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江月

“小姐,你要点什么?”玉淑微微抬头,“一杯咖啡,不加糖。”身着西装的服务生认真记下,“15桌,一杯咖啡。”

玉淑扭头,看向窗外,十分钟一趟的电车已经过去第二辆了。对面是一家电影院,门口贴了一幅巨大的海报,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发髻挽在一侧,插了朵鹅黄色的花,右手食指与中指之间夹了一张牌,下巴抵着手背,似笑非笑的样子,眼底却不可避免地透出一股苍凉之意。电影才刚开始放映,人潮向里面涌去。一个穿着桃红色夹袄的姑娘提着一篮花,穿梭于人群之间。玉淑叹了口气。一弯残月静静地洒着清辉,夜幕渐深。

“小姐,您的咖啡。”服务生小心地将咖啡双手捧到桌上,转身离去。玉淑感觉自己嘴角抽动了一下,却笑不出来。用小巧的汤匙搅动着咖啡,忽然停下,杯中泛起一圈圈的涟漪,余音未尽一般。玉淑怔怔地盯着桌上15号的牌子,出了神。

一个男子信步走到15桌边,“真巧,玉淑小姐也在啊。”玉淑缓缓抬头,“士诚?”他笑了两声,“这可不是在拍电影呢,你连我叫什么都不知道么?”玉淑重重地摇了摇头,“你叫士诚。”他觉得有些不对劲,原本他以为玉淑只是在开玩笑。玉淑只觉自己又陷入时空的涡流里,咖啡厅,15号桌,电影里男女主人公相遇,他叫士诚,她叫宛清。“电影早在两年前就拍完了,你不是宛清,我也不是士诚。玉淑小姐,你还好吧?”他有些后悔刚才看见玉淑过来打招呼了,因为她的眼神,凄迷得让他觉得可怕。他瞟了一眼窗外,那张海报,上面的玉淑,眼神也是这般凄迷。入场的人还是很多,两年前红极一时的电影,今日重新放映竟还能引来这么多人。

叹了口气,玉淑起身,“陪我去个地方。”“哪儿?”“西江。”电影中的对白,一字不差,宛清心情极度沮丧之下,央求士诚陪她去西江。桌上温热的咖啡还氤氲着一缕一缕的雾气,只是人已经离去。

西江只是个湖,名为西江。树影斑驳,凉意袭人。他到底还是陪她来了,担心她会出事。玉淑原本紧蹙的眉头渐渐展开,她嘴角一点一点上扬,脚步向湖边挪去。他回过头,见玉淑的脚尖已经离地,唤了一声,“玉淑小姐!”她喃喃道,“士诚,好生照顾萍儿。”语音未落,人已跌入湖中。她没有挣扎,只是安静地看着自己这样沉下去。他来不及拉她一把,见她沉入湖中,料想自己也回天乏术,不如趁早脱身,来日若有人问起来,矢口否认作罢。

电影在同一时刻结束。最先出来的一群女学生抹着眼泪,互相倾诉,“宛清那样好看。”“早知不来看这《西江月》了,看得我难受。”“宛清何苦跳入西江成全萍儿和士诚呢?”陆续出来的人们眉头紧锁,低头行路。不知何时,天上飘起了雨丝。卖花女还在人群中不厌其烦地问道,“先生,要不要为这位太太买支花?”起风了,大海报颤颤地瑟缩着,几滴雨打上去,那张精致的脸庞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两行清泪。海报上艳红的三个大字,“西江月”,朱砂墨迹晕开来,糊成一片。

 

 

写于2009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