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意与日去 (任他明月下西楼)

        于是白雪又开始了之前那样每天等待顾衍的日子,等顾衍给她发信息,等顾衍给她打电话,等顾衍来找她。她的整个世界仿佛就是围着顾衍转的,顾衍就是她存在的意义。想着确实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顾衍占据了她全部的思维,生活,以及情绪。如果,有一天,顾衍消失在她视线里呢?不,不会的,顾衍答应过我的,他不会消失,永远也不会。白雪坚定无比地相信着。有些人,你就好像有这样的把握,他就好像一直都在,你永远不会假设分开。你确定么?只是轻轻在心里这么问自己一句,已经回答不上来。顾衍,终究是她可控范围之外的,或许正因如此,他才这样吸引她。抑或,不由人掌控的东西,给人带去的那一点点刺激,才更叫人迷恋吧。

        渐渐的,等待的时间变长了。白雪却托着腮,用等待顾衍的时间来想着,给他准备什么生日礼物呢。这些时间,横竖是要花在他身上的。白雪完全没有办法有任何脱离顾衍的思考。顾衍的生日在十一月底。天冷了,给他挑件冬大衣也可,或是一个大巧克力蛋糕,直接快递去他的公司,亲手织条围巾倒显得有些滥俗了。想到这里,白雪嘴角是一抹狡黠的笑容。她心里的算盘,不过是要对这个人宣誓主权。如果他裹着她送的大衣,便如同贴上了一张属于她的标签,就无法不时时惦记着她了。如果送去一个大巧克力蛋糕,他们办公室的同事必然会好奇她的存在。如果是一条围巾,她一针一线织着就能想象成品能够绕在他脖子上牵着他走,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单只是想着,白雪便忍不住笑出了声,慌忙捂住嘴。身边的行人回头看了她一眼,眼里满是鄙夷。白雪毫不在意地吐吐舌头,继续走着。也是,爱情中的人们,眼里心里都装满了深深爱着的那个人,哪有时间去担心被人鄙夷。

        低头看了一眼手机,仍是没有收到顾衍的信息。白雪快步走着,只想速速到家,却不知回家能做什么。经过一家玩具店,白雪明明已经走出好远了,还是转身往回走进去看看,权当是打发时间了。从一两岁的孩子到青少年,都有各自年龄阶段的玩具,琳琅满目。白雪看着这些玩具,心里竟一阵感伤起来。她小时候期待过的玩具,过了那个年龄段,就不会再想要了,也不会再喜欢了,她的心境已经改了。如同青春,过了便不会再来。有些事情,有些心情,也只有在那个当下表现出来,才显得弥足珍贵,因为此后,不会重来。趁着还爱顾衍,就用力去爱吧,若是有一日实在困倦了,便甩头潇潇洒洒地离开,也没什么遗憾。

      手指划过玻璃的橱柜,看见一盒埃菲尔铁塔的乐高。那是白雪心底最浪漫的一部分。或许每个女孩子都期待一场法式爱情的浪漫与幽默,而埃菲尔铁塔,便是这类爱情的象征性建筑物。那一刻,白雪渴望极了一个属于她自己的埃菲尔铁塔。就好像冬日里她非要一个属于她自己的雪人一样。白雪喜欢给事物贴标签,分成两类,属于她的,和不属于她的。或许正因为在她的概念里,顾衍是属于她的,他才与世上千万个与她曾擦肩而过的男子不再相同。就好像小王子驯服了那只狐狸,小狐狸每次看见金色的麦田都能想起小王子一头金色的卷发。甚至风吹麦浪的声音都能叫小狐狸心动。

       犹豫了许久,白雪还是心满意足地捧着埃菲尔铁塔回家去拼凑了。刚回到家便迫不及待地打开盒子,将里面乐高的小部件洒满一地。坐在房间的角落里,阳光透过百叶窗之间的缝隙捎来些温暖,白雪安静地低头精心打造着她的埃菲尔铁塔。法国的埃菲尔铁塔属于很多人回忆,来来往往的游客络绎不绝,然而在她家里却有一座小小的埃菲尔铁塔,完全属于白雪一个人。她多么希望顾衍也只属于她一个人。

       她只花了两个小时便拼凑出了埃菲尔铁塔的模样,却怎么也拼凑不出它背后的爱情的模样。或许建乐高的模型唯一的好处便是,可以帮她专注于这件事,而不用时常记起顾衍尚未给她发任何信息。走到厨房,竟习惯性煮了咖啡。原来,顾衍的习惯,已经慢慢成了她独处时的习惯。回到屋里的角落,继续坐着,下午的时光显得有些慵懒,即使一杯咖啡也无法帮她提神。想了想,还是将拼好的埃菲尔铁塔拍了张照片,发给顾衍。附上几个字,“今天的大作。”听着心情不错的样子,全然不似她此时的沮丧。

        “原来我的小雪喜欢拼乐高。花了多久完成的?”

         “才两个小时。”白雪看到顾衍的信息,嘴角瞬时咧开了。在这样寒冷的日子,顾衍犹如人间四月天,带给她持续不断的温暖。

        “我这几天在北方几个城市出差。都没见你。”顾衍看到白雪发的照片心下了然,她是责怪他许久不去陪她,所以才诞生了此时的埃菲尔铁塔。若是他在,她哪会这般空闲去做这些。也只好略作解释,免得她难过。

       这样的解释,是不是更像在掩饰什么?出差,又是出差。这个好借口到了谁那里都能畅通无阻地欺瞒。出差便不能发信息么?出差便不能打电话么?出差便不能想到我么?白雪恨透了出差二字。偏偏是出差,是公务,女孩子若是对出差抱怨什么,便是不懂事了。两句话便堵得她无话可说。

        “你最近还好吗?”顾衍看白雪没有回复,打来了电话。

        “我有些忙碌,工作事情多了。都挺好,只是近来咳得有些厉害。”白雪没有忍住,又一阵咳嗽起来。谁叫她刚刚又灌下一大杯咖啡。

        “你的嗓子,就从来没有好过。”

        “怪你,都不管我了。”

        “我管你的时候也不见得好啊。”顾衍有些无奈。

         “那你不管我便可以了么?就放任我自生自灭了么?”白雪从来温顺,却不知为何此时只想和顾衍大吵一架。

         “乖,我不在你身边,你更要照顾好自己。别让我担心。我这几天出差确实有点忙。昨天夜里又去医院吊瓶了。”

        “你怎么了?”白雪只觉心被揪起,恨不得飞到他面前去照顾他。

        “烧了两天了,今天退了。不要担心。”

        “对不起,你都这么忙病了,我还和你耍小性子。是我不好。”

        “别这样。你这么贴心,如果有一天我失去你该怎么办。我都无法想象。”顾衍的语气里满是不确定,他最害怕的事,也是失去她。“是我不好,之前天天见你,也堆了许多的事,现在都要一件一件去做,就忙了。”

          “你不会失去我的,永远不会。”白雪不知道自己每次这样异常坚定的语气,是为了和自己证明什么,还是和顾衍证明什么。她只知道,她不要失去顾衍,她承担不起失去顾衍的痛苦。见不到他已经几乎要使她发疯,她无法想象失去顾衍,她会如何。可是有些东西就好像流沙呀,紧紧抓住也不能够留下什么的。往事如烟,像看过的一场电影,听过的一支歌,逛过的名胜,过去便是过去,无凭无据。

          不,白雪不要顾衍成为这样的往事,她要他在,一直在她身边,陪伴着她。所有走过的岁月,直到年老头发花白,连拐杖都可以是他们爱过的凭据。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