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患得患失 (任他明月下西楼)

       国庆长假的第一天,白雪终于可以赖在床上不用出门。想着前段时间每天早上迷迷糊糊地出门,几次在公共汽车上拉着扶手头靠在手臂上,眼睛就不自觉地合上,努力睁开,再合上,大概这就是上下眼皮打架的感觉吧。偶尔,白雪喜欢将自己的生活形容为“身体和灵魂总有一个在床上”。若是不在犯困,定然是还没起床的状态,一离开床,就进入了极度需要睡眠的状态。或许这个年头的上班族都是如此吧。

       只是今天,白雪睡得也不太安稳,不时睁开眼睛看看手机。早上九点,或许顾衍还没醒来。都过了中午十二点,还没有顾衍的信息。她强压下自己坐立不安的情绪,逼自己去睡觉。两点,仍是没有。白雪又故意强迫自己闭上眼,好再睡一觉。或许,或许睁开眼睛,就可以看见顾衍了。只是再也睡不踏实,每隔十分钟眼睛就忍不住睁开看看手机。白雪知道自己一旦起了床,会更加心心念念想着顾衍,还不如努力进入梦境里剔除了思考,免得自己去想顾衍。有时候,睡觉确实是很好的打发时间的方式。只不过,在惦记某个人或是某件事的时候,这个方式似乎就不奏效了。直到下午四点,顾衍仍是没有发来任何信息。白雪忽然发觉,她现在尝试让自己陷在梦里不愿意起来的状态,又岂不是她与顾衍之间的状态?她明明知道这段感情是错误的,明明已经醒了,却赖着不肯起来。怪不得,有句话说,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到了下午六点,白雪实在忍不住,有些生气地给他发了句,“你今天十二点之前没有出现,就再也收不到我的邮件了。我们就结束在这里好了。”末了,她有点后悔,但是顾衍没有借口不理她,都已经国庆放假了。想到这里,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可笑,国庆,顾衍才最有理由不理她,他好不容易有时间陪他的太太与孩子,哪里有时间来找她?白雪豁出去了,她非要和他的太太与孩子在他心里的重要性借此争个高下。她只觉得心里有团叫嫉妒的火在燃烧着。她不要他的时间被别人占据,她不要他同时也属于别人,她不要他在她可控范围之外。

       白雪没有胃口吃饭,没有心情做别的时间,对着手机坐到了夜里十一点五十九。她多想把之前说的话收回来,顾衍,或许顾衍公司有急事呢?或许楠楠生病了他去陪他?或许他开车出门找她的路上发生了什么事故?就算,就算没有任何合理的理由,不就是一天没有出现吗?她怎么能够忍受失去他?

       这一天,每一分一秒都是煎熬。白雪坐在桌前,终于忍不住,给雅歌发了信息。“雅歌,你在哪里?能陪我一会儿吗?”“你在家吗?我现在就过来。”雅歌的信息倒是回得很快。

      这样午夜的时间,雅歌收到信息后二话不说便从家里跑出来了。白雪看到雅歌裹着大衣站在门口的一瞬间,喊了一声“雅歌”,就再也忍不住,扑到雅歌的肩上,“哇”地一声大哭了出来。雅歌一脸凝重,抱着白雪,轻轻拍拍她的背,连声说,“没事了,没事了。哭吧,哭完就好了。”白雪大学便独自在外地,工作以后更是靠着自己,以为练就了金刚不坏百毒不侵之身,最骄傲的便是在人前永远微笑得体不失礼,多年不曾这样大哭。雅歌轻声哄她,“外面凉,你穿着睡衣,进去哭,乖。”

       白雪就好像被难过的情绪整个包围了一样,怎么也止不住哭。什么都没有说,一哭便哭了近一个小时。雅歌就默默站在她身边陪着她。终于,白雪哭得累了,大哭渐渐变成了小声抽泣,她看着雅歌时嘴角还努力向上扬着。雅歌只觉一阵心疼。

        “发生了什么事?说出来或许会好些。”雅歌还是温柔地看着白雪,轻轻擦去她的眼泪。

        “雅歌,雅歌我和你说的话你不要骂我好不好。”白雪是这样害怕雅歌因此瞧不起她,从此再也不理她。

         “你已经这么难过了,我怎么能骂你呢。不论是什么事,总有办法解决的。”

         “可是我不想解决。我就是不想解决。”白雪抽噎着,但是话语里好似在赌气一般。

         “没关系的。你说,我听着。”

         “雅歌,顾衍他,已经有家室了。”说完,白雪撇撇嘴,又开始掉眼泪。“可是,可是我离不开他了。我真的好喜欢他。他今天第一次一天都没有出现,我都快疯了。雅歌,雅歌,如果他再不出现,我怕我就死了。”白雪这样一个外表安静的女孩子,心里不知道装了多少炽热的情感,竟这样在爱情里燃烧自己,至死方休。一进入到爱情里,她的情绪就开始大起大落,她是这样渴望一段长久的爱情,又吝啬于给出任何承诺。然而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想要执手走一生的人,却是顾衍。为什么偏偏是顾衍?白雪只觉得委屈。

       “白雪,你知道吗?圣经上有句话说,以别神代替耶和华的,他的愁苦必加增。你想想,你是不是把爱情代替了上帝在你心里的位置?因为这个世界上,除了神祂自己以外,没有什么能够满足我们。爱情不能,金钱不能,地位不能,孩子不能,父母也不能。因为这些人事物,没有一样可以永久存留。你也无法保证你能够一直拥有。然而有一位永恒的上帝,祂愿意爱你,从亘古直到永远。其他事物能给你带来暂时的愉悦和甜蜜,却不能使你有永久的喜乐和平安。因为只有上帝才是那位赐人喜乐和平安的。”

        “可是,祂怎么赐给我呢?我怎么知道呢?就好像过去这段时间里,我和顾衍这样,上帝也没有管我呀。”

        “你信主以后,是上帝的女儿,祂也把圣灵放在你里面。过去这段时间,看似上帝好像没有做什么,可是,你心里有平安吗?你自己不知道你做的事情不对吗?这就是圣灵在提醒你。”雅歌的每个字如针扎在她心上。

        “上帝是在惩罚我做不对的事情吗?我说是信主了,但是还做这样的事情,上帝会不会不爱我了?”白雪眼泪汪汪地看着雅歌,这也是她一直担心的事情。

         “上帝在圣经上说啊,妇人焉能忘记她吃奶的婴孩,不怜恤她所生的孩子。即或有忘记的,我却不忘记你。”雅歌的语气坚定异常。“很多时候,这些愁苦是人犯罪的后果,是人自己选择的结果,不是上帝另外加给人的惩罚。上帝是爱我们的上帝,祂最看重的不是我们做不做错的事情,而是做错了事情,我们能不能回转到祂面前。只要我们回头,祂都愿意接纳我们。就好像我们的父母,孩子总是会犯错的。父母不能不允许孩子犯错,但是每个父母都愿意帮助孩子纠正错误。也正因为我们信主以后还是会犯罪,会做上帝不喜欢的事情,所以才每天都需要到上帝的面前来认罪悔改,才需要上帝每天洁净我们。如果我们每个人信了主以后,就再也不犯罪了,那么我们信了主就不再需要上帝了。对不对?”

        “可是,我怎么和上帝认罪悔改呢?”

         “圣经上说,人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不义。所以,你和上帝说,告诉祂你做错了什么,祂是愿意饶恕你的。”

        “雅歌,谢谢你。”白雪眼神里充满了感激。

        “上帝真的很爱你,我也爱你。下次这么大的事情别一个人扛着了,多辛苦。把一切的重担卸给神,祂顾念我们。也可以和我分享,至少不用自己一个人挣扎这么久。”雅歌的语气里满是怜惜,全然没有半点责备。或许,这也是白雪愿意和她聊的一个理由吧。换做别人,随便拿出点道德标准就可以把她压垮了。但雅歌从来不带有色眼镜看她,即便做了这样的事情,雅歌仍然爱她,关心她,就好像是她的小姐姐一样帮助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