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反复无常 (任他明月下西楼)

       就这样,顾衍消失了整整七天,国庆长假,从头到尾一直没有出现。白雪也好像定了心,等着周一,她相信周一,无论如何他也该出现了。

       周一早上,算着顾衍起床的时间,到开车的时间,到上班的时间,白雪又开始坐立不安起来。终于,白雪的手机屏幕一亮,一条短信进来。她正坐在办公室里,下意识就伸手去抓手机,差点打翻了桌上滚烫的咖啡。

        “前几天,她看到你给我发的信息了。她拿了我的手机,看完了你给我发的全部邮件。”

        “呵,抱歉。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白雪心里一阵被羞辱的感觉。她随即删掉了过去几日放在草稿箱中没有发出的邮件,以及之前所有往来的邮件。

        “看着她翻那些邮件的时候,我反而镇定了许多,只是在想到底是对你伤害比较大,还是对她伤害比较大。过去几日,我都没有碰手机。可想到我答应你的不消失……就有些难受。”

        “没关系的,我的理智回来了。我们已经结束了。我这里已经翻篇了。谢谢你告诉我这些。”白雪忍着眼泪狠下心发出了这段信息。

        “对不起,是我不该找你的。你好不容易翻篇了,我又自私地跳出来,想解释什么。也证明不了什么。”顾衍从来没有这样瞧不起此时的自己,他还是舍不下白雪,才想和她解释,却又不愿意欺骗她,到头来全是对她的伤害。

        白雪正好在论坛上打算对顾衍取消关注,看到顾衍几秒钟之前发的一条状态,“言之凿凿,却弃之轻忽,我果然不是什么好人。”她心里又是一阵仿佛被针刺穿的疼痛。她只能再三和他重复,“嗯,结束了。我们停在这里吧。”是说给顾衍听的,更像是说给她自己听的。唯有这样,她才能凭着那点仅存的自尊心和骄傲不去联系他。

        于是,白雪连续几天没有再收到顾衍的信息,没有听到顾衍的声音,没有顾衍接她下班陪她吃晚饭,直到深夜。心神不定地又趴在窗边,搂着她的白兔。把头嵌在白兔的怀里,“白兔白兔,我是不是真的失去他了?”她是这样骄傲的人,从小便不屑与任何人争抢任何东西。即便何宇爱上了别人,白雪从来没有想过把他抢回来。能被人抢走的都不算她的。她亦不屑与人争抢。白雪的眼界是这样高,她所喜欢的,怎能是凡夫俗子也看得上的?普通人怎么配喜欢她看上的东西?她习惯了扮演施舍者,别人喜欢,那便双手奉上,拿去无妨。她的前前前男友便是因为被别的女孩子喜欢,白雪居高临下地当面告知了那个女生她不要了,任她去追。那个男生最终也没有接受那个女生,然而那个女生在这场感情里颜面尽失,从此再不与白雪说一句话。别人只配得到我不要的,我要的没有人可以拿去。这便是白雪素来的爱情哲学。可是在顾衍这里,白雪偏偏有一种挫败感,她想要的没能够得到,还付出了她全部的爱情。凭什么?她心里为自己不平。

      不知道在窗前坐了多久,白雪又忍不住发出去一条信息。“终于把你还回了你自己的星球,从始至终都是我的执念一场。以后我不会再打扰你了。”过了许久,顾衍也没有回复。白雪又忍不住给他打了电话,不一会就接通了。白雪开口便是责怪他,“你真吝啬,连结束的道别都不给我发一句。”她生气得不行,但是凭什么只有她自己生气,这不公平。如果实在要被坏心情困扰的话,必须要拉一个人下水,顾衍是起因,所以该他陪她一起不开心。

      “如果你始终要重复这种结束,我实在没有能力回应你告诉我的这种结束。”顾衍仍是和过去一样,这样淡淡的口气,只是这样的话从他口里出来,还是伤得白雪不轻。

      “结束如果真的是一个终止性动词的话,你觉得结束可以那么简单。我现在每天看着你的论坛上线下线,看到你每个状态都觉得压抑。我想不去看,又做不到。为了知道你的一丁点消息,我还要不停上上下下论坛。”

       “都怪你。”白雪听着顾衍说的话又一阵难过。“你这样一点也不公平,你自己消失了这么久可是我什么也不知道。”

       “你说的理智告诉我,醒了,就该知道对错。”

       “可是我明明知道自己在做错的事情还是放不下你。因为你,我连对错都不管了。”

       “我始终被束缚得更真实。这个对错,对于你和对于我的概念还是不一样。你的纯洁,只会被我过去和现在所背负的荆棘伤害。你原本应该得到的一些东西会被拖延。”

       “是啊,我的存在会伤害你身边的人,而你的存在不会。”白雪提及现实来讽刺顾衍所谓的束缚,存心想要伤他让他难受。或许也是讽刺自己的存在。如同金庸小说中的七伤拳,伤人前先伤己。过去白雪觉得这大概是最伤感的一种武功了,到底是恨到了什么地步才不惜自己遍体鳞伤也非要这个人难受。只有偏执到了极致的人,爱得极深的人,才会这样吧。

       “我的存在就是对你的一种伤害和拖累。”

       “我也厌恶自己这副纠缠不清的模样。我不要这世界,我只要你。”

       “你每次和我说话我都觉得心疼,因为我没有办法拒绝。却知道这本身对你就是一种伤害。”

       “你明明就知道你拒绝我会更难过。”

       “会有这么纯洁的东西吗?得到的很少,却失去全部。你的取舍,基本上撕裂了我所有选择的能力。”

        “即便跌入万丈深渊,我也无所畏惧。”白雪的语气无比的坚定,就仿佛天荒地老,海枯石烂,斗转星移,也不会与他分开一般。

       “如果我只是一个浪荡子,也许就不用考虑你的决定会失去多少。可偏偏我爱你,所以我根本就不愿意你掉下去,你懂吗?”顾衍的语气满是无奈,句末的叹息叫白雪难过得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什么都不要了,我只要你在。”

        “我在,我一直都在。”顾衍忍不住柔声安慰她。

        “我恨极了自己这样的反复无常,可是我真的做不到。”白雪开始抽泣起来。

        “眼睛会肿的。你该想想,为什么我还是回复你,为什么我留在论坛里,为什么我还接你的电话。是不是我还爱你,是不是我就在强撑着自己的自尊,是不是我觉得即使放下自己的自尊也无法以更好的名义站在你身边所以沉默。”顾衍几句话便让白雪流泪不止,他的感情也同样真实,他亦是这样真实而又痛苦地爱着她。他叹了口气,“我们的感情更像是空气,我们在制造一个密闭的容器,里面是我们的感情,外面是整个世界。”

          “这样也好,我原本也不要这个世界。”

          “不过随意吧,有时候我也在反复念叨,只要你还在,我还感觉得到你在就好。”

          失眠了好几夜,那晚终于能够安心睡着了。白雪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她虽然瞧不起自己做这样反复无常的小人,却无能为力。最重要的是,顾衍还爱她,便足够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