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因为爱情 (任他明月下西楼)

        “牵牵绊绊,磕磕碰碰,犹犹豫豫犹犹。不言盛景,不叙深情。”白雪随手在日记中写下。她多么希望有一天可以与顾衍一同读到这些日子以来她的心路,再回首时,发现一切都是值得的。在她青春年少最美好的时光里,遇见了最好的人,还有什么比这更值得庆幸的?

       一大早忽然收到一封邮件,竟要出差南下两周。白雪定了最迟出发的机票,给顾衍发来信息,“我今天要出差,夜里的航班。”“你今天要加班吗?我送你去机场。”

       还不到下班时间,白雪早早给顾衍发了信息,她只想去找他。出了公司的大门,顾衍的车已经到了。

      白雪拉着顾衍的手,“我不想走,我不想去出差。”

      “这些无法改变的事情,就不要去想了。我也不希望你离我那么远。”

      “那你会不会想我?”

      “我是不会让自己去想这些不开心的事情的。”见白雪楞了半晌不说话,顾衍叹口气,只好承认,“我会想你的。”

      “没关系,我两周就回来。”白雪不忍见顾衍难受,原本任性不开心的语气变成了柔声安慰。她想了想,“我能提一个要求吗?”还未等顾衍回答,白雪又说道,“不行,我不能和你提要求。”

      “你看,你其实还是有要求的。”顾衍笑她。“说吧,我看看我能不能做到。”

      “唔,我从小不擅长和人提要求,还是算了。”

     “你说就好。大不了我做不到的也不过是算了。”

     “我不在的日子里,可以每天给你写邮件吗?这样,我便觉得你还在我身边。如果,你不想看见了,也可以拒收,但是别让我知道,那样我会很没面子的。嗯,我觉得我应该表达清楚了。”白雪终于鼓起勇气说完了这番话。

      “这有什么难的。我答应你。你这是要考验我多年不用的文字功底吗?”顾衍笑道。

      “或许我只是考验我自己的呢?我也多年没有写些什么了。”

       才刚分别,便开始想念。白雪大概是第一次这样真切地感受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在飞机上低头看万家灯火,她寻寻觅觅想象着顾衍就在其中为她亮了一盏灯。她随手拍下夜幕中的云,在手机上开始给顾衍写邮件。

“亲爱的顾衍,

        这是我们的第一次分别。等你看到这封邮件的时候,我应该已经到了。在飞机上坐着不舒服,才发觉是心里的不安,原来我是这样害怕离开你。我多想一直赖在你身边,哪里都不去。回想这些日子与你携手出入,实在是我曾盼望了许久的生活,正好每次回头你都在,都有你。

        此时窗外下起了雨,想起童年时最喜欢在雨里踩着小水坑,一脚把水踢得好高。那次在雨里你第一次为我撑伞的场景,我记忆犹新。谢谢你关怀备至的爱,让我活在玻璃罩中,不遇风雨,不用流离。漂泊了许久的一颗心,终于想要安定。我无需喝很多地方的酒,也不想行过许多地方的桥,却已经在最好的年纪爱过一个最好的人,而你就是这个人。我希望有朝一日你能够陪伴我再走一遍所有我曾经一个人走过的路。那是一个小女孩不切实际的梦,却只要你在。愿从今往后的每个当下都足够美好无需回首。这一路,丢了许多无处安置的情绪,就好像五颜六色的玻璃瓶子拖了一地。既然我们都懒得收拾,好不容易翻箱倒柜找出的情绪,就任它在地上铺了一地罢。那我们走过岂不是一直有清脆的瓶子碰撞的声音伴随?这些情绪,是你的,也是属于我的。我从来没有像喜欢你一样喜欢过一个人。

       夜幕中的云好安静,而我,现在就在云上思念你。低头在这个城市璀璨的灯光中找不到你的影子,却明明知道你在其中的一盏灯下,便觉得安心。我知道你在。谢谢你一直耐心陪伴,絮絮叨叨说了这些,不知所云。

       愿你醒来又是美好的一天。愿你梦境里有我的笑颜。

                                                                                                           爱你

                                                                                                                           小雪”

      修修改改了许多次,终于到达了。刚下飞机,便先将邮件发出了。白雪迫不及待地想知道顾衍的反应。单只是想到他,笑意不自觉地渐上眉梢。机场的背景音乐恰是那首《因为爱情》,“因为爱情,怎么会有悲伤,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样。”多应景。像白雪这样深深陷入了爱情中的女人,哪里还有时间去悲伤?

       过了大概一个多小时,明明已经过了午夜,却收到一封新邮件。顾衍仅回了她一个字,“阅”。不知为何,白雪竟一点也不生气,因为该写的,都已经在其中了,她不求他回复同等的思念,只要他看见她的思念,便满足了。

       “你还没睡。”白雪忍不住给顾衍发了信息去。

       “我只发了一个阅,你会不会生气?”顾衍打来电话。

       “不会啊。你愿意花时间去读这些心情,我已经知足了。”

       “你真是让人心疼的孩子,平日里藏了这么多情绪,都放在我这里吧,我来替你保管。”顾衍微微叹了口气。“其实我原本想逗逗你的。可是我花了一个多小时写的邮件在复制剪贴板里找不回来了。”

       “嗯?”

       “我花了一个多小时给你回复了邮件。发送之前想逗逗你,于是把我写的部分剪切下来了,先给你回了个阅。结果,那些文字都没有了。”顾衍的语气带了些沮丧。

        “再给你一个小时,你慢慢写。哈哈,笨。”白雪忍不住笑他。这种时候,白雪这样的人,是绝对不会带一丝同情心的。

        “算了,还是直接告诉你吧。我写不出来了,都忘记了。”

        “你一定是老年痴呆了,要不然记性怎这么差?”白雪瞅着机会便笑话他。她好像想到了什么,又顿了顿,“如果,如果你真是老年痴呆就好了。”

        “为什么?都说用脑过度的人容易老年痴呆,我总有一天会老年痴呆的。”

        “如果你老年痴呆了,就来找我,我照顾你一辈子好不好?”

        “如果我老年痴呆了,绝不再见你,那是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我不会希望你看到我那个时候的样子的。”

         “如果你老了,痴呆了,不认得路了,我就把你天天关在家里陪我。唔,我心情好的时候可以牵你出去溜弯儿。”想到这里,白雪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看吧,我如果痴呆了会被你关起来,多可怜。”

          “我想照顾你嘛。你比我大,肯定是你先痴呆了,那我就用我剩下的时间照顾你,好不好?”

          有些时候,顾衍实在拿这个异想天开的小女孩没有办法。她这个年纪,又怎会想到,有一日若是他痴呆了,不记得时间不记得空间,或许还挂着口水,生活不能自理,她年纪轻轻的又怎会有耐心真的来照顾他?因为爱情,不过是暂时因为爱情,她把所有生活的现实都理想化了。

          然而顾衍不明白的是,白雪的每一句话都是用心说的。她并非想象不到有一日顾衍老了以后的样子,她并非没有想过他什么都不记得甚至有一日会忘记她。可是她不介意,她不介意陪他终老。她不介意那个不再体面的他。现在她不能与他在一起,她惟一能够求的便是等他老了若是他身边无人照顾他,至少她可以为他温粥。因为爱情,即便想到老了以后的场景,都是甜蜜。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