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力挽狂澜 (任他明月下西楼)

        数算着顾衍归来的日子,十个指头,又全掰了一遍了,该是这个周一了。去时陌上花似锦,今日楼头草又青。白雪看着这句诗,不禁笑了。她庆幸自己不是那位闺中怨妇,叹息海棠开日到如今,日日夜夜,思而不得。她信顾衍会回来。她的大英雄,会驾着七彩祥云出现在她面前。她不管结局如何,至少,这样的开头,已经足够她憧憬许久的了。可她惯用的理性却好似随时会浇下一盆冷水来。理智,理智有什么用?至少有情饮水饱,爱情偶尔还可以代替代替面包。理智,连面包都换不来。只是她忘了,理智可以让她不那么痛苦。或许这就是饮鸩止渴罢,明知是毒,却甘愿一饮而尽。

       又有许多日,顾衍没有找她。白雪忐忑不安,心有千千结,或许便是这样罢。有时候,她甚至怀疑这样的爱情是不是自己编造出来的。她就好像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守着这份爱情。这样说来,她与那位深闺怨妇又有什么区别?她从来没有想过,她这样一个曾经“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人,如今竟会在感情中落得如此。可她知道自己不怨他。她只是想念他,不是甜蜜,而是带了些苦涩,就好像普洱的味道。

       白雪实在忍不住,还是给他打去了电话,“你在干嘛呢?”

        “刚回来,才进办公室。昨天赶一份合同赶到凌晨四点多。你现在在做什么呢?”

        “哎,我觉得你永远也忙不完了。你空闲下来,也不会想到我。想到我也找我了对不对?”白雪深深叹了口气,心中只觉一阵委屈。若是你实在不爱我了,那说清楚便好。感情说穿了不就是你情我愿,最后爱恨扯平两不相欠。可白雪却害怕有一日顾衍不再对她百口莫辩了,她宁愿选择陷在其中继续这样楚楚可怜下去。

       “我停下来,会想到你。不过确实不会联系你了。”顾衍沉默了许久才说出,他还是不习惯对白雪撒谎,若是他能够对她撒谎告诉她不再爱她该多好。

        “你能不能对我好些?”白雪第一次这样低声下气地恳求。这场爱情里,她像是一个被施舍者,卑微到她自己都瞧不起自己,却乐此不疲。

       “正因为我知道怎样才是真的对你好,才更不知道怎么办。”

      “可是我只要你,我只要你陪我。你竟也忍心我难过这么久。”

      “当我意识到你可能会难过更久的时候,我想过消失。然后发现我自己也承受不了。渐渐地骗自己只是陪你一段,然后我又很清楚被一个人填满之后,很多事情就发生了变化。毕竟无论怎样,一个人能够装下的就这么多。”顾衍的语气中满是无奈。无奈,他嘴角无奈地微微扬起,这个形容词,大概是他与白雪在一起时出现次数最多的罢。他多想好好爱她,但他还有他的责任。如果他是那样一个不负责任的人,他更不配去爱白雪。

        “对不起。是我太自私了。”这好像是白雪唯一能说出的话。

        “我就是忍不住会想你。然后纠结,然后挣扎,然后放任。放下是很难,所以我总是想着稀释彼此的情感。接着光是怎么想着稀释就会让我更投入。后来我就不思考了,我不敢主动找你了。又总期望你说些什么。”顾衍不仅对自己的境况无奈,对自己的心亦是无奈,白雪爱他,他又何尝不是一样的爱白雪。

        “我没有办法失去你,连想都不敢想。”白雪有些哽咽起来。

        “可你也没有办法得到我。你是笨,我才是自私。不能延续自己过去的果断和理智。”

        “哎,好糟糕,我好糟糕,这样的状态也好糟糕,爱你这件事也好糟糕。”

        “好啦,就不该扯出这个话题。”顾衍的话语里满含着怜惜。他心疼白雪的难过,心疼白雪的纠结,心疼白雪的自责,他恨不得全部都自己承担,可两个人的事情,又怎是一个人能够承担的?

        “我就是好担心你不理我。”

        “现在你知道了,我不是不想,更多的时候,我给自己的定义是不能。”

        “所以,现在自私的人就剩我一个了。你好歹还有理智还能自制。可我做不到。”

        “你并不自私,只是你有权力倾注,而我已经到了挥霍大半的状态,不完整的东西不配给你。如果我真正喜欢的人都没有办法给她完整,哪来的资格和她在一起。”在顾衍心里,白雪是这样单纯无暇,若是他没有这些他理应承担的责任,他势必和她在一起,一生一世也不要分离。他想照顾她一辈子,再也不要她难过。

        “我只要你在,只要你在。”白雪不要听那些再三告诉她他们无法在一起的事实。

        “我在,我一直都在。”顾衍顿了顿,“哎,这句话最该死,我明明不该在的。”

        “我不需要完整,分给我一点点念想就足够了。”白雪一遍又一遍刷新了自己卑微的底线。她从来没有这样哀求过一份爱情。

         “笨。”顾衍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这个字,他恨她的笨,他也怜惜她宁愿选择这么笨。

         “我不笨。”

         “那你为什么傻到喜欢我这种人。”

         “我就是喜欢你就是喜欢你。”白雪的脑子已经停止了思考,她曾经骄傲的攻于算计也丢失了。若是她稍微算计算计,她就该离开顾衍了。可她情愿任由她自己的心,坦露她所有真实的想法,也不怕顾衍笑话。

         “连自己原本的生活都经营失败的人,哪里配。”

         “你觉得你不配,可你明明已经得到了。”

         “所以才更觉得自己可耻,我在努力回想我到底是怎么欺骗了你,让你喜欢上了我。”

         “又有什么意义呢?能改变什么呢?”白雪略带嘲讽的语气,也在嘲讽她自己的状态。

         “所以错误还是出在我的身上。我不该衡量你的疼痛和我的疼痛。我之前尝试告诉自己我只是在玩弄你的感情,然后就来气,明明我自己被玩弄得更惨。一边喜欢,一边喊讨厌,这种纠结就在反复嘲笑我。”

        “彼此彼此。或许这样我们才更了解彼此的疼痛。我也是够自私的,利用你的于心不忍非要找你非要打扰你。”

        “有这么纯粹的于心不忍吗?”

        “那你以后都会理我吗?都会陪我吗?”

        “会会会,我都听你的。我只要不是忙不过来,都像今天一样陪你。”

        “你不要骗我。一定一定不要骗我。要不然,我想到的时候会好难过。”白雪被顾衍几句话感动得泪流满面。终于遇到了这样一个人,付出的每一份爱情都被完全理解,被小心捧在手里。可惜的是,恨不相逢未婚时。

       “我倒是期望我有欺骗你的能力。”

       简单几句话,白雪所有难过的情绪便全都消失了,心头竟一阵甜蜜。她只不过是需要确定顾衍也同样爱她。她并非感觉不到,顾衍在离她渐渐远去,但是她拼尽全力也要力挽狂澜一次。她要挽回他的心,她怎么能够忍受他消失。不可以,决不可以。她不介意卑微,不介意丢下自尊心,不介意丢下自己的骄傲,她只要顾衍。过去,她总是嘲笑这样的女孩子,若是丢了骄傲,那个人离开的日子,自己便什么都不剩下了。但是如果选择骄傲,即使那个人离开了,还有自尊。只有骄傲永远不会背叛,也不会伤害。白雪多希望她能够像她过去所想那样地去做。可现在,与顾衍相比,她的骄傲实在太微不足道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