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当时明月 (任他明月下西楼)

       过了好些天,顾衍都没有给白雪发任何信息。但是白雪明明看着他在论坛上线下线,偷偷去看她的主页。白雪有些慌张了,他有时间上论坛,那定然是不那么忙了。可是,他也不回她信息。不,他一定不会消失的,他答应过白雪这么多次,他不会消失,绝对不会的。白雪一面哄自己,一面又给他发信息,“你是不是再也不打算理我了?”“你是不是故意不回我的?”“我们明明说好一起等分岔路口,你怎么能丢下我一个人就先走了?”过几个小时就发一条,只是这次,如同石沉大海,再没有音讯。

       又过了两天,白雪按捺不住,拨通了打给顾衍的电话。然而那头响起的却是,“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请核对后再拨。”这一次,顾衍是真的消失了,彻彻底底从白雪的生命里离开了。白雪呆坐在书桌前,对着手机,忽然失声大哭起来。顾衍退出她的生命了,顾衍再也不会回她了,顾衍再也不会来见她了,她永远失去顾衍了。忽然之间,好似天昏地暗起来。想到这里,白雪觉得无尽的伤心向她涌来,将她淹没,再难站立起来。白雪蹲坐在房间的角落里抱着白兔,眼睛就像裂了好大的一个伤口,眼泪从其中汩汩流出,持续不断,再难收住。

       好像隔了一个世纪,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白雪终于哭累了才止住,原本外面阳光一片也被她哭到了漆黑的夜。白雪拿手背抹了抹眼睛把眼泪擦干,用尽全身的力气站起来,走到书桌前。她想好了,不论顾衍如何,不论顾衍有没有给她一个完整的道别,她都要再给他写点什么,至少说声再见。她绝不接受这种悄无声息的消失,她宁愿顾衍和她说得清清楚楚从此不再爱她,或是顾衍求她离开因为他决定要回归他的家庭。这样,白雪还能好受一些,至少若是如此,白雪不需要去猜测顾衍是否还爱着她,顾衍是否被迫换了号码,抑或顾衍只是无意换了号码忘记告诉她。聪明的女人,最厉害的便是骗人,骗别人,也骗自己。

       于是,白雪还是开始打字,给顾衍写了最后一封邮件,心里还存着一丝侥幸,或许,他看到了邮件就会回头呢?他是那样深爱她的。在这样的时候想着顾衍还深爱她,多多少少总有些自欺的嫌疑。她连顾衍到底有没有真正爱过她都不敢确定。或许,他只是在与他的妻子赌气呢?或许,他身边只是需要这样一个崇拜者?或许,他喜欢从她言语里得到在别处无法得到的安慰?可顾衍为她做的事,顾衍的眼神,顾衍的关心,顾衍的每一句话,都不是能够装出来的。罢了,还是写封信告别罢,其他的都已经不重要了。

“亲爱的顾衍,

     最后一次,还是叫你亲爱的好了。你还是我熟悉的亲爱的顾衍。

      我想,这次,或许我再如何哀求都没有用了罢。只是还有些话还没说完。请你再多给我一点耐心。我说完了就消失,不会再打扰你。你走得太急,我开始怀疑,曾经的你是否来过。

      谢谢你给过的这些。谢谢你一直以来的不忍。谢谢你在那些日子的陪伴。

你的消失有些让我猝不及防,刚刚大哭了一场,不是想从你那里得到安慰。或许也是你在我生命里存在过的痕迹。

       对不起,该我消失的,该我早些消失的,不至于让你为难。我多希望我能够做到,谢谢你最后做了这个选择,让我知道了。

      或许以后,我能够做到今日说的乖乖消失。若是日后哪天我又忍不住来找你,请你原谅我的不自知。

      我需要一些时间去处理这些原本打算乱丢一地的情绪。抱歉,再次这样地打扰你。

      此别或许是永别,却连一个拥抱一句再见都没有得到,不过不怨你,或许是我自己要求得太多。一开始,我就不该对你有要求的。

      我会尽我所能放下你,不代表我能够忘记。也请求你,若是今后有记起我的时候,好歹将一些思念补足给我。若是一天,你身边有了空位,或是你孤独了想起我,我会一直在。我说过的十年,只要你找我,我都在。

       我不恨你,我会花时间走出来,也请你不要难过,不要因此自责。过去答应我开车不看手机,不是必要的场合少喝酒抽烟,也别忘了。以后我不能要求你随时提醒你了。抱歉我没能和你走下去,是我不太乖,让你以这种方式离开。

      我不怨你,我还爱你。也请你从今往后好好照顾自己,你的肠胃不好,得按时吃饭。

      好了,我不会再固执要求你回来了,那样就太不可爱了。

      该说的,应该都表达清楚了。直到最后也无法写一些风花雪月的话给你留念。只絮絮叨叨说了一堆之前常说的话。或许会叫你厌烦吧。

      嗯,后会无期。我爱你。

      小雪”

      等了很久很久,白雪不知道自己还在等什么。她信顾衍会看到她发的邮件,却也同样确定顾衍不会再回她的邮件了。他做了的决定,是不会回头的,他最后还是做了对他现实有利的选择,从此与白雪陌路。

      白雪挣扎了许久,自欺了许久,也还是选择了对自己诚实,告诉自己,顾衍不会再回来了,这份爱情,因着他离开,已经死去了。只有死了的爱情,才能够像那瓣桃花一样,被装入琥珀里,被永久保存着。如果要祭奠,那便花些时间去祭奠罢。没有谁能轻易从一场感情里走出来。爱情小说里也从来对分手的痛苦都寥寥数语略过,总是强调爱情的美好,好叫人奋不顾身去追寻。即便是这样的结局,也没有辜负她这样轰轰烈烈耗尽所有心力去爱一场,因为那个人是顾衍啊。白雪眼看着自己将爱情攥在手里不肯松开,而最后她的手指一个一个被强力掰开,末了,只能被迫选择放弃。

      接着,还是和往常一样上班,下班,走在路上。却看见一个人,背影好像顾衍。白雪匆匆赶上去,想看他一眼。还未追上,已经被人潮冲散了。心里又笑自己,顾衍平日都是开车,又怎会走在这条路上。每走一步,白雪就好像踩在刀尖上一样。因为他消失的时间多过去一秒,就又少了一分他会回来的可能性。白雪低着头,看着地上各式各样的鞋尖熙熙攘攘中挤兑着,然后挤到不能再挤的时候又忽然变得宽阔了,就到家了。关上门,又可以放任自己痛哭一场。做饭想到便哭,拌着眼泪将自己做的饭菜全部硬塞到嘴里,收拾好碗筷,洗着碗又想到他,忍不住大哭出声来。

      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不如你。只可惜明月还是当时的明月,然而边上的彩云已不是白雪曾久久等候的那一片了。她等的那一片,已经被风吹走,了无踪影,寻不到任何痕迹,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有些爱情,一辈子只有一次。白雪再也不信她还能够遇上一个这样爱她的人了。她再也遇不上一个像顾衍一样带给她完美爱情的男人了。可惜的是,这场爱情已经落幕,没有任何伏笔,她忽然被告知所有的一切都至此剧终,烙上了往事二字的印子。从此这一切要被尘封保存,到了日子,过了保质期,就只能丢掉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