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总是归期 (任他明月下西楼)

        曾经想过,一夕忽老,你就在我身边,多好。然而过去种种如同旧梦一场。只剩下身侧的白兔安静地躺着,白雪又往床沿蹭了蹭,抬眼看着整齐摆着的两个枕头都显得多余。白雪在适才的梦里又重温了那个怀抱的温度。心里竟莫名带了一丝欣喜,一不小心笑出声来,把自己惊醒。竟是无法再自欺下去了,自以为带上了铜质面具便可以刀枪不入百毒不侵,于是理直气壮地说好了不在乎,都被这场梦境出卖了。她并非不明白,有些旧梦,是不该重温的。譬如不论再好的一壶茶,温的次数多了,终归也会变味的。她不由叹了口气,轻声带了些责备的口气说道,你委屈什么,这世上并非你一人深爱而不得。无奈摇了摇头,白雪轻轻掀开被子,起身去厨房小火煮了些薄荷。不久,屋里的空气便带了一丝丝沁凉。然后赤脚走到了客厅的落地窗前。看着一点一点泛起鱼肚白的天空,往事在心里泛滥成灾。

      罢了,还是承认自己的软弱,找雅歌来谈谈或许好些。白雪一大早给雅歌打了电话,约她来见面。看着雅歌,白雪想到自己的委屈,又大哭起来。雅歌依然温柔地陪伴在白雪身边,轻轻拍拍她的背。“没事的,不论发生什么,都会过去的。”

      “雅歌,雅歌,你说,人明知道世上有分离,为什么却不愿意接受呢?”白雪哭了半晌,抬起一双泪眼,看着雅歌。

      “因为上帝造人的时候将永生放在人心里。人原本是不用经历分离,不用经历伤心难过,不用经历泪水的。上帝创造了人类以后,人犯了罪,后来才有死亡有分离有痛苦,这些都是罪的结果。”

       “又是上帝。可是你看我没有听祂的话,照样做自己的事情,祂也没有管我呀。”

       “一切的事情背后,上帝都掌权。你想想,你现在的处境如何?”

       “现在,顾衍彻底离开我的生活了。呵,也是出于上帝吗?你不是说上帝是爱我的吗?祂明知道我会伤心难过,这就是祂的爱吗?”

        “你在伤心难过的时候,可曾想过这一路你自己的选择?上帝在圣经里面给我们教导,不是用这些律法束缚我们,而是用来保护我们。如果我们能够听祂的话,是不是就不会有这些结果了呢?”

       “可是一切不能重来,上帝就任由我这样难过下去么?”

       “不会的。你想想,在你觉得自己受苦,抱怨的时候,你的主受苦比你更多呀。祂为了你撇下天上的荣华,来到这世上,降生在一个马槽里。祂看着你走失在这个浮华而又虚空的世界,对生活没有盼望,没有热情,没有目的,祂都看到了。于是祂翻山越岭,亲自踏上这条苦路来寻找你。祂不顾别人的嘲笑,不顾别人的讥讽,甚至有人说祂别有用心。这一路,祂也磕磕碰碰,受尽困苦饥寒。祂原本不需要经历这些。但是为了爱你的缘故,祂决心不论经历再多的苦难也要领你回家。祂向你伸出手,告诉你,‘亲爱的孩子,跟我回家吧。’而你却抗拒着,不愿意将你的爱情交给神。你转身以后,依然迷茫,依然失落,依然没有安全感。但是你回头,再看看,主耶稣为了你走上了那条各各他的路。祂背着沉重的十字架,有人辱骂祂,有人嘲讽祂,有人冷眼旁观。你想想,一个又一个的钉子透过祂的身体,钉入那个十字架。祂的血缓缓流出,祂的神情因为痛苦而扭曲,然而祂口里却求父神说,‘父啊,赦免他们,他们所做的,他们不知道。’我们人算什么,上帝竟看我们为宝贵,将祂的独生爱子赐给我们,为我们舍命。三日后,因着祂的复活,我们可以有盼望地活着。我们不需要再苦苦寻求我们人生的意义,因为我们的神亲自与我们同行,时时牵引着我们。”

        “可是,为什么祂要为我受这么苦呢?”白雪想到有一位神能够如此爱她,甚至为她死在十字架上,满足她一切爱与被爱的需要,感动得泪流满面。

        “因为上帝是圣洁的神,圣经上说,人非圣洁,不能见主面。圣洁的对立面是罪。主耶稣为我们死了,祂在神面前遮盖了我们的罪。所以我们相信主耶稣才能够和上帝和好。而上帝是永恒的上帝,所以我们和上帝在一起就是永生,但是不回到上帝面前就是罪人,最后的结局是永死。所以上帝才大费周章要挽回我们,要救我们脱离死亡,赐给我们新的生命。”

       “每个人,都真的这么糟糕吗?”

       “就拿你自己说,你明明知道自己在做不对的事情,你能够自制离开顾衍吗?并且,上帝的标准是头脑里不好的念头,都算为罪,因为祂都知道呢。你觉得能够有人不犯罪吗?”

        “所以这场感情,一开始,我就已经错了是吗?”

        “是呀,因为顾衍他是别人的丈夫,你在贪恋别人所有的。”

        “可是爱情不就是这样身不由己吗?既然上帝不要我和顾衍在一起,为什么祂要顾衍出现在我生命里呢?”

        “上帝把顾衍放在你的生命里,但是和顾衍在一起的选择是你自己做的呢。不过,通过这场爱情,你是不是对自己有更多的了解了?你更加知道自己在感情上的需要,知道以后的婚姻里面需要一个什么样的人了,是不是?你也更加知道你没有办法靠着自己走出感情的困境,如果不是上帝带走了顾衍,你只怕会陷得更深更加痛苦,是不是?同时,我相信有这样经历的姐妹也不止你一个,以后你遇到经历这些挣扎的女孩子,你理解她们的经历,你就知道如何去安慰她们,是不是?圣经上说,万事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如果你愿意继续回到神面前,祂一定能叫你或是你身边的人因着你的这些经历受安慰。”

        “可是,我还能遇到像顾衍这样爱我的人吗?”

        “你想想,上帝这样爱你,甚至不惜让自己的独生爱子为你上十字架,还有什么是祂不会或是不能给你的呢?上帝拿走了顾衍,是因为祂要预备一个真正爱你的人和你走完你一生的道路。我不否认顾衍对你的爱情,但是,他没有办法承担对你的责任,他做任何选择,势必会伤害其中一方。如果他伤害了他的妻子,选择与你一起,你真的能够心安理得来享受这份所谓的幸福吗?而上帝为你预备的那个人,定意爱你,单单爱你,就如同上帝爱你一样。不论生老病死,贫穷富有,到有一天你走不动路了,他依然会尽他所能来照顾你来爱你。你期待的爱情不就是这样吗?”

        “那我该怎么做呢?”白雪想到有一日陪伴她走完一生的人不会是顾衍,心里一阵痛苦,却好像又安心了很多。因为那个人,不是她自己选择的,是上帝给她选择的。而上帝就是爱她的父亲,知道她的一切需要,会照着祂的应许赐给她一个最合适的人。

       “等候上帝的带领。上帝要带给你的人,祂会亲自带到你面前,也让你知道。我相信你们彼此会非常地相爱。”雅歌轻轻握着白雪的手,“你愿不愿意我为你祷告?”

        “好。”

         “亲爱的天父,我们把白雪未来的婚姻交在你手中,因为我们知道你何等地爱她。求你亲自带领她,将她未来的另外一半带到她面前,他们两个都能够像你教导的那样彼此相爱。愿他们的爱情,像你应许的那样,众水不能淹没不能熄灭。”

       白雪好像终于回到了家里一样安心,她在外漂泊太久的心,才回到上帝面前。在外面的流离失所,不论时间再长,都始终有一个归期。而现在,便是归期。白雪竟没有像之前那样痛苦了,因为她的盼望不再是世上的爱情,而是爱她的永生的上帝。

       虽是严冬,裹着厚重围巾的白雪在雪中笑得格外甜蜜,一个转身,她真正放下了自己曾经紧紧抓住不放的,做一个安静清心等候上帝的人。她的婚姻,也已经完全交给上帝了,从此再不需要自己忧虑算计,那就放心等上帝来安排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