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写个梗——轻松一刻

轻松一刻这个题目太俗气,不是我的风格。不过鉴于也没有多余的脑细胞想其他题目,暂且留着。好啦好啦,虽然课业压力是有的,生活压力也是有的,然而神造我们是为了荣耀祂并永远以祂为乐,出于这个目的,随手记录几个梗,仅供娱乐,拒绝批评。

今天对着作业坐了一天,一会儿站起来吃个柿子,一会儿去剪个头发。听到室友说,“哎,我钻到这作业里就出不来了,这个作业太有意思了。”我回了一句,“可能是我太胖了,为什么我怎么也钻不进去?”于是室友得出结论:梦潇钻到作业里比骆驼穿过针眼还难。

某天在家煮红豆薏仁黑米红豆粥,于是对着室友来了一句,“在我有养生之道,你们还要跟从谁呢?”另有一天,煮红豆汤,问室友要不要喝,室友说,“我总觉得你想买我长子的名分。”终于有一天,红豆汤煮糊了,室友帮我打开门窗透气,说,“创世纪要是照你这样写,就得停在以扫那里写不下去了。”我说,“是因为红豆汤糊了长子的名分卖不掉了吗?”

有一次忽然想到以后去天家觉得有点焦虑,和朋友说,“你看到了天上狮子都不吃绵羊了,可是我还想吃羊肉怎么办?”

鉴于我总是吐槽秃头的弟兄像被剃了头的参孙。有一天和老师吃饭被反击,“你怎么和但以理一样,看你吃得不多倒是把自己养得挺好。”前两天我之前的老牧师来看我,我告诉他我吐槽神学院弟兄是被剃了头的参孙。他说,“还可以叫以利亚,那群孩子不是喊他秃头秃头的嘛?”我,“这个主意好,下次又可以多给人一个名号。”牧师说,“后来那群小孩子就被烧死了。”我,“那还是不喊人家以利亚了,我可不想被烧死。”

形容我们学校的老师,“福音书老师就和主耶稣一样仁慈,作业晚交一点也没关系。旧约老师和先知一样严格,打分特别严格。”

一次堵车在路上,忽然就想起那首“祂要在沙漠开江河,在旷野开道路”,就唱了起来。于是车流就给我开路了。

还有一个朋友,每次和她一起,她开得很慢,许多车从后面超过她的时候,她就告诉我,“你看,我在倒开红海了。”

和朋友还有他们家孩子一起吃饭。她问她家女儿,“红色的薯叫红薯,紫色的叫什么呀?”她女儿乖乖回答,“叫紫薯。”“白色的呢?”“叫白薯。”然后小姑娘想了一下,问,“那灰色的呢?”她妈妈说,“有灰色的薯吗?”我,“哈哈,灰色的薯啊,那叫老鼠。”神造的文字还是非常幽默的,尤其是中文。

很久以前的一个老梗,读到启示录6:8,我就观看,见有一匹灰色马;骑在马上的,名字叫作死……此后很长一段时间,我和人说,“你看,作死这个词一百多年前就出现了,还是在圣经里。启示录里有一匹马叫‘作死’啊。”

好朋友来找我玩,要和我住几天。我说,“你看,我丈夫也死了,你丈夫也死了,从今以后,我去哪里你就去哪里,我的神就是你的神。你以后就是我儿媳妇了。”她,“我还有盼望,我还有波阿斯呢。你就没有了。”我,“嗯,没关系,将来你和波阿斯一起捡麦穗养我也是可以的。”

和朋友聊天,“你看那些传道人用的名字都是假的。都拿圣经上的人名。我要不要也想一个这样的名字?”她,“你想叫什么?”我,“我最喜欢保罗,以后做了传道人就叫田保罗吧。哎呀不行好难听。”

一次和姐妹聊天吐槽弟兄,姐妹说,“梦潇啊,以后不该问你择偶要求了,该问你弟兄有什么缺点是你可以接受的。”我,“长得丑,个子矮我可以接受啊。”姐妹,“哇,你好属灵呀。”一个晚上我忽然找她,“我找到这样的弟兄啦。”姐妹,“是谁是谁?”我,“保罗啊,保罗不就是容貌粗鄙嘛?”后来和大姨聊天,大姨说,“你要不要考虑减肥瘦一点?”我,“你看我胖一点还看得上保罗那样的弟兄,我要是瘦了可能只看得上主耶稣了。嫁不出去你该愁死了。”

每周四上完课,我就告诉别人,梦潇歇了手中一切的工,就安息(主怀)了。

晚上在楼下绕着小区散步,对面一个弟兄跑步过来,说了一句,“我怎么觉得这个墙快塌了。”我,“哦,好像是快要走了七圈了。”

每次赶作业的时候就和自己说,“在这世上有许多作业,但是你放心,主耶稣已经胜过了世界。”有时候拖延作业赶起来没有时间吃饭也没有好好睡觉,就和室友说,“你看,真是过着在地如在天的生活呀,都不需要吃饭睡觉了。”

在讲道学的课上练习讲道,对着底下的同学们来了一句,“我从前一直觉得婚姻是给不够好的人们的,因为他们需要在婚姻里多学习舍己。”底下的人们只好无奈地回应,“阿门。”

之前在教会带敬拜,带完以后,牧师上台第一句话,“谢谢梦潇姐妹每次都能给我们带来四个声部。”

一次问高中孩子,你们心里耶稣的形象是什么样的?回答,“有胡子。”“那你们记得耶稣做过什么事吗?”“耶稣和他的小伙伴一次坐船出去,耶稣睡着了,他们差点翻船。”“你们觉得魔鬼是什么样的呢?”“头上长角的男人。”“魔鬼啊,魔鬼应该很帅吧,动漫里有个魔鬼特别帅。”然后配一脸花痴般的傻笑,笑到后来自己都脸红不好意思了。这群搞笑的孩子。

和朋友聊天,吐槽忙成狗。她说,“你本来也是单身狗。”我呵呵,“不,已婚的才是狗被关在家里出不来,单身的那叫贵族想干嘛就干嘛。”神造万物各按其时呀。

有朋友问我,“你平时去健身房吗?”我回,“我的心灵固然愿意,肉体却软弱了。”

期末期间赶作业赶到夜里吃了两三包速溶咖啡的粉末。早上和室友说,室友说,“你癫狂了吧。”我特别语重心长地说,“我若果癫狂,那是为主,我若果谨守,那是为你们呀。”室友说,“你绝对是为主癫狂的,学习都学成这样了。”那天夜里,学习到我都想开始咒诅自己出生的日子了(复习旧约中),然后就收到了老师发的附加分的邮件。顿时倍受安慰。

回以前的团契准备自我介绍,底下姐妹说,“你要加上你在神学院呀。”我说,“别黑我们学校,我们学校挺好的。我是我们学校最不属灵的。”

 

 

好了,总结来说就是,神学院的生活还是很有趣的,欢迎大家来参观我,哦,不对,是我们学校。还剩些梗留到下次写吧,毕竟偶像包袱不能一次性全部丢掉了。我可是立志做神学院里的段子王的人,别的或许不够好,但是心态必须好。继续去写希伯来语作业了。

 

 

没事写个梗——轻松一刻”的一个响应

  1. 都是好梗, 只有先知书老师的梗有疑惑。本人写的作业都错到离谱了自己生气了,老师还给了个充满恩典的分数…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