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吐个槽——轻松一刻

有声:

 

之前写过一篇没事写个梗——轻松一刻。今天夜里睡不着,顺手写个姐妹篇来吐槽吧。就和读圣经一样,我们往往会先看一下背景,也就是所谓的context。这篇吐槽的背景是假期里过于忙碌,于是抽了一点点时间放松看了几集吐槽大会。给没有看过的弟兄姐妹科普一下,吐槽么,就是开开玩笑,仅供娱乐,所以以下内容纯属虚构(可能也就比纯净水纯个百分之零点零零一吧),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大可不必对号入座,无伤大雅,就是可能有点毒舌,若有人觉得不合适,私信我叫我删了便好,我必照做。

嗯,最近我们学校一个弟兄刚从国内回来,说,“我回国以后有人跟我说,我们学校有姐妹黑改革宗,把改革宗都一棍子打死了。”我有点担心,该姐妹不会是我吧?不过,我藏在心里这么多年没说出来的,人家在北京那么远都能听见?可见真真是同感一灵。(在此说明,我的“黑改革宗”就跟我“自黑”是一个意思,不是抹黑的意思)还好改革宗人多,一棍子打不死啊,没关系,一棍子打不死,就再来一棍子嘛。正在我为几棍子能把改革宗打死发愁的时候,思前想后之中,灵光一现,不对,我们学校比我早毕业的另有姐妹,那是真心不喜欢改革宗,说的人大概是她,于是我终于松了口气,还是把改革宗留给她打吧。

放心

这个姐妹为什么不喜欢改革宗呢?她在某个大城市辛辛苦苦建立教会以后,忽然有一天,长老们说自己是改革宗的,不接受姐妹讲道等等等等,于是她原本全时间事奉的,就不能继续了。因此她对宣教工场上的不允许姐妹讲道的改革宗弟兄们耿耿于怀,内心戏如下图。

你行你上

可是弟兄们呢?到了宣教工场看了一眼,喔,不太多,很多地方甚至没有。那怎么办?反正姐妹不应该讲道。没关系,实在不行,还有神的拣选呀,神拣选了这些未得之民的话,总有方法让他们认识神信主的嘛。所以,姐妹们,不能讲道绝对不是改革宗的问题,必须是姐妹们瞎操心的问题呀。皮皮虾,我们走。

皮皮虾

上面的案例呢,是长老把全时间事奉的传道人赶走了。但是如果改革宗的是个传道人,情况就不一样了。据说,有一位改革宗背景的神学院毕业的传道人到了一个教会,一次讲道,讲约翰福音三章十六节,“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于是这个牧师开始讲道,神爱世人,这里的意思是,神只爱祂拣选的人。一位长老说,牧师,我看了很多遍圣经,都没有看出这里说的神爱世人只是爱祂拣选的人。于是这个牧师说长老的神学属于亚米念,这个观念很危险喔,最后长老离开了教会。不过还算好了,这个教会至少保住了一个牧师,北美好多教会因为长老很厉害,连牧师都常年聘不到。嗯,当然,也有教会没有长老也聘不到牧师的。所以,聘不到牧师,怪我咯

最近我学习到很多个新词,温和的改革宗,宽泛的改革宗,当然,之前也有人专门给出一个词,极端的改革宗,可能有个近义词叫做,战斗民族改革宗,里面的战斗机。战斗民族

于是在诸多与改革宗相关的分类中,我坚定不移地选择了黑改革宗这条道路,一去不返。(我不黑谁黑,要不然你来黑一个试试?)

之前说到改革宗,有人的立场是“不谈”。害怕.png

为什么“不谈”呢?因为曾经啊,有一次,一个浸信会的传道人和一个长老会的传道人在聊教会应该是会员制还是长老制的问题,这个弟兄插了一句话,得到的回应是,你不是改革宗的,你没有资格谈这个问题。嗯,不过与此同时,也有人说,这个问题不是你想不谈,不谈就不谈,歌里不是唱嘛,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还有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传道人说,改革宗最反感的就是教皇,但是很多人活得像个教皇。哎,哎,哎,要不然我们还是不要谈教会制度了,我们来谈谈宣教吧。我怕这个槽再吐下去,友谊的巨轮也该翻了,毕竟,呵呵,我的体重在这里,对不对?

莫慌

还有的呢,坚持教会的会友孩子全部要放在教会学校里。因此分裂的也不少。当然了,有了教会学校以后,因为管理不善起冲突的,也有分裂的。改革宗是拆迁队吗?政府拆十字架,改革宗拆教会?

断乎不是!这个绝对是委屈改革宗的弟兄姐妹了,我必须站出来为改革宗说句公道话啊。拆教会的哪里就只有改革宗一家了。灵恩派也拆啊。会说方言说预言的站在食物链顶端,什么都不会说的就只能是不属灵祷告不够了嘛,怎么能呆在这么属灵的地方呢,还是请出去吧。所以当我听说有人在灵恩派教会混了多年,后来告诉别人自己讲的是假方言的。这孩子为了练演技真是辛苦了,他该去参加一个节目,叫做《演员的诞生》啊。该有人早点告诉他,去改革宗啊,去改革宗就不需要说假方言了嘛,就是背一下郁金香五点和小要理问答可能也得花一些时间。只不过,那个,那个,那个,就滥竽充不了数了啊。

我不听

除此之外呢,也有自称是改革宗的教会已经信主的会友因为迟到不允许领圣餐的。也有在宣教工场上,因为有团契带领人敬拜唱云上太阳之类的诗歌,被浸信会拒绝合作的。也有因为不支持年轻地球论(创世的七天是七个二十四小时)被解聘的。有在圣经辅导里面讨论心理学的应用被离职的。于是我得出一个结论,你对。毕竟,现代人都说,主要看颜值。

我讲过一个梗(好吧,这个确实是一个原创梗),就是说,有个改革宗死了以后,去了天上,发现天上只有改革宗。然后他忽然有点害怕,心里想,如果这个地方只有改革宗,那么问题来了,只有改革宗的地方真的可以是天堂吗?因为他记得天堂应该是个和平的地方吧。

有趣

说了这么多,还是要澄清一下我的立场,毕竟黑改革宗的这个锅,哼,我可不背。(如果要背的话,还有黑亚米念的,黑灵恩派的,黑教会的,黑牧师的,黑长老的……这么多锅,臣妾背不动,也背不过来啊。万一我不小心都背上了,以后还要不要在教会混了。)于是我很坚定地选择,背锅

其实,我还是很爱改革宗的弟兄姐妹的。还好,约翰福音13:34里说,“我赐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乃是叫你们彼此相爱;我怎样爱你们,你们也要怎样相爱。”所以,我也相信即便改革宗的弟兄姐妹们看完这篇,应该也还是爱我的。(害羞脸)

(严肃脸,咳咳)我一直承认,改革宗的神学体系是所有宗派里面最完整的,改革宗的教会制度也是如此。只不过,最完整不代表别人就不对嘛,有敞开的沟通对话讨论才是正确的态度。这不仅仅是针对改革宗的,而是针对所有宗派,既然我们的神是一位,便需要在次要的真理或是教导上学习合一,不是么?(虽然本人表情丰富,全世界都欠我一座金马奖,但是,最有可能被评为的应该是本年度脸皮最厚之人,黑改革宗都黑成这样了还相信改革宗的弟兄姐妹会一如既往地爱我)

最后,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jpg。啊,不对不对,我的心愿是,教会和平。谢谢大家,我是梦潇。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