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上沾泥,心里有光

上危机辅导(crisis counseling)的课程时,老师问过一个问题,圣经上是怎么教导教处理家庭暴力的问题?

圣经真是如此说的吗?

许多人拿着“神所配合的,人不能分开”,“倘若某弟兄有不信的妻子,妻子也情愿与他同住,他就不用离弃妻子;妻子有不信的丈夫,丈夫也情愿与她同住,她就不用离弃丈夫”,“倘若那不信的人要离去,就由他去吧”,诸如此类的经文反对因为家庭暴力而离婚。这里好像给出了三种情况。其一,双方若是都“信主”,没有任何理由离婚。其二,若是一方不信,但是不愿意分开,不应该离婚。其三,一方不信,且主动要求离开,才能离婚。所以要满足两个条件,一方不信主,主动离开,离婚的理由才成立。

如何才算不信呢?

许多人将所谓的“信主”定义为这个人自称为基督徒。可是,事实却并非如此。我很少去评判一个人是否信主,当有人问起,我只回答,这个人是否信主,只有这个人与主知道,我无法为他打包票。但是,若是真要一个标准来衡量一个人是否信主,我想大概是持续的悔改。我可以接受一个基督徒信主以后仍然软弱受试探犯罪(并不是我认同这样的做法),但是如果拿家庭暴力举例,一个人信主以后仍然殴打配偶,且愈演愈烈,这样的行为丝毫没有减少,那么这个人是否真的信主呢?我不敢妄自说他不信,但是这样的“信心”,大概需要重新去看待。我一方面非常愿意接纳那些信主以后仍然犯罪的弟兄姐妹,但是另一方面,我也同样恨恶那些暴力的行为。

亚当与夏娃犯罪以后第一件事,便是遮掩自己的罪。同样的,在婚姻里面,不离婚有时候也被用来当做一种遮掩犯罪的方式,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婚外情,暴力,性暴力,身体暴力,言语暴力,冷暴力,仿佛不离婚,这些问题便可以自动被解决。于是我们总是叫人去读经祷告,恒久忍耐,好似惟有这样,才显得属灵。我不否认确实有很多见证,是太太忍耐暴力或是出轨的丈夫许多年,终于等到丈夫悔改的。我从不质疑这类见证的真实性,也很为她们的忍耐与神的信实感动。

而可悲的是,有时候这样的教导却是在无声地纵容那些出轨者与施暴者。因为道德束缚,或是属灵的束缚,他们的配偶“不能”离开他们。于是这样的行为便可以继续发生,到了一个地步,没有回头的余地。我们都希望人性美好,我们都希望再给这个人一次机会,我们都希望这个人最终能够悔改。但是,一个人是否改变不靠另一个人带来的救赎呀。一个常年施暴的人,靠着身边的人持续守在那个位置被侵犯被施暴,便能够更好的改变吗?或者说,一个常年施暴的人,若是身边那个人不愿意继续被施暴,选择离开,便是那个人爱心不够信心不够吗?而施暴者,不论信不信主,都不会愿意看到身边的人离开的。我相信,神是给被施暴者选择是否要继续驻留在这段关系里的自由的。每个人的情况不同,并没有其中一个选择比另一个就更好更属灵。留在这段关系里的是愿意忍耐等候,选择离开这段关系的也无可厚非。

暴力行为的本质

暴力行为的本质是权力与操控。暴力行为包括身体暴力,语言暴力,性暴力,情绪暴力等等。而施暴者每一次通过任何方式的暴力行为达到目的,都是正向强化他的行为(positive reinforcement)。就好比一个孩子每次哭闹都会得到一颗糖作为安慰,这个孩子便会持续不断用哭闹解决同样的问题,若是没能够获得一颗糖,那么下次哭闹得更厉害一些便好了。

与此同时,被施暴者心里建立了一套系统,包含了自责、羞耻等种种负面情绪。面对伤害,人们总是很难说出,“不是我的错。”因为他们害怕被问到,“不是你的错,那是谁的错?为什么别人都不被施暴,只有你?”而将问题投射到自己身上的一个好处是,如果这是我的问题,那我就有办法解决。一次又一次,周而复始,被施暴者在家庭暴力中被羞辱,被殴打,在痛苦中自责,内疚,拼命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又找不到原因,下一次继续被施暴。这样的恶性循环周而复始,将被施暴者禁锢在他们理所应当被施暴的思想中。

直到有一天,被施暴者决定不再忍受,于是决定离开这段关系。家庭暴力分为三个等级。在第二和第三等级的家庭暴力中,施暴者已经长期形成习惯性暴力行为,被施暴者若是继续与之共处一室,最终招致死亡的可能性很大。

在家庭暴力的关系中,死亡率最高的时间点是被施暴者决定离开以后。很大的可能性,他们会经历跟踪,殴打,被带回家继续虐待,甚至是以泪以鲜花表示悔改,回到这段关系又是被施暴的循环。在美国,一半以上认定是他杀的女性,都是在一段亲密关系中被伴侣所杀害。而长期的家庭暴力,很不幸,占据了他杀的很大因素。很多时候,看到很多女性(或是男性)在婚姻中被施暴虐待,我们很容易问一句,“为什么不分手?为什么不离婚?”殊不知,若是没有紧急的救助,在背后等待他们的或许就是死亡。

我们可以怎样做呢?

将不可离婚的“圣经真理”告诉别人是很容易的,将人离婚的行为定罪是容易的,将忍耐到底最终唤得另外一半悔改的见证分享是容易的,但是真正介入家庭暴力的婚姻去帮助他们,甚至帮助弱势的一方脱离这个关系,是困难的。我们很容易高高在上地将“真理”教导人,好叫人“得自由”。然而,真正的原因是我们不愿意碰触这些污秽,我们不允许这些泥泞进入到我们的生活中。我们希望做的基督徒,是圣洁美好干净的基督徒,我们不愿意脚上沾染泥土,我们宁愿漂浮在云上。

在别人遭遇极端的家庭暴力之时,我们愿不愿意提供一个庇身之所呢?我们愿不愿意站在受害人的角度去同意甚至支持离婚的要求呢?我们愿不愿意帮助施暴者与受暴者去面对各自的伤痛与罪,求主的宝血遮盖,花数年甚至数十年的时间陪伴他们走出来呢?

虽然我们脚上会沾染泥泞,但是我们在接触这些事工的同时,心里有光。也惟有从主而来的爱、恩典、与接纳,能够让我们心里发光,愿意允许脚上沾泥,也愿意帮助别人清理身上的泥垢与污秽。

脚上沾泥,心里有光”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