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戏未深(2011)

人生,来来去去,或许真是一场戏。听过了很多事情以后,渐渐学会一笑置之,不争不辩,即便心下皱眉,也不可置否。

戏台上,每个人都在骗人,小骗子骗人一时,大骗子骗人一世。有的人一辈子都在骗人,有的人用一辈子去骗一个人。我羡慕那些可以被骗一辈子的人,甚至嫉妒。能有人花尽心思,一辈子只为骗自己,倒是人生一大幸事了。

有人喜欢戴着铜质面具,让人看不清看不透看不明,偏偏喜欢散尽千金去买醉,醉了,便可卸下这副厚重的担子。有挑夫一辈子在高山上挑担,也有人一辈子在心里挂一副重担,卸不下,也无处可卸。因为他们本身便是为了别人活着的。

初读金庸先生的《笑傲江湖》,原以为岳不群确是君子剑,谦谦君子,风雅自是异于常人。后来才慢慢看清了他的别有用心。这场戏,岳不群戏份十足,演技亦是不俗。那时看《神雕侠侣》,喜欢极了杨过的个性,年少那份轻狂,自命不凡。虽然有些痞气,却极是重情重义。后来看到了令狐冲,反而觉得那份狂气比杨过更胜一筹。那份狂气,尤为可贵。只是金庸笔下的故事中,后起之秀往往命有奇遇,然则奇遇之前不免落魄,得人恩惠,是以日后待人顾忌极多,于义气来说,倒有些愚义了。不过至少他们待人以诚,可惜了只是书里的人物,现实中倒也难寻。即便是《鹿鼎记》里的韦小宝,见风使舵,满口阿谀奉承,妻妾成群可见用心不一,但却也是大义之人。看到岳灵珊在嵩山刺令狐冲那一剑,令狐冲不躲不避,不禁想到了《倚天屠龙记》里在光明顶上的倚天剑偏。卿本佳人,奈何多情,郎情妾意,胡云不喜。其实恍惚间,那一剑也不过是做给众人看的戏,谁认真谁就输了。这世界感情原本就是一笔糊涂账,如何算得清,只道付出多的人,必然是吃亏的。或曰:见《天龙八部》中,段誉对王语嫣千般讨好,最后终不是才子佳人么?只是倘慕容复稍对王语嫣假以情义,结局如何只怕又是一番新的定论了。然而似段誉一般痴情男子,金庸书中倒是好找,换做现实,能有几何?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谁故,沉吟至今?也罢也罢,多不过一场戏,新愁之上填旧愁,旧伤之中见新伤。总不见得谁离了谁就真会死去。杨过小龙女岂是人人都能做的神仙眷侣?那样的话,也不会有李莫愁,何红药那样的伤心女子了。

遇上不知是谁,都能亲热地上去牵手嘘长问短,不是有求于人,也只怕是背后要暗箭伤人了。那样的人,总不如真小人来得可怕。敢于承认自己是小人的人不多,但往往不是伪君子。伪君子惺惺作态,最怕被人揭下面具,被人指责是小人。真小人懂得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只不过为坏人办事罢了。伪君子时常口蜜腹剑,包藏祸心,对于恩人更是变本加厉。不过说到演技,倒还是真小人略胜一筹。真小人可以安安心心做他的小人,而且不被人说闲话,他原本便是小人,做一个小人的事,只是本分而已,偶尔还会被人诚心称做君子,岂不妙哉?但是伪君子却心惊胆战,唯恐一日被人瞧出倪端,真相大白之日,只怕难逃众口之悠悠。

戏台之上,谁能把谁当真。曾经觉得,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新凉。后来发现,人生实是如履薄冰,并没有梦里那样潇洒快活。唯一相似之处便是,南柯一梦,总有醒的时候,如同演一场戏,总有谢幕的时候。今日念余年幼,入戏未深,口出狂妄之言,但所言皆是心中所想,是故尤为珍视,不用百年,只怕十年以后便又是一番新的境况了。因而此时心境可贵,不愿等闲视之,藏之心里。欲意一吐为快,当是见证也曾年少也曾狂。虽不知年少轻狂能几时,但此时心下必是欢喜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