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是耶?非耶?

上一篇讲到教会里面有许多人将心理学视为洪水猛兽,果然,被冠上支持心理学在圣经辅导里应用的帽子,被批评了。看完全文的弟兄姐妹或许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既然是有争议的话题,那么我觉得也有这个必要也有责任把自己的观点说清楚,所以来写这一篇。如果点开看了,请耐心看完,思考完了自己判断。

如果有人上过王守仁教授的护教学,大概会明白他的思路,一般先把他想要反对的想法说出来,最后从正面去证明。有幸旁听过他的课,把他的框架借来用一下。

反对心理学在教会的应用总结下来有如下原因。

一、心理学的起源是哲学,哲学诉诸于理性,并不诉诸于圣经启示的权威。

按照这个逻辑,科学的起源是启蒙运动,又称理性运动。启蒙运动的精神就是人可以用理性去解决人类的问题,并不诉诸于圣经启示的权威。所以教会也应当一同弃绝科学吗?

二、圣经难道不够帮助人吗?为什么还要加上心理学?

按照这个逻辑,圣经没有提到的一般启示都没有探究的意义和必要性。因为圣经管用的话不需要科学,圣经不管用更不需要科学。生病了还需要看医生吗?当然,我说的心理学与圣经在辅导上并不是平等的地位,圣经是基础,也是用来筛选过滤心理学中一切不符合圣经的理论的。

三、我在教会里的辅导经验观察到心理学对于教会的危害。或是某某牧者说心理学是有害的。

我非常尊敬在教会服事十几二十年的辅导和牧者以及他们的经验,在此无意冒犯,只谈逻辑。任何一个结论都需要大量数据和事实的支持,包括心理学对多少教会造成危害,造成什么样的危害,多少成员是受到心理学影响的,心理学哪个部分对人造成负面影响等等。个人经验并不足以支持心理学的危害。我想,北美大部分的神学院也并不是完全抵制心理学的。许多做圣经辅导有几十年经验的老师,也会教我们如何去分辨哪些理论与模型是合适的,哪些是不符合圣经的。举个例子,芝加哥三一神学院和达拉斯神学院的辅导都会教导一些心理学模型,逐个讲心理辅导的派别,根据圣经讨论其符合或不符合之处,和我的学校是一致的。即便是改革宗神学院的基督徒辅导方向,也有辅导与生物的课,也包含各种精神病症。而这些精神病症的评估,大部分都是美国各大学心理学部门下面做的实验测量的。

四、有人会说教会弟兄姐妹不懂得如何分辨心理学不符合圣经的部分,很容易抬高心理学。

我想,既然如此,那么我们更应该教导弟兄姐妹心理学到底是什么,而并非以避而远之的态度对待。我们自己也更应当去了解心理学。

若是还有什么其他的原因,欢迎补充。

这篇文章的重点在后面,我在前文没有支持任何观点,只是反对了教会完全拿走心理学在圣经辅导上的应用,但是不代表我支持所有心理学上的应用。而接下来我会定义我所学习到的心理学是什么。请允许我说重复的话,因为我实在不想在这篇文章的讨论里引起任何误会。以上的观点只是综合许多教会对心理学的看法,并没有针对任何人或者事情。

接下来,进入正题,何为心理学?

大部分做圣经辅导的弟兄姐妹或许没有学过心理学。辅导的课上不会完整讲到心理学,只会谈到不同心理学的理论,也很少会给出科学研究的基础,所以我理解许多人在做圣经辅导的时候完全抵制心理学。小女不才,本科的专业儿童心理学,也叫人类发展学,在明尼苏达大学(不知道的人可以查这个专业在北美大学里的排名),硕士念的是圣经辅导,非正式的场合下也给人做过一些辅导,经验尚少,所以这篇文章更多从理论来分析。

我在这篇文章里定义的心理学,是科学范畴之内的,不是哲学或者玄学之类的。就心理学作为一门学科的角度在此多分享一些。辅导只是心理学的一部分,心理学的范畴还包括人的认知,情绪,社交,生理,人格,行为,语言,心理疾病,发展等等。这些都是我本科时候上过的课。而课上的考试时常都是某个实验是谁做的,在哪年,得出的结论如何,使用了多少样本。(我不得不承认,当年记这些内容费了许多脑细胞,到今日也记得并不是很好,但并不妨碍我在下文的讨论。)这就是为什么我上一篇文章提到心理学,直接就讲到了心理学是很多数据分析总结的结果,但是忽略了一些或许没有大数据支持的理论和模型。当然,如果有人非要否认圣经辅导是辅导的一种,而辅导作为一门学科的起源是心理学的一个分支,那我也没有办法反对。然而既然在辅导前面加了圣经二字,定然是有与其他辅导区分的特别之处。关于圣经辅导的定义和其目的,我想我在上一篇文章里已经讲得非常清楚了。详情请看:必也正名乎——谈圣经辅导

基础心理学中比较出名的理论都是通过严格的实验得出的结果。我曾经在明尼苏达大学的一个心理学实验室里,当时做的一个实验是对于四到六岁的孩童学习第二外语,是给同类别的词语(比如牛,羊,鸡,狗)记忆比较容易,还是相关联的词语(比如奶牛,牛奶,牛奶瓶,牛奶糖)记忆比较容易,来帮助一些机构组织学习第二语言的词汇表。我本科最挣扎的科目,生物基础(心理学部门下面的课),需要记忆胚胎每个时期的发展,容易得什么样的疾病,可以如何治疗或预防。行为心理学的课上也讲到过青少年时期酗酒或是吸毒对大脑产生的影响。心理疾病的课上,列举了所有常见心理疾病包括躁郁症,抑郁症,狂躁症,焦虑症等等的评估。举这些例子,只是想让很多人知道,心理学不是玄乎不明所以的东西,或是人企图用来控制别人的心理的工具。基础心理学,尤其是现代心理学,是大数据实验得出的结论,和其他科学,包括生物学,化学,物理学的道理是一样的。

这些是一些本科的心理学包含的内容。我又查了一些美国公立大学的研究生项目,也和另外在美读心理学博士的姐妹讨论,看到美国许多名校心理学研究生的项目包括认知神经科学,临床科学,生物心理学,发展心理学,人格心理学,诸如此类。从这里可以看到,心理学作为一门科学,到底包含了什么内容。

而心理学中的辅导,才是如何应用和诊断的部分。至于我们为什么需要去了解心理学呢?神创造的人是有灵的活人。有灵的活人,不是只有灵的人。人有灵里的需要,比如需要主的话来喂养;也有肉体的需要,比如需要吃喝;有社交的需要,比如需要和其他人建立关系;有情绪的需要,比如需要知道如何以健康的方式来发泄负面情绪……而辅导者,需要去了解被辅导者的需要。比如,一个重度抑郁症的人,是需要药物治疗的。(这是心理学范畴的)对于抑郁症患者,大规模实验数据得出的结论是,药物治疗的效果比同期只接受辅导的效果好很多。当然,还是那句话,吃了药未必好,这只是科学数据得出的结论。就和发烧很严重,吃药的效果比喝热水好,我想大部分人不会选择只喝热水。我们的神作为牧者,深知我们一切的需要。而我们作为辅导者,或是替神牧养羊群的人,为什么不愿意对人本身多一些了解,来更好地帮助到他们呢?

我也承认,心理学背后是人本主义的思想。而科学背后是理性主义的思想,但是科学也可以在教会里面造就人不是么?当我们把理性主义或是人本主义的根基换成圣经,以神的话语为根基,就好像戴上基于圣经的世界观的眼镜重新来审视心理学,以及科学,自然知道有什么是可取的,有什么是不可取的。

写到这里,我也从来没有说过心理学全是可取的。但是心理学作为科学的大量数据分析得出的结论,是有其可取之处的。心理学中间也有清楚违背圣经的地方,包括现代许多人支持同性恋,女权主义也是有一些心理学的理论背景作为支持。对于这些,我们应该清楚地拒绝。就如同生物科学中包含的进化论,以及许多以进化论为基础引出的理论,也是我们拒绝的。但是我们并不会拒绝生物作为科学的一门学科,生物中许多实验确实对现代医疗提供了很多帮助,这也是我们不能否认的。

若是非要硬性拿去所有心理学的部分,所谓的圣经辅导大概就只剩下罪,和认罪悔改了吧。当然,我想即便到这里,或许也还会有人坚持认罪悔改就足够了。但是,做过圣经辅导的人都晓得,当别人经历生命中很多的伤痛,即便是出于爱的角度,即便是充满爱的语气,只是叫人认罪悔改的话,或许效果也不会太好。

这篇文章主要是一篇科普文,讲心理学到底是什么,以及哪些方面可以在圣经辅导里如何应用。希望弟兄姐妹可以明辨慎思,在了解的基础上选择用与不用。也欢迎对心理学有不同定义的弟兄姐妹参与探讨。

当然,用不用由你。虽然我写了以上道理,但是不得不说,我是不大用的。我不用的原因不是因为觉得心理学不属灵,纯粹因为技巧太多,我记不住,仅此而已。哈哈。

心理学,是耶?非耶?”的一个响应

  1. 我不会轻易去找心理辅导,原因如下:1. 神的意念高过人的意念。即使排名第一的心理系,都是来自于人的智慧而不是神的。反而因为人类心理学与《圣经》真理的冲突给信徒带来混乱而非医治。2. 除非到了用药物治疗的程度,我坚信坚心仰赖耶和华的必能忍耐到底。神是最好的心理学家,《圣经》中不乏得忧郁症的例子,大卫、以利亚,因为依靠神而得医治,而神应许一定拯救到底。3. 是否忧郁症患者一定会自杀?是否人类心理学辅导一定能医治忧郁症?我只知道有信徒长期忧郁,仍旧服事主,直到死去那天。忧郁症并没有成为他们为主动作存留的障碍。4. 确信因信耶稣得永生的弟兄姐妹,确信永生永远不会失去的弟兄姐妹,"Jesus is the author and finisher of our faith”,如果按照《圣经》教导接纳自己,主应许喜乐平安丰盛的生命。忧郁症的源头是世界,答案却是神。耶稣基督赐下他的平安给我们,他赐的不像这个世界所赐的。我们忧郁因为这个世界,也因为我们的肉体。我们没有被主医治,因为我们没有坚心仰赖他得医治。我虽不认识姐妹,因为学了心理学,在这个话题上已经选择站在《圣经》的对立面,请警醒。从世界来的和从神来的本来势不两立。
    我只表达观点,不针对姐妹。若有兴趣,可以多交流。

    1. @Sarah 谢谢姐妹的分享。姐妹可能没有看我上一篇文章,我已经很清楚讲了圣经辅导的定义,也从来没有说心理学可以高于圣经。只是从科学的角度讨论心理学的可取之处。人类心理学很多地方能够帮助辅导者更了解人本身。而辅导者可以怀着敞开的心去看待心理学,就好像看待科学一样。我在上一篇文章里明确说了,完全不必鼓吹心理学,甚至圣经辅导的功效,因为这些都不能保证人得医治。医治是神自己的工作,辅导者只是神手中的器皿。我不太知道姐妹觉得我站在圣经的对立面上的这个观点是从哪里得出的。不知道姐妹会不会觉得科学和圣经也是势不两立的?

    2. 姐妹通篇信心满满,除了“不会轻易”和“除非到了用药物治疗的程度”,仿佛是破口。你的意思是还是有不能单靠神的话语与坚定的信心,而需要用药的情况是吗?所以还是要看疾病严重的程度而言。轻的话就单靠圣经和信心,重的话圣经和信心就不够,还需要看医生和吃药,是吗?

      1. 昨晚试着回复姐妹的前一篇,因为网络故障而失败。我因匆匆回复,言语不严谨而给姐妺带来困扰,请谅解。
        我认为,每一篇文章都是独立的,我只针对这一篇观点发表评论。也因为网络传播的广泛性,这篇文章而不是姐妹的全部文章被我读到,所以我的评论只针对本文,绝不对人。我从不认识姐妹,绝无意伤害你。针对本文,我认为作者表达的观点是和人类心理学站了队。
        你说得对,"不会轻易"和"除非又药物治疗"和我相信神必医治矛盾。因为我并不了解人类心理学,所以附和了专业学过人类心理学的你。姐妹既然能发现我的矛盾,怎么发现不了自己的矛盾呢?文章中的观点在维护人类心理学的同时,一定和神必医治的真理相对。正如很多人说因耶稣基督的宝血,我们得永生,却同时说如果我们做得不够还会失去永生一样。既然耶稣基督一次完成了,为什么人还不相信就是完成了,而要努力去得到或保守永生呢。神赐下永生,也必保守永生。人一定要追求过圣洁属神的生活,但不是为了保守永生,而是为了过荣耀神的生活。
        姐妹说得对,对于神必医治忧郁症,我很有信心,我的信心从神来。相信神曾用祂的话语和应许医治我,赐我平安喜乐的生命,无论环境如何。我坚信祂可以医治任何一个因信耶稣得永生,并坚信神应许的永生不会失去的信徒。当信徒愿意抓住祂、寻求祂、倚靠祂,忧郁症一定会被医治。但神也提醒,"为此,凡虔诚人都当趁你可寻找的时候祷告你,大水泛溢的时候,必不能到他那里。"(诗32:6)一个人在忧郁症中,并不一定有能力去抓住神。因为人不完全相信神的医治大能,并找神去医治他,才会寻找其他人的途径,比如人类心理学。

      2. 我认为我们一直在讨论人类心理学而不是医学。我不介意回答你的问题。我家人生病会看医生,原因如下:1.神没有应许像《圣经》记载,直接医治每一个人或给医生能力医治每一个人。祂想医治谁,不医治谁完全是祂的主权,原则是为了人的好处。肉体生病或死亡在神眼中本不是终点,因为当耶稣基督再来时,我们有一个全新的身体,死亡的也必复活。想得医治是人的愿望。耶稣基督来到世上,"为了寻找拯救失丧的灵魂"。新约《圣经》记载的医治和复活都为了这个目标,当然也出于对人的怜悯。2.医学的智慧是神赐下;医学可以医治一部分病或缓解症状,争取时间让身体自愈。如果您读过《神的形象》一书,对人的身体及身体的自愈能力可能更了解。人犯罪后开始有生老病死,神造的身体被人和药物破坏,如此循环。3.病人或病人家属情绪需求;孩子发烧了,妈妈扛不住担心,带孩子去看,被医生赶回来就是例子。病人癌症晚期,即使知道结局,家人也会尽力花钱,期望奇迹发生,也是同样原因。
        回答姐妹上一个问题,我认为科学就是发现神创造的奥秘及在此过程中洐生的各样学科。神和科学的区别是神创造,科学只会发现和制造。科学家的智慧是神赐下,可惜很多科学家不承认。正如他们不承认呼吸的空气是神所造的一样。不是神要和科学对立,"神爱世人",是不信神、不敬畏神的科学家要科学和神对立。
        希望您和我的讨论缘于我言辞拙劣而引起您的不快,不是因为对人类心理学和科学的捍卫。在我眼中,只有《圣经》真理值得捍卫。
        您学了多年人类心理学,我开门见山否定了,您如此反应在情理之中。您所学不会白费,为着服事主,一定被主所用。但与《圣经》不一致的地方,毫不可惜地扔掉也是必要的。我的属灵长辈本来也是心理学专业,她在培养跟进我的过程中,因着所学,比常人容易发现我情绪背后的诱因,但解决方法总是神的话语、祷告、信靠、等待神。我们所有问题的答案神都有,只是我们不一定愿意去找。"你们得救在乎归回安息,得力在乎平静安稳,你们竟自不肯。"
        我们的讨论到此为止吧。我们两个都要安静在神面前,省察我们对此讨论或争辩的动机。我立志不捍卫自己、不捍卫他人、只见证《圣经》真理。您这些讨论又是因为什么呢?撒旦最擅长迷惑人,让人相信世界的智慧和神可以并存。还好《圣经》清晰地划了界限。撒旦擅长离间关系,离间我们和神的关系,信徒之间的关系,我们不要中了诡计。你我素不相识,却因为神和人类心理学而争论,一定是撒旦的诡计。盼望在主里面,我们的讨论让我们对神的信心增长。虽然素不相识,神也有祂的美意。

      3. 谢谢姐妹的回复。人类心理学使用的方法和医学里面很多方法是一致的。因为心理学在美国是科学的一个分支。我这篇文章纯粹从科学的角度探讨心理学的必要性,并非从哲学的角度探讨的。我捍卫的心理学正如你说的科学一样,是神赐的智慧,是对人类的行为规律的发现,而非创造。我也从来没有说心理学是解决方法,并没有否认解决问题的只有神。我可以理解你反对的心理学,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其实我对心理学的肯定和你对于心理学这样的抵触和反对,其实是因为我们对于心理学的概念不同而造成的。抱歉,文字有时候确实不太能表达人的情绪,其实我问之前的问题没有冒犯的意思。只是做一个对比。就好像你说医学属于科学,我说心理学也是从科学的角度讨论是一样的。
        其实我并不认为在这个讨论中我们的关系有疏远或是如何。反而,我很想告诉你,我很欣赏你愿意参与这个讨论。因为看过这篇文章的大部分不同意观点的人,或许只是否定我的想法,但拒绝讨论。任何能够平等对话沟通的机会,我都是尊重的。我也很欣赏你愿意使用这么多文字来分析你的论点的原因。你在这个帖子中花费的时间也是非常宝贵的。若是我之前没有很好地表达我对姐妹你的欣赏,我在此再向你说一声谢谢。非常感激。

      4. 阿门!如此看来,我们的观点是一致的。我从未觉得被姐妹冒犯过,反而因为我针对姐妹那篇文章的观点,深怕冒犯您。一再地讨论也是因为心中的感动。我很少花时间在网上和人讨论什么,因为看到文娟转发你的文章,才回应一下。
        希望神使用你,帮助更多的人。

      5. 那更加要谢谢你愿意花这些时间讨论这个问题。我认为最宝贵的是在主里面看到不同的声音,能够分享讨论,尝试去听对方的立场,最后在真理的基础上接纳包容。感谢神,和你的交流过程中,很鼓励我去和别人尽力清楚表达自己的观点去和人分享,而不是面对别人的否定就回避冲突。谢谢你。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