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风波

是新年的钟声遥遥响起,依着约定俗成的惯例,烟花都在此刻绽放。叶声恰好将车驶过那座跨江大桥。长长的桥身,在黑暗中望不见尽头。她一只手扶着方向盘,一只手将珍珠耳环与项链迅速除下,又伸到底下,熟练地把高跟鞋从脚上摘下来。赤着脚踩着油门,方才觉得身子轻松了不少。随着炸裂的响声,漫天的烟花充斥了她的整个视线,不知算是新生还是涅槃。挡风玻璃成了一幅画,路灯与瞬间绽开的烟花交相辉映。后视镜里,反光镜上,各样的颜色星星点点的,忽然间就从黑暗中冒出来,升上高空,又缓缓降落。

在这座落寞的城市里,看着这烟花,叶声忽然想起了自己儿时在溪边戏水,也是如此。将脚丫子放进水里,凉凉的水滑过,沁得脚底痒痒,轻轻一扬,水花高高得溅起,在阳光下亮晶晶的,就好像无色无声的烟花,又缓缓落下,起了一滩波澜。脑海中想象这画面,叶声抿着嘴唇,却不自觉的有些向上,苹果肌轻微鼓起,眼角有些下垂,勾勒出轮廓分明的卧蚕,浅浅的酒窝若隐若现。

手机在这样的时候震动实在有些煞风景。尤其是在一个人独自享受浪漫的夜晚,显示的却是前男友的来电。叶声初时假装没有看见,然而过了一阵子又震动起来,周而复始的,叫人有些心烦。她无奈原本想要按下关机,手指不小心划过了接听键。

“喂?请问您找谁?”

“我是林闻。新年快乐,叶声。”

“哦,谢谢。”还未来得及有尴尬的停顿,不知怎的,通话忽然断了。或许是讯号不好,抑或他接了别人的来电,谁又知道。换作从前,叶声定然是立刻回拨,担心地不得了,第一句脱口而出的便是,“怎么了?你没事吧。”恋爱中的女人总是大惊小怪,想象力好得出奇,什么事情在她们头脑中都是合理的。譬如电话断线,便担心是不是出了车祸,还是遭遇了抢劫,甚至是那边的人身边可能坐了别的女人,带着妩媚的笑容在他耳边轻轻哈气,顺便帮他按了挂断。叶声脸上流露出一丝鄙夷的笑,嘲讽自己过去或许是脑子不太好,将这样一个人视为至宝,患得患失。幸好此刻得以脱身,不曾走入婚姻的殿堂。谁还会喜欢他那样的人。原本叶声还担心他会不会认为是她故意挂断。然而想到时至今日,他连作为一个前任基本的道德都没有,分手以后致电打扰,实在是不能接受。叶声随手将他的联系方式拉黑,从此再不给任何机会。早该如此,对于一个已经不爱了的人,光是想到名字都是浪费生命。

话虽如此,就没有任何值得留恋的么?叶声记得他们在校园里初见,这个男孩子走路都带着风。林闻走路的姿态解释了那个词语,意气风发。笑起来的时候阳光透过学校围栏洒在他脸上,整个人都暖洋洋的。叶声就记住了他。大学同班,林闻坐叶声前面。叶声心细,发现他有鼻炎,就随身带一盒纸巾,摆在桌上最显眼的位置,等他来借。言语间,佯装自己离开了纸巾便活不下去了,竟被林闻当成同类。他也从未怀疑叶声对纸巾需要的程度。所有剧情的开始,男主角 都一样的天真,对于任何事情不会多想几层。若是当时林闻就这样聪明,或许会早一些猜到她的心意,徒然害她费了那么多力气在校园中追逐还假装是偶遇。

男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聪明起来的呢?大多是在出轨的时候吧。当他对另一个人心动,开始约另外一个人出去吃饭、看电影的时候。叶声发现,原来不善言辞的林闻竟然能够滔滔不绝引经据典来与她辩论,试图证明他的清白。她一眼识破,却也不声不响,继续看他出彩的表演,仿佛多给几个理由,他和柳吟的交往就可以变得光明正大一般。

“有些时候,真想为你的演出鼓掌。在大学时没有来参加我们话剧社,真是浪费了这么好的资源。”叶声的嘴角上带了几分嘲讽。那些年,她总是在话剧社排练,林闻就站在门边上的黑暗里等着,手上提着她最喜欢的抹茶千层蛋糕。叶声每次吃完都拿手背抹抹嘴,然后抓着他的衣角擦到他衣服上。

“这不公平,为什么擦到我身上。”他满是哀怨地看着叶声。

“你不知道有句话叫做,‘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吗?我这叫投我以蛋糕,报之以奶油。”叶声永远都是对的,她总有她的道理。每次叶声一说起她的道理,林闻就没有办法回应。他向来不善言辞,何况对手是叶声这样永远振振有词的人。

这样的永远,也没有坚持多久。因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叶声不再与他争辩了。对于衣领上的口红印子,林闻给出的只是廉价的借口。他心知肚明真正发生了什么,却拿拙劣的理由为自己辩护,比如只是酒后迷糊一群人的游戏,比如拿唇彩想给叶声试色无意抹到,比如拿错了外套,然后一次又一次的故技重施。到最后,叶声都不知道该狼狈的人究竟是林闻还是自己。落到这步田地,靠每日的谎言维系这段关系。而她唯一做的,只是不将事实从那层透明的窗户纸背后戳穿,摆到林闻眼前罢了。

可是,他以前不是这样的。想到这里,叶声不禁叹了口气,皱起了眉头,双手颓然地垂在方向盘上。大学毕业以后,她想留在这座南方城市,林闻原本想回北方就业,叶声因此与他赌气了好长时间。她生气地指着他的鼻子说,“你就是自私,你若是真的爱我便不会让我忍受异地的相思之苦。”为了叶声,林闻开始毫不犹豫地在这座南方的城市投简历,也没有告诉叶声,怕她担心。直到一天,林闻拿给叶声看他的入职通知书。叶声高兴地扑过去,搂着他的脖子,像一个树袋熊一样吊在他身上。林闻看叶声开心,只是暖暖地笑看着她。

后来的很多故事都不似从前那样美好。或许,那时他的留下就有一部分是为了柳吟吧。叶声的心里泛过一丝苦意,又带了些酸。工作以后,他渐渐回复信息少了。叶声也是一样忙碌,却总是预留周末好与他一同做些事。而林闻在周末不是加班便是出差,少有时间相聚。毕业前约好的婚期一拖再拖。终于有一日,林闻提了分手,漫不经心的口气,斩钉截铁的态度,身上带着淡淡的香水味。过了很久以后,叶声才发现是柳吟常用的祖马龙鼠尾草与海盐味。深呼吸一口气,叶声还能想象出那如同梦魇一般的味道。和林闻的一切成了噩梦,叶声抛下一切数次哀求他回头,只换来了他的避之不及。无声地叹息,叶声抬头,烟花不知何时止住了。“往事并不如烟,在爱里念旧也不算美德。”李宗盛的声音从车载收音机里恰到好处地传来,一滴泪顺势从眼角滑落,仿佛也知道如何才算应景。

几次想拾起手机,甚至暗想,若是知道他过得不好,岂不是能够让自己心里平衡一些?回个电话又有何妨?只是已经过了这许久,错过了回复的时机,便没有任何理由再回了。难不成说适才手机没电了?抑或信号不好?叶声苦笑,何必这样作践自己?谁又知道他带了怎样的目的?趁早断了这念想,就此分道扬镳,永不相见才好。

到了一栋公寓前,叶声重新穿上鞋,戴回首饰,拎着包上了十二楼,打开房门,一个小女孩扑过来,“妈妈,新年快乐。加班辛苦了。”叶声低头亲了亲她的脸蛋,露出疲惫的笑容,“怎的还不睡?爸爸也不管你。”“谁说我不管她了。今天新年,她非要等你过新年,想要做第一个和你说新年快乐的人。还拦着我不许我说话。”平生一边说着,一边宠溺地看着妻女,走到门口给她除去脚上的高跟鞋,拥她进屋。“北方霜寒露重的,出门也不知道多穿件厚些的外套。”口气里满是怜惜。

只几句话,叶声心中便安定了许多,还好平生一如当日见她那样简单,没有变得聪明。人生原是如此,错过的不会再来。幸运的是,在当下,她已经拥有了最好的,哪有什么遗憾?没有更好的岁月值得她回首,也有了最合适的人供她一起白头。

 

 

写于2017年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