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失之我命 (任他明月下西楼)

       就像蝴蝶飞不过沧海,没有谁忍心责怪。白雪早已知道这段爱情不会走得太远,却也不愿意怪顾衍,亦不忍怪自己。已经这样抛下一切去跟随他的脚步,到最后仍是没有跟上,也无需责怪了,是命。白雪再三告诉自己,却无法接受顾衍已经离开的事实。

       虽然不曾邀请过顾衍来家里,却满屋子都是顾衍的影子。那条叫“双生”的链子还在首饰盒的第一层,耳边还回响着他恨自己比白雪早生了这几年的话语。那对海豚恋人耳环亦是购物车里被顾衍清空的。家门口摆设的伞是顾衍为她撑过的。顾衍爱吃蔬菜,白雪便买了一冰箱的蔬菜回家尝试去学着做。甚至家里的每个角落,白雪都坐着与顾衍通过电话。书架上的埃菲尔铁塔,也是她想要与顾衍到达的目的地。连墨镜,都是她与顾衍夏日出门常戴的情侣款式。白雪一抽屉的各色丝巾,顾衍也每条都见过都记得。还有那快琥珀,也是未送出的顾衍的生日礼物。对着镜子,白雪曾从各个角度自拍然后发给顾衍看她今天化的妆容。睹物思人,有时候明明不相干的,也要绕几个弯和这个人联系在一起。

       在家中完全没有白雪的立足之地。不论哪里都有属于顾衍的回忆,白雪整个人被回忆充斥着,只觉痛不欲生。于是只能独自跑出去。走着走着,又到了浮世清欢,坐在右手边靠窗的最后一个座位,那是她和顾衍过去来时习惯的座位。顾衍曾坐在她对面读小王子,与她说笑。而耳边响起的却是王菲慵懒的声音,“你是千堆雪,我是长街,怕日出一到,彼此瓦解。”这样的背景音乐好似在告诉她,这份爱情已经被瓦解殆尽了。白雪心里有些不甘,她不甘自己所有的付出都如同笑话一场,她不甘顾衍连句正式的道别都没有就消失了,她不甘心自己忽然从顾衍的手心里被重重摔到地上。若是除去这所有的不甘呢?白雪更难过的是,她是这样爱他,想要和他在一起,想要和他一起变老,想要和他相濡以沫。若是能够相濡以沫,凭什么要相忘于江湖?而现在,顾衍选择了相忘于江湖,白雪从来都只能被迫服从。她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开头是顾衍精心准备的,结局也是他的决定。白雪连参与商议的权力都没有。

       红尘一场偶遇,谁都会离开,不过是早晚而已。不,谁都可以离开,但顾衍不行,他答应过她的,他永远不会离开。顾衍的消失也不算完全无迹可寻。白雪在这一刻甚至希望他死了,或许这样更容易让她确信他不会再出现。在年轻时候,对于逝去的东西,要在适时的时候放手,才是最难的。

       白雪再次打开日记,上一次写,已经是半个月之前,最后一段话是,“或许终有一天,我也会需要和现实妥协,去和一个看似很合适的人走完一生。但是,我知道的是,我此生再不会像爱他一样去爱别人。人生的可惜或许就在于此,当我只有七分爱情的时候,我拼尽全力给出了十二分。 而当我慢慢长大,能够给出十二分的爱情时,已经不会再爱了,至多给出七分勉强及格草草过完一生便好。伴我走下去的人若不是他,我要求什么还有什么意义。我曾在二十七岁那年爱上过一个人。认识他,是我人生中最大的遗憾,却也是我最大的感激。爱上他,是我人生中最大的痛苦,却也是我最大的甜蜜。等待他,是我人生中最没有把握的未来,却也是我最甘之如饴的愿景。不论以什么样的方式,只要他在,就是碧空晴天。”她写下这些话时,从未想过,他有朝一日会离开她。不用她去挣扎着和现实妥协,他主动放手离去,留她一人在原地,回味那些甜蜜和酸楚。相爱的时候,再多苦楚,咽下去都是甜的。

       连浮世清欢也容不下她了。白雪无法在浮世清欢躲避顾衍的影子,也逃不过那些不断在她脑海中出现的回忆。她再次落荒而逃,拎上包,来不及点什么喝的,便匆匆离开。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悒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陆游重游沈园时题的钗头凤,倒是挺称白雪此时的心情。走着走着,又到香山。从一个人孤孤独独在香山晃悠了许多年,到终于能够带着一个心爱的人陪伴她,携手走过最熟悉的风景。然而昨日的誓言仿佛都还在耳边,今日已经都随风飘走不见踪影。终于,一切都归回了寂静和荒凉。

       香山也不再是白雪的安全区域了。过去,遇到什么伤心难过的事,便到香山边走边哭,轻声安慰自己。遇到什么开心愉快的事,也独自来香山细细品尝,走着走着就能笑出声来。而此时的香山,再也不是陪伴了她二十多年的香山。这里带有关于顾衍的回忆,再怎么努力也无法拭去。那一草一木,还是白雪喜欢的样子。她是深爱严冬的。而此刻,香山也不再熟悉,不像旧日那样温婉待她了。倏地便狂风大作,卷得她的衣袂翩飞,瑟瑟发抖。

       从香山出来,白雪只觉世界之大,竟无处容身。只好默默往家里走去。经过一家她很喜欢的蛋糕店,刚想进去看看。毕竟,对于失恋女子最好的安慰,大概就是红酒和甜品了。甜品使人忘记伤心,忘记爱情,忘记体重,足够了。只是眼角扫过了门口停车场,白雪愣了半晌,中间那辆,是顾衍的车子。白雪忍不住探头往蛋糕店里看了一眼。她清楚看见顾衍的背影,挽着一个淡妆少妇的手看似有些勉强,而另一只手牵着一个孩子倒显得真心快乐。白雪看了一眼手机里的日历,喔,是楠楠的生日。或许这就是他没有说出口的原因吧。白雪倒吸了口冷气,慢慢往身后退去。她走过千山万水想去寻他的足迹,然而不期而遇之时,她反倒更不敢上前相见,只能转身就逃。只是白雪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脚步是这样沉重,她每走两步便回头看一眼,心里默念着,“再见,顾衍,再见。愿以后,永不相见。”眼泪又满了眼眶,一点一滴溢出来,模糊了视线,直到再怎么回头也看不见他了。

       这个城市真小,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认识他之前,怎的就从未见过他?想念他的时候,怎的在大街上兜兜转转也不见他?他出差回来,怎的就不曾与他在路上偶遇?偏偏在分开以后,偏偏在他站在他人身侧,偏偏看似阖家团圆,出现在她面前,逼她放手只能选择不再打扰。

       到家了,她安慰自己。睡一觉,就一切都好了。白雪抱着白兔累得躺在沙发上就睡去了。夜里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那是顾衍上楼的声音。白雪认得这声音。再也忍不住了,一下从沙发上坐起,扑到门边上,开门便迎来一个温热的怀抱。小腿忽然抽筋,跌坐在冰凉的地板上,白雪睁开眼睛,原来不过是一场梦。而她心里竟嫉妒起那个可以随时扑到他怀里的自己。小腿神经抽搐得无比疼痛,挣扎着爬回沙发上,开了台灯,才发现刚刚跌倒时膝盖磕到了茶几的一角,青了一片。轻轻揉了揉小腿,整个人竟累得动弹不得。原来伤心也是这样消耗精力的事情。

       连梦里,都非要出现。白雪带了些恨意。随手扯过沙发上的小毯子,继续闭上眼,心里暗暗祷告,希望这次不要再出现了,让她安睡到天亮吧。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去接受事实吧。再纠缠下去,伤害的只会是自己。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