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03层眺望(2014)

昨日还以为在夜里邂逅芝加哥是最美丽的一面,然而今日却在威利斯大厦的第一百零三层重新认识了芝加哥。原来开车行过的街道,看到的高楼,望见的灯火,不过是冰山一角。
——题记
过去并非不曾登高,亦不是第一次俯视整个城市。但是这一次,任由自己,独自坐在玻璃落地窗边,偏着头看着这个城市。那些在地上需要九十度角仰着头的大厦,在这一刻成了被俯视的对象。即便是低着头,还是感觉距离好远好远,远得看不真切。可以看到各式各样的车子,却像是在玩具店橱窗中看到的一般,甚至更小。明明遥不可及,又似乎触手可及。仍然可以看见每个博物馆的样子,即使从上往下看,依旧那样精致,纹理清晰。另外一边是密歇根湖,可以隐约看见淡淡的天际线,湖上起了濛濛的薄雾,原是黯淡的雨天,渐渐又转为了阴天。
贪婪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舍不得移开双目。于是一时兴起想要等到天黑,看看这夜景。时间如流沙逝去,夜幕缓缓降临之时,不知是谁,开了每座大楼的开关。陆陆续续,如同没有约定好的星星,就这么忽然间亮起。街道上的车灯,如同流水,还看得见水痕,淅淅沥沥,一道又一道,断断续续,又分明欲断还连。再一细看,城市的布局以及灯火的变化,就像是俄罗斯方块,络绎不绝,总也望不到头。或许在哪个不起眼的楼上,点亮的灯,就有心的形状。
有那么几个落地窗,有凸出的玻璃小室,可以走上去。低下头,脚下透过玻璃可以看见相距四百多米的地面。明明恐惧极了高度,连从三四楼上向下看都会一阵晕眩。然而这一次,却鼓足了勇气踩上透明的玻璃。盯着四百多米之下的地面,起初有些腿软,然而心里却一阵刺激。一次,又一次,连自己都数不清站上去过多少次,还享受极了这样的刺激感。摆着各样的姿势,叫朋友帮忙拍照。今日风有些大,站在那玻璃的小室中,可以感觉底下微微有些颤抖。也想过,若是这一刻忽然掉下去会如何。只是由不得我多想,这美极的夜景足够叫我目不转睛,甚至脑中再装不下其他事物。顿时觉得词语都变得匮乏,一个又一个浮现的辞藻都无法形容这夜景。最后干脆心平气和,又坐回窗边,静静看着夜景,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顾。
只是有那么一瞬,想到了上海。今夜的上海,或许也是这样灯火通明,亮到深夜也不曾停息。时间和空间开始混乱起来,我忽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但却紧紧盯着映入眼帘的每一辆车子,或许你就坐在里面。抑或,在哪家的台灯下,就有你奋笔疾书过的桌椅。又或许,哪条不知名的小巷,就通往你最习惯的牛肉串摊子。一下子,这样的念头充满了整个大脑,层出不穷,还乐此不疲。原本努力倒空的心,又装上满满的你,从此再无止息。有朋友说,其实人是可以示弱的,像令孤冲那样在众人之间大哭一场,也是可爱的。于是,在这一刻,暂随己意,若是怀念,那便怀念,也无不可。再不勉强自己。心里忽然笑出声来,你瞧,你多幸运。站在这高楼之上,我原本可以怀念千万人,原本可以想到千万事,甚至跳过这万水千山,这无尽的时间和空间,也不是非要记得你的。然而,我心里清楚得很,我就是这样怀念你的。这一生,或许并没有多少机会,可以像今夜,站在一百零三层眺望,然而我却站在这里,心里只有一个你。这几日听惯了的旋律又响起来,曾在我小小书包夹层的那个人,陪伴我漂洋过海度过每一段旅程。抱歉,请容我再软弱一次。这一次,面对这满城的万家灯火,即使是同时怀念着你,我没有泪流满面,只是心口微微有些疼痛。
不知何时,传来工作人员的声音,“威利斯大厦即将关闭。”猛地抬头,任由朋友一声又一声的叫唤,始终不愿挪动半步。我不想离开。终于,倒退着,眼睛还注视着每一家的灯火,被拉进了电梯。最后一次回头, 就当是最后一次怀念你。从此以后,永不永不想起。
沉下心,默然走出大厦。起风了,有些冷。确实,在五六度的天气只穿了两件薄衣,不合时宜。裹紧了敞开的那层淡薄的毛衣外套, 飞速往回走去。只听见被甩在身后的风声,以为从此就可以将你丢在后面。
只愿今夜,这良辰好景,还能入我梦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