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轰滥炸的情绪

自从选了现在的专业,决定以后要给人做辅导以后,神给我带来了许多人来诉苦,或是倾泄情绪,有时候只是倒倒情绪的垃圾。

我快不行了,我想退出了,这门课好难。

过去两个学期几乎每周都会听到几次她与我重复这样的话。随之而来有时是对人际关系的抱怨,有时是对老师的抱怨。而我每次尝试着解释为什么有的人不按照她的期待做事情之时,又会被抱怨,你总是站在老师那一边,你觉得老师什么都是好的。我只好耐心解释,我不是在为他们站队,我是在帮助你理解他们的境况。到了最后,她会谢谢我对她的耐心,然后又问一句,你是不是对我的问题觉得很厌倦?你会不会不想理我?我每次听到这样的话都会有些脾气,因为我最讨厌别人自己做一堆不切实际的假设,于是回答,我为什么需要因为这些不高兴,有问题解决了不就好了。这样的回应或许不够有耐心,而每次都用尽全力地提醒自己,再多一点耐心,再多一点恩典。

很多时候,我总是对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才愿意去做。比如出去吃饭,如果我带人出去吃饭,往往是自己也喜欢的。要不然,便疲于为人奔走。除非那几天我闲得可怕,实在没有事情做。我自己也是这样,很少提任何要求,除非是别人顺便可以做的。要不然便宁愿自己多花很多功夫去做。或许这样凡事自己去做,除了独立以外,也是一种骄傲罢。所以甚少去享受恩典,因为很少需要,也很少有很亲密的关系。少了亲密的关系,一开始就划清界限,就不会冒犯别人,不需要人的赦免与宽恕。岂不是容易很多?

我也曾经和人提起过,我很容易对人感同身受,但我未必爱他们。就如同我写过的一些故事,我很容易去跟着故事情节发展,陪着男女主人公难过落泪,却不爱他们,以致于很多时候给的结局都不那么美好。因为我认定的世界本身也不那么美好。为什么对世界抱有不切实际的期待呢?所以很容易看到别人身上的伤痕,然后去陪伴。很多时候对于我而言,只是责任,好像这是我应当去做的,未必是出于所谓的爱心。当别人对我致以感谢时,我只是觉得很惭愧。

对于情绪,按着我的心情,我可以选择拒绝或者接受。起初有些愧疚,觉得没有照顾好身边的人。后来才发现是立界线的一种方式。若是想要自己有健康的情绪,便需要先学会拒绝自己无法接受的。

今晚的辅导课,老师再三提到界限。个人界限,精神界限,情绪界限,物质界限,生理界限,属灵界限。我应该允许别人在什么时间和我分享?我应该允许别人一次和我分享多久?我应该允许别人和我分享多深入的内容?我应该允许别人问我什么问题?我应该允许别人碰触多少我的个人领域?我应该允许别人给我提什么要求?我应该允许别人和我有多少肢体接触?诸如此类,等等等等。这些都是我需要去注意的。

我过去总是简单地觉得,身边的人喜欢抱怨,有太多负面情绪,多给一些恩典便好。今天听到的很好的提醒是,作为一个辅导者,我不应该有负面的朋友。因为公开给人做的辅导中已经有太多负面的东西会影响我,如果私人关系里再有太多负面的情绪,那么我就被负面情绪包围了。老师提醒我们适时去拒绝负面的朋友。

晚上的课,也提到了一些健康的界限。

说“不”的时候没有内疚

可以提出我的要求

可以照顾好自己

说“可以”只是因为我愿意或者我想要去做

根据我自己的价值观和信仰去生活

有足够的安全感去表达不一样的看见或是自己的情绪

追求梦想的时候觉得被支持

被平等对待

为自己的快乐与否负责任,也可以不用对别人的快乐与否负责任

知道自己的感受

知道我自己是谁,相信什么,想要什么
忽然发现这些界限当中,有许多是我很少去操练或是没有的。是时候去拒绝别人狂轰滥炸的情绪了,是时候去发现自己的界限去立下自己的界限了。也记得时常提醒自己,用合适的方式发泄情绪,以至于不会狂轰滥炸误伤他人。在此只做简单记录,时候不早,界限告诉我是休息的时间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