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花恋酒恋风尘

多年前写过一首诗:恋花恋酒恋风尘,小扣柴扉独掩门。此去不知来时路,再回首已百年身。今日忽然想到,便用来做了题目。诗词之类,无需多做解释,各人有个人的想法。

顺便说一句,一不小心做了标题党,CIU不能喝酒,所以酒只是一个意象,恋花倒是真的。

前几日开车看见路边许多花在一夜之间开了,便和室友驱车两个小时跑去查尔斯顿的一个公园看花。阳光明媚,花开正好。很少有这样的时候,觉得自己如同十七八岁青春年少。回想起十七八岁真正青春年少的时候,时光都用来悲春伤秋无病呻吟了。于是过了好些年又重新学习享受那样的时光,在蓝天下蹦蹦跳跳,看室友追逐鸭子在她身后笑着,说着一些疯话。明明不曾饮酒,风景却叫人心醉,尤其是花。席慕蓉说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我偏觉得他说的那棵会开花的树才更适合形容青春。亦或许,年轻时候,树上开的是娇艳欲滴的玫瑰;中年时候,树上开的是沉淀岁月的白玉兰;耄耋时候,树上开的是历久弥香的桂花。兴奋地在树下来回跑着,随手拍了许多花,放在这里以做记录,怎样看都是美好的。

小公园里还有一个小湖,湖上有座小桥。小桥的栏杆上站了一排海鸟。我不确定它们是否是海鸥,不过根据它们的特征,我和室友说,它们应该叫做小细腿鸟。还好当年亚当不似我这样直白简单,要不然世上的动物的名字或许会比现在无趣很多。

还没有提风尘,并非是忘了。风尘之于我的意思,就是这个大千世界。每次能够去看到神放在里面的创造时,就不得不惊叹祂的奇妙。许多朋友知道,我最喜欢的一家店是Hobby Lobby,因为里面有各种手工,和一些小物件。相较于卖衣服、鞋、包之类的商场,我更喜欢在这些小物件面前逗留。常常一不小心就晃了两三个小时。每次看到人的想象力,都十分感慨,不愧是神按着自己的形象造的。哪有动物能够造出这样精致的物件。

最爱这类如同童话世界中一般的摆设,从小便喜欢,到如今也是。这样的小木屋中,住的是小矮人还是拇指姑娘呢?

这一幅叫我十分的喜欢。看一个人,我时常会将目光停留在一个人的眼神,是爱,是怜悯,是慈父呼唤孩子回家的神情。一眼瞥过,便想起那句,“来跟从我吧”,无声胜有声。很多时候,图画已经足够说明一些,连文字都会显得多余。

然后呢,既然是春天,又看见了好看的瓶子,只好带几个回家,又买了几束假花,剪剪裁裁,略一配色,插上即可。我过去觉得假花实在是太煞风景的主意,因为不真实。但是在数次养花失败,明白自己的疏懒以后,竟发现这是一个再好不过的创造。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奇怪,不是么?

用黏土做了树干,还未曾上色,后来觉得白色也并不显得太突兀。将假花剪了几根插上便成了一颗会开花的树。撒了一些零碎的草和小黄花,算作草地。放上小鹿,便成了一个童话世界,虽然没有那么精致,却也收集了不少材料,耗费了不少脑细胞,自己还是很满意的。每一次创作,都会觉得生命是鲜活的,生活是充满无限的可能的。

最后放一个吃货的福利好了。拿一个小玻璃杯,打一个蛋进去,丢一点碎的西兰花和虾仁(或是其他海鲜,嘿嘿,我最喜欢吃海鲜),也可以撒一点碎的蒜,然后放锅里蒸。拿出来以后倒两滴花椒油(或是麻油),一点酱油,一点料酒。这种小点心是不能饱腹的,只能解馋。好处在于,不用洗锅不用洗碗不用洗盘子。不论是食物还是文字,我都不喜欢慢慢烹调却也不咸不淡没有温度的鸡汤类的。我的“恩赐”是偷懒,关于偷懒型的好看的食物,以后有机会可以更多分享一二。

虽是恋花恋酒恋风尘,却也知道那位厚赐百物给我们的,才是我们最终的归宿,也是我们心里的满足。而我们的今世,也都因祂而有盼望。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