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梦令(任他明月下西楼 番外)

一时东风起,争相换新衣。贪花嗅不尽,游园日已西。

夕阳的余晖点点散落在淡紫色的云间,楚心凭栏而立,望着车水马龙的街道,看人群熙熙攘攘。商场楼下那个二十几岁的年轻女孩子,左顾右盼在等人,神情里满是期待与幸福。她叫常暮,等的人,是楚心的丈夫顾衍。楚心觉得可笑,又带了几分歉然。眼看着顾衍拎着他的文件夹从单位直奔商场去见常暮,而后常暮理所当然地挽住他的手臂,两人同行的背影渐渐远去,看似甜蜜。楚心几乎可以想象到顾衍夜里回家又会如何撒谎隐瞒,用的是怎样的台词。过去,楚心最恨恶这样心口不一的人,如今是真的累了。

这是第几个女孩子了呢?楚心轻声叹了口气。常暮的结局并不会比其他女孩子好,她的简历也并不比其他女孩子出彩。你只是他一时兴起调戏的对象,却不能走进他心里。楚心默念了一句,不知是对常暮说的,还是对自己说的。所有人都要为自己的年少轻狂和骄傲付上代价的,她们仗着年轻想赢得顾衍的心,殊不知,到最后只是将自己的身子和感情都赔进去了。前几日翻看丈夫的邮件,还有另外一个女孩子写信诉说她的思念以及她的病重,或许会死。她并非不知楚心的存在,但是,情不自禁。楚心虽然心里恨那个女孩子的情不自禁,却也对她心生怜悯。顾衍采取了置之不理的态度,没有对那封邮件多看一眼。连楚心都为他的薄情寡义感到心寒,犹豫再三,她只好将丈夫与不同女子约会的真相告知,好叫那个女孩子释然。知道真相比糖衣包裹的谎言更能医治人心。做人如此,楚心觉得自己已经仁至义尽了。其实,她在一年前就知道那个女孩子的存在了,那时她就看过他们二人所有的邮件。她屡次告诫丈夫不要做这样的事情,不要伤害无辜的女孩子。在此之前呢?楚心翻阅过顾衍手机上的所有记录,几乎每一次出差身边都有一个不同的女伴,喝酒谈天聊人生,或许再对婚姻抱怨几句,就完美了。显得他与她们只是相逢恨晚,生不逢时,恨不相逢未娶时。然后呢?一切的错都怪命运没有安排,怪相遇的时间不对,甚至可以怪他结婚太早,偏偏不是出轨的错,偏偏他们的感情都是纯洁美好的,偏偏错的是他的婚姻。

可是他又拒绝离婚。是他营造出家庭和睦的氛围,偶尔发条状态与楚心秀恩爱,只是不知道有没有屏蔽那些女伴。谁都知道,若是不离婚,老了至少还有人照顾。顾衍是聪明人,该玩的时候玩,但是家里是不会离开的。然后,腻了就删除,然后再找一个。楚心有些厌烦这样的装模作样,却也只是隐忍。毕竟,他擅长撒谎与讨好女人,三言两语的功夫便可以将他感兴趣的女人手到擒来,要不然怎能屡屡出轨?那些小三,小四,小五,小六……在楚心这里已经数不清了,怕是十个手指头加上脚趾头也不够数的。好在他也很会摆脱女人,从来不曾有人闹到过楚心这里。若不是那天她无意看到的邮件,没有去翻查他手机里的记录,或许这辈子都不会知道这个同床共枕的男人到底过的是怎样的生活。他与她们之间,大概也没有真正的爱情,只是一时间的意乱情迷罢了。或许有几个女孩子还是真的爱过他的,对他念念不忘,但那是她们自己的问题。

低头看看五岁的儿子在一边看动画片,楚心有些不忍。她不忍心让孩子长大以后有一天知道这些肮脏污秽的事情,她也不忍心这一生就这样度过。她并不是不愿意原谅顾衍,也不介意一次又一次地原谅顾衍。只是,她不忍心自己心里这样苦,还时不时去为他料理残局。

在晚饭时候,顾衍打了电话回来。“我今天加班,你和楠楠先吃吧。爱你。”楚心听着看似温馨的话,只觉得很难受。她握紧了拳头,骨节青而发白。过了片刻,她松开了拳头,也终于下定了决心,离婚。趁着孩子小,可以用其他的方式来解释这个故事。世间最难的决定或许便是放手。然而许多时候,放手是放过自己,放过孩子,也放过这段婚姻。至于顾衍今后如何,那也与她再无关系了。这是她爱了九年的人,陪她毕业,一起找工作,进入婚姻,买房,承担生活的压力,又一起抚养了儿子。同时也是伤她最深的人,在这段婚姻里面伤痕累累,每一次看到他与其他女人的聊天记录总是触目惊心。

将儿子放到房间去睡觉。楚心坐在床上看书,等着顾衍回家。直到凌晨两点,他才进了家门。楚心闻到顾衍身上有其他味道,或许是常暮用的手霜,或许是常暮用的沐浴露,或许是常暮用的香水。总之,楚心忍不住皱起了眉头。顾衍或许自己都没有发现,每次他与常暮出去,常暮都故意将一点点口红沾到他衬衫领口里面。楚心第一次发觉常暮的存在就是因为那一抹口红。这个女孩子太年轻,她以为她只是和一个徐娘半老的黄脸婆争夺一个在婚姻里失意的男人的爱情。却不曾知道,她的对手并非楚心,而是这个风流成性的男人。他不爱任何人,只是放纵自己的欲望,排遣自己的寂寞,燃烧自己的深情。楚心看着常暮耍的小心思,不禁冷笑一声。

“亲爱的,你怎么了?这么晚还不睡?对不起,今晚加班实在太忙了。回来太晚,害你等我。”顾衍说话,做事,总是理直气壮,然后又微微带点自责。而这样的语气,是会叫所有女人沦陷的。楚心当然了解顾衍,她向来知道顾衍顾左右而言他的能力。于是单刀直入,“顾衍,我想好了,我们离婚吧。”这几个字一出来,楚心只觉如释重负。顾衍愣了半晌,“发生了什么?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楚心冷笑,“你还要瞒我多久?你和常暮,和白雪,和陈最,和归露,和西婷,和其他所有女人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她点出一个又一个的名字,顾衍反而镇定了些。“可是我爱的只有你。”楚心知道这句话他不知对多少个女人说过。幸好她不是涉世未深的小女孩了。“可是我没有办法去爱一个已经脏了的人,也没有办法继续一段脏了的婚姻。”“我答应你,再不与常暮联系,好吗?”顾衍的语气带了哀求。“你把常暮当成什么?你把我当成什么?你把女人当成什么?你的人生可以不停重复这样的游戏,但是我的人生还要继续。”楚心的口气显得有些咄咄逼人,她不仅是在逼顾衍离婚,也是不想给自己留后路了,该在此结束了。她将被子抱到儿子的房间去睡,再不愿意听顾衍说一句话。

这次,楚心是下定了决心了。她请了律师,拟好了离婚协议叫人送到顾衍的办公室。收拾好行李,带着楠楠离开那个所谓的家时,春日已经过去了。她多希望那九年与顾衍相爱只是一场梦。其实,又何尝不是一场自己给自己编织的梦呢?一次又一次的原谅只是对他的放纵,自欺欺人告诉自己一切都好,闭上眼睛,就当做一切从未发生。可是很多东西,一旦出现了裂痕,是无法弥补的。何况是顾衍这样从来没有真心想要弥补,反而将裂痕剪出一个洞,然后撕裂成一个更大的洞。只愿今生今世不用再遇见此人。

梦里秋意寒,青丝一并盘。烛影花落残,醒时分别难。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