到这儿了。 我只能叹口气,好吧,那没有悬念了,我乖乖继续读吧。

所以周日晚上在徐老师家的毕业庆祝,让大家发表一下毕业感言。另两个是南卡大学博士毕业的,他们就分享了许多。到我的时候,我实在不知道还要说什么,作业也没有写完,工作也没有做完,接下来还是继续要上课要写作业要工作。就是从每个学期四五门硕士的课变成每个学期三门博士的课,从每周二十个小时的工作变成每周四十个小时的工作。

这只是一个新的阶段的开始,并不是分别。剩下那些山高水长的话,还是留到分别吧。好了,我继续准备年底差传大会的workshop了。把思路理理清楚,若是我一不小心发表了什么政见不合的言论,请勿见怪。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