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事随风

午后,拉着外婆在河边的堤上来回走走,晒晒太阳,吹吹风。

外婆八十二岁了,总是觉得自己没用,今天与我聊天,却自豪虽然自己不识字,六个孩子中五个孩子的名字都是她起的。外公在十五年前离开的,今日是第一次我主动与她谈起外公。外婆不会说普通话,我也是磕磕巴巴地半生半熟用着方言和她聊天。我的方言是从小被爸爸妈妈嘲笑的,因为说得实在不地道,偶尔还夹杂几句普通话。这是外公外婆十几二十年前的照片。


“那外公识字吗?”

“不识字,你外公也没有比我好。外公家可穷了,我家也很穷。我二十岁就嫁给你外公了。”

忽然一时兴起,问她,“哎,外婆,你和外公怎么认识的?”

“在同一个村子里就认识了。”

我又问她,“那外公怎么和你谈恋爱的?”

外婆假装没听见,“你看那个新房子,是不是你表哥住那边?”

前面一个小伙子走过,回头笑我们的对话。

我又大声问,“外婆,外公当年和你表白的时候是不是说,‘月娥,嫁给我吧’?”我憋着笑憋得好辛苦。

前面的小伙子又回头看了我们一眼。外婆又羞又气,啐我,“你这个小美国鬼就知道乱说。没羞没臊问这些问题。我不听你说话了,你以后说什么我都不听了。”

我又问,“那外公怎么和你表白的呢?是不是和你说‘我喜欢你’呀?”说完,忍不住大笑起来。

外婆大声说,“你烦死了每天没正经说这些。”

我大笑着问她,“那你和外公怎么谈恋爱的呢?是在小河边呢?还是在山上一起砍柴?”

外婆也忍不住笑了,“在家里谈的行不行?”

“你和外公谈恋爱谈了几年呀?”

外婆只想敷衍我,“一年,一年。”

我又问她,“你确定是一年,不是一个月?”

外婆低着头,“一年,一年,就是一年。”

我说,“那除了外公还有没有人追过你呀?”

外婆又好气又好笑,“没有没有,你问这些干嘛。”

我继续问,“外公喜欢你是不是因为你漂亮呀?”

外婆笑骂我,“神经病,我哪里漂亮了,我不漂亮。”

“你看你多漂亮,肯定可多村子里小伙子当年喜欢你了。”原本想好好问问,但是这样的问题总是免不了带点轻浮戏谑的语气,加之一只手搭在外婆肩上,好像一不小心调戏了老实人家的女孩子。


“你去问你爸爸妈妈。他们高中就开始谈恋爱了。”

“我知道啊,他们高中就认识,但是他们大学才开始写信开始谈恋爱的吧?”

“我还不知道吗?你爸爸高中就经常往我们家跑。”

这是爸爸妈妈那时的照片。


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在午后的阳光里走着。十五年前外公的离开,对于我,对于外婆,都是很大的失去。外公外婆从几个月一直把我带到四岁,此后每年假期都是在外公外婆家过的。这是外婆第一次笑着提到外公的。学习直面伤痕以后,可以很坦然地谈到外公,可以用很轻松的方式去回忆他和外婆之间的旧事。此后外婆再次回忆到外公,或许除了他离开带来的孤独,也会多几分和我相关的午后的大笑。这条医治之路上,阳光甚好,旧事随风,也变得美好起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