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的尾巴

出门了两周, 忙得堪比平日学期期末。先是在亚特兰大上了一周的密集课程,每天早上八点到下午五点。讲道学的课,于是下了课回家也日日准备第二天课上要求的讲道稿子到凌晨三四点,然后又是一天的课。而后周五通宵开了近二十个小时的车回了趟明州,团契里又见到了分开一年半的弟兄姐妹。团契好似和过去也没有什么差别,还是许多熟悉的人,聚在一块儿。第一次看到了我未来的小女婿一岁多已经开始牙牙学语,爱转圈圈。和建芳、晓明聊到夜里,和过去做室友时一样絮絮叨叨,总有说不完的话。只是那时,建芳还未出嫁,我的小女婿还未出生。此去经年,时间过得好快。周一一早又是六个多小时的车程去了芝加哥参加神学生会议。见到许多大陆过来的神学生们,以及各地来的宣教士,听到很多分享,由衷地感激。短短一周,有那么多的见证。还有我亲爱的姐妹,已经整装待发,时刻准备着征战沙场。此去一别,不知何日才会重逢,穆宣道阻且长,心中却分明格外羡慕。记得初次见面谈到穆宣,都心潮澎湃,坐立不安,恨不得即刻便去了前线打这场仗,赢回那片土地。那可是呼召之地,那可是应许之地,虽然知道这条道路难行,却知道,我们的心都系着那里,我们的心都已经在那片土地上了。真正到那里,只是早晚的事,不急,不急,祂有祂的时间。周五在芝加哥朋友家中借住一宿。邹力、张宁还是过去的样子。看着小安安长成了蹦蹦跳跳的小姑娘,听话爱笑,实在是很大的祝福。今天一早才起身回家,又是十多个小时的车程。发现还是和从前一样享受开车的时光,可以安静和神说说话,想到的时候便说两句,只言片语,不成章句。但神祂都明白我心所想。

晚上九点半才到家,堆积了许多还未曾回复的信息和邮件,谢谢大家的耐心明明很着急也没有催促我。原本该赶一篇十来页的论文,还没有动笔。刚刚和妈妈通话,得知大舅舅已经过世。他还没有信主。我知道有其他人向他传过福音,我也试图和他分享过,心中却总是觉得不平安,总觉得是欠了他福音的债。我想,神允许这件事情发生,对于我也是很好的警醒。这个时候的我,将过多的注意力放在一些国度的事工上,并不是说这些事工不重要,只是,也该多花一些时间和精力在身边的人身上了。或许一直与人浅谈辄止,少与人深交,以至于一直忽略了很多人的需要。在主面前,我是有亏欠的。

抓住六月的尾巴,及时提醒自己,时常对周边人的需要保持一颗敏感的心。日子过得好快,求主指教我数算自己的年日。人生年岁有限,排好优先顺序一一进行。调整好步伐,再次出发。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