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去的尖尖顶

从前,张几何跟我描述过她的家乡,清晨有冰蓝色的浅浅的月亮的轮廓,傍晚有淡玫瑰金色的晚霞,夜间有亮橙色的星星。

我一直很好奇她的遣词造句是不是从她那个悲春伤秋的爸爸那里继承的。她不喜欢千篇一律的描述,自小学起就从不摘抄好词好句。张几何最讨厌别人形容天气就是阳光灿烂,形容帅哥就是神采飞扬,形容美女就是倾国倾城,形容颜色就是五彩斑斓,这类教科书式的成语都被她拒之于千里之外。

她如果看到这个故事,一定会对我的用词非常生气,因为她厌恶俗套的词语。而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实用主义的大俗人,我的遣词造句终极原则就是怎么样可以成串的最快打完我想说的话。

张几何是一个喜欢一切不实用的东西的女人,所以对于她的用词我一向也不太相信。即便如此,我还是很好奇她的家乡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将车子停在了一个乡镇前,好像已经到了张几何给我的地址。刚下车,就听见张几何的声音由远而近,我不用看便知道她朝我跑来了。“李愿景竟然真的给你找到了!你好厉害啊!我以为你找不到呢。”

我舒展了一下肩膀,不以为然的口气,“是我的地图厉害好吧。你老家又没有隐身术为什么我会找不到。”

“怎么样?你累不累?带你去歇歇?喝茶还是喝水?有没有吃饭?带你去村口吃碗馄饨再吃个烧饼?今天集市呢,想不想去看看?”我都快被张几何的热情给融化了。

“你还真是……”刚想说“热情好客”四个字,又怕她嫌这个成语俗气,干脆停在这里,转移话题。“被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是有点饿了。你带我去吃你说过的烧饼馄饨吧。”张几何曾经和我形容过,她们那边的馄饨是非常薄的皮,只夹了一点点肉末,然后放到热水里煮好以后盛到小碗里,放一点点炸过的肥肉渣渣,再加一点点紫菜。最后加盐或是酱油就看个人口味了。至于烧饼,肉末和梅干菜搅拌用面皮包好,擀得薄薄的,是那种木质的炉子,在烧饼上抹一层油,沾在炉子内部,炉子里面是炭火烤的。面皮里加了麦芽糖,所以烤好的烧饼咬下去松松脆脆带点甜味,还有梅干菜的清香。光是想到她的描述,我的肚子就咕咕叫了好几声。

张几何对于其他东西的描述都不太可靠,但是对于食物的描述,把握得还是非常不错的。烧饼和馄饨都是她形容的味道,一分不差。

“然后想去哪?”张几何睁大了眼睛看着我将眼前的食物吃得一干二净。

“不想去人多的地方,哪儿人少去哪儿走走吧。”我拿了纸巾擦擦嘴,随口说。

“好,跟我来。”张几何付了钱以后拉上我就走。

只见厚厚的青石板代替了狭长的水泥路,继续向前延伸着。尽头是一条铺满了尘沙的大道。两旁是被切割成一块一块规规矩矩形状的农田,边上是羊肠般的夹道。张几何指着那夹道,“你看,我小时候就是在那里玩捉迷藏的。”再往前走,踏上一座石桥,中间的栏杆突兀地断了一块。“以前这底下是一条大河呢。”张几何指着大片裸露的石头,和其间涓涓的细流。一个男人赶着一群闹腾的鹅,打破了这片宁静。

“你看那只离群的大雁,在穹苍不断盘旋,划出一个哀怨的弧度。”张几何指着天空。

“呀,这不是你初中写的作文吗?我记得当时老师还在班里读过呢。我那周的好词好句摘抄就记了这句。原来真的是你自己写的啊。”我脱口而出的记忆犹新,却明明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张几何,你这么诗情画意的一个人,在公司每天计算报表真是浪费人才。”我感叹道。

“要光写写诗看看风景就能养活自己的话,我也愿意啊。”

“庸俗!张几何你最讨厌庸俗却明明自己最庸俗!你竟然是为了钱活的!”我故意装作愤世嫉俗的样子,长吁一口气。

“我才不是为了钱活着,我是为了活着而活着。”张几何昂起头,忽然故作神秘,“你想不想知道我们还可以为什么而活着?”

“难道这世上真有武功秘籍里面给了人生的意义?”我好奇。

“那是我很小的时候去过的尖尖顶,我看好多人在那里找到了答案。要不要一起去看看?”张几何指了指前面带了一个十字架的尖尖顶建筑。

“好啊。”我下意识握紧了她的手,不知是激动还是害怕。

 

image5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