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NO better than you(我并不比你更好)

前不久,认识一个姐妹,我钦佩她温柔谦卑善良,与她闲谈之际,觉得内心非常舒服,也愿意吐露心声,和她分享心灵的破碎。看着她,我笑着说,你这样的姐妹,真好。她低着头,说,很抱歉,I’m no better than you(我并不比你更好)。沉思片刻,她说,我知道你喜欢写故事,你愿不愿意把我的见证写下来?我看着她,点点头。

那故事的主人公叫什么名字好呢?我问她。

就叫阿念吧,不念过往,不畏将来。

================================================================

阿念信主很多很多年了,也一直委身教会,不喝酒不吸烟,从未去过网吧和酒吧,也从不说脏话,学习努力,工作上进。这样的女孩子,会有什么挣扎呢?我实在想不明白。

她叹了口气,性。

我心里一惊,其实我不止一次从一些姐妹口中,讳莫如深地含蓄表达过此类问题。而大概是出于文化中的羞耻感,我也避而不谈,不愿直接面对面地说。这使我更加确信,我需要将这个故事写下来。阿念请我写下来的原因是,她希望更多在性上有挣扎的姐妹可以看到,想让她们知道,她们不是独自在挣扎,这不是她们个别人的问题。而这个问题,也是可以有出路的。

大约是阿念上大学的时候,在网络上与人聊天,有人给她发一些不友好的黄色的信息,她开始对性有了一些意识。于是开始自己去搜索一些网站,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可是在浏览这些网站的过程中,阿念发现自己开始沉溺进去。尤其是在压力大的时候,夜晚躺在床上,阿念就想要去看这些视频,获得一些生理上的刺激。

我问阿念,这些给你带去过什么呢?

阿念说,是一时的快感,但是过后却使我觉得更加空虚。

那个时候,阿念已经信主了。她明白这是不对的,心思意念上的罪,在神看来都是不洁净的。阿念一次一次在深夜里看完以后和主悔改,却自己难以控制。毕竟,这样子的满足感,很容易获取,也无需付上任何代价。她慢慢地迷失了自己。后来,她干脆告诉神说,主,我知道这是不对的,等我最后一次看,再和你悔改吧,因为这一次悔改以后,下一次我仍会犯罪。她也曾经在神面前流着泪哭诉自己的不洁净,也曾经过了一段远离手机和电脑的生活。而她心底的欲望,在压制下反而日益膨胀。年复一年,她一千次远离神,背道而驰,又一千次飞奔回到神面前,求主的怜悯与赦免。

许多人并没有把自慰和看色情网站上瘾看作是罪,因为这些好像与他人无关。而圣经上说,不做害羞的事。我想,若是一件事情,无法敞开放在阳光之下叫人知道,那便是害羞的事。那么,为什么这类的性瘾是罪呢?神所设立的亲密关系,是需要委身与责任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荣耀神。而通过色情网站满足自己,以这种方式代替了对亲密关系的需要,同时在中间不需要付出任何责任和代价。包括自慰,这是人不以神的标准来使用神所造的,自我为中心的行为。其本质是偶像崇拜,看自己对性的需要大过对于神的需要。

阿念并非不知道这些,但是她一直在逃避。她也想过找人分享,而教会里面多的是高高在上的圣洁,少分享的是人的罪与挣扎,她觉得在里面没有容身之处。许多年间,她在外面是那样属灵与成熟的姐妹,而私下里却十分的破碎。再后来,她上一些交友网站,被一些男人搭讪,他们喜欢聊关于性的话题。阿念也都听着,偶有回应。她原本不太会拒绝别人。直到一天有人叫她发自己身体的照片。阿念那时候自以为聪明,觉得不会被人发现就好了,于是发的照片都是脖子以下的。她心里满是亏欠与羞愧,而另一个声音却告诉她,她并没有发生身体上的性行为。她看到过许多人同居,也有许多人婚前便怀孕,在外面谈起的时候,对那些人心怀论断,而自己内心却知道,她并没有比他们更好。

面对自己的罪,阿念觉得自己毫无出路。她知道这背后是她对亲密关系的渴望,而当她一次又一次屈服于肉体的时候,她也离神越来越远。直到有很长一段时间,她可以在教会带查经,可以做很多的事奉,而个人的生活里面,再也没有读经祷告过。她觉得自己毫无出路,想强迫自己读经祷告,却回避到神面前,毕竟她的罪,还没有悔改。阿念告诉我,那时候的她,就像犯了罪的亚当夏娃,虽然听到神一遍一遍在伊甸园里面呼喊她,可她却迟迟不敢出来,不敢到神的面前。

有一段时间里,她任由自己在网络上和人保持这样的关系。她内心极其自责。她也知道,网络那头的人,实在也是空虚寂寞,生活中承受了巨大压力才以这种方式找她发泄。终于有一天,和她关系特别好的一个姐妹,分享了自己在性上的挣扎,她也浏览过色情的视频,中间反反复复,不断悔改,也不断跌倒。原来信主以后,也是跌跌撞撞与罪征战的过程,哪有想象中的一帆风顺?这一刻,阿念知道,神又给了她一个机会,将心中的困扰分享出来。于是她也试着将过去这几年的挣扎说出来了。那个姐妹问她,既然神把我们放在一起,必定不是偶然的,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面对?我们可以一起祷告。

那天晚上,阿念抓着电话,差点放声痛哭。神理解她的软弱和挣扎。她再一次和神祷告,求主帮助她站立得稳,也帮助她使她每一次都有真实悔改的心。她仍然是那个被主所爱的孩子,也是主看为珍贵的女孩子。虽然污秽,但主一次又一次地洁净她,也医治她。阿念一直明白,自己想要的亲密关系需要等待,因为等待,是将主权交给神的过程,神喜欢我们顺服祂。而阿念不愿意等待,想要自己做主,于是陷在这样的情境中难以出来。

不仅仅是那天晚上的祷告,更是她回想到耶稣为她死。她的牧人爱她至深,在她深陷罪中的那些年里,不断挽回她,从不撇下她。是十字架上的爱,唤她回家。

那后来呢?我问阿念。

阿念说,后来,我鼓起勇气,和网络那头的男人说,我觉得这样不合适,我知道他需要的也是一段亲密关系,真正的亲密关系是需要在生活里用爱彼此相待的,性只是爱的一小部分。他不断求我,说是最后一次。我告诉他,如果有可能,他可以和我分享他在生活里的压力和困难,我可以作为朋友给一些建议,而不是以这种方式在性上面满足他。再后来,我鼓励他去了当地的教会,慢慢便不再联系了。

那个祷告持续了很久很久。阿念告诉我,在那次之前,她一直将性的圣洁看成是一条律法,是作为基督徒的本分。而后来,她才发现,基督徒的义务与爱相结合的时候,我们才能真正享受基督徒的生活。先去经历神的爱与恩典,神一次一次地挽回,也从未抛弃她,而她对这些看似律法规条的履行,只不过是对神的爱的回应,那便不再是挣扎,而是自然活出的基督徒生命了。失去神的爱,那些看似表面能够履行的律法规条,最终也会失去的。因为我们靠着自己无法做到,惟有基督的爱常在我们里面,不断去经历祂救赎的恩典,才能脱离捆绑我们的罪。

=================================================================

最黑暗的日子已经过去,阿念还是那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子,不过,这一次,她的心也是亮堂堂的。午后的阳光很好,洒在阿念的笑脸上,她喝完最后一口咖啡,与我告别。我向她道谢,低头开始敲打键盘记录这个故事。

我并不比你更好,我们同样是罪人,同样需要救赎。值得感恩的却是,这条属天的道路上,我们跌跌撞撞,却互相扶持,有时道路泥泞曲折难行,有时雨过天晴。而不曾改变的祝福是,不论环境如何,有主,有你,有我,一起走过。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