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之作

这是昨晚画的画。虽不是面具,终归是遮遮掩掩的。脸上故意弄得脏兮兮的,红唇微微上扬。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喜欢这样的感觉。与我之前画的都不一样。


忽然想到类似的主题也在之前的手工里出现过。这是我六七年前美术课上做的一个黏土面具,后来还给她买过银色的假发。然后抱着她在美国从南到北地搬家也从未丢下。只是最近一次搬家,才终于不知道丢去哪里了。

古老的照片

或许多多少少,因为知道旁人的期待,就趋向于按着其他很多的标准去做事,以致于比较难做自己,很难说自己想说的话,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久而久之,就如同戴上了一层面具,成为别人喜欢的样子。

不要怕,慢慢去找回来。我自己的样子,神造我原本的样子,就是祂爱我时候的样子。许多关于品格或是言行的东西,只是表面上的改变,不会是transformational的。在原来的基础上,看到中间的伤痕,看到成长的痕迹,然后再去被改变,才叫life changing。

三言两语,用于记录,不是讲道理,不用去分析。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