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如履薄冰 (任他明月下西楼)

        有时候,白雪觉得,她与顾衍之间的爱情如同一场夏日狂想曲。夏天,适合用来幻想些浪漫的事情,如同五颜六色的泡沫。等到秋天或是冬天,当气温渐凉,人的心也慢慢沉淀下来,寻回了理智,认清了现实,这些泡沫便会一一破裂吧。就好像行走在冰面上,你不知道何时会掉下去,却贪恋极了这在薄冰上行走的快感,以及冰面倒映出来不切实际的美好幻景。

       “你在想什么呢?”顾衍见白雪看着窗外出了神,拿手在她面前晃晃。

        “我在想,你等我十年八年可好?到那时,你便不能再折腾了。只能安安分分和我在一起。”白雪轻笑出声。

        “等你十年八年,到时候只有你折腾我份儿了。我到时候都是半截骨头入棺材的人了,哪敢折腾你。”

        “哎,算了,不想那么多啦。看路就好,走到哪算哪儿。或许,就有分岔路口呢?”白雪语气中微微带了些无奈。这样含沙射影的话,确实不适合从她嘴里出来,带了些苦意。

       “嗯,你看路,我看你,就这样走下去吧。”顾衍看白雪的眼神就好像看一个天真无辜,涉世未深的小女孩,有宠爱,也有几分怜悯。

      “你想说什么?”白雪一下便捉到了顾衍一闪而过的欲言又止的神情。

      “在路上这种状态,有时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的生活里的事会令你扫兴。而你所处的位置,你的生活却令我惊艳。突如其来,不在我的意料之中,而我却很享受你的存在。”顾衍苦笑,白雪是这样聪明的女孩子,很多话,不知道从何说起,还是罢了,她未必不知道。

      “什么事呢?”白雪假装不知,她并不想提到这个话题,可是话到此处,又不得不说些什么。她的心好像吊在了嗓子眼,她害怕顾衍说出他的实情以后便会离开她。她想要听到他告诉她,却又害怕这个未知的答案会带来什么后果。

       “没什么。”他原本看着白雪的眼睛忽然黯淡了,低眉看向了别处,他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个女孩子。他心里知道他是爱她的,只是世事不由人。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从口袋中拿出一个盒子,“这是给你的。”

       白雪接过小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条链子,是她很喜欢的一个系列,只是一直没能忍痛去买。中间最出名的两款,一款叫依恋,一款叫双生。而手中这款,正是双生。“为什么是双生?”

       “造化弄人,先生者罪。”有那么一刻,顾衍恨透了自己比白雪年长了这九岁,若非如此,他不会早早成家,不至于在这个尴尬的年纪遇见自己想照顾一生的女孩子。而此刻,他有家庭的责任,还有他的孩子。“我羡慕极了那些与你年岁相当的人。”顾衍叹了口气。

       “不要责怪自己,这不是你的错。”白雪记起了她十七岁那年写下的爱情哲理:相逢,不是恨早,就是恨晚,只是,不论早晚,都免不了分别。面对命运,人是多么多么渺小呀,可是我偏偏想和你在一起,我偏偏想与你一辈子也不分离,白雪是那样任性。“我爱你,我就是爱你。我早就爱上你了。”她过去总是不屑于这样直白的表达,而此刻,她再不想掩饰了,她就是想要他知道。

       “你为什么会爱上我这样一个人呢?”

       白雪想了想,“你读过小王子吗?”

        “我知道那本书。怎么了?”

       “读完你就知道了。”白雪眨眨眼睛。

      那一整个下午,白雪带了顾衍去浮世清欢,顾衍低头读着小王子,白雪带了些设计的图纸去看。桌上是一壶茉莉清茶,白雪给顾衍斟茶的一瞬间,忽然有个词跳入她脑中,“举案齐眉”。那是她最理想的爱情,有一日为这人端茶倒水,甚至洗手做汤羹,他也敬她爱她,关心她的每一个细节,在意她的每一个念头。

      “我知道了,你是说我是那个蘑菇。”顾衍忽然抬头对着她笑。

      “你是忙得和蘑菇差不多了,但是你不是故事里的蘑菇。”

      顾衍不时偷看白雪一眼,抿着嘴角,又继续低头看书。白雪并非没有察觉,眼睛成了弯月牙,却抿着嘴硬是将笑意咽了回去。

      夕阳西下,淡玫瑰金色的云在山头点缀着暗淡了的天空。时间竟过得这样快。

      “我读完了。然后呢?”

      “你是故事里的小王子。”

      “我要为我的玫瑰花负责。”顾衍坚定地看着她,好像她就是他要守护一生的玫瑰。

      “是啊,可是我不是你的玫瑰花,我只是那只小狐狸。在小王子孤独地来到地球时,陪伴他,直到他回去。若是他愿意留下,我便也陪着他,到世界的尽头。不论如何,我总是要等他的。”

      “你放心,你没有你想象的那样微不足道。我们未必走不到分岔路口。”顾衍好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说出这句话。即便如此,在他自己听来也甚是无力。“如果实在输了,那我也认了。”

       “呵,你是不会输的。输的那个人只能是我。”

       “输赢不是我们两个之间的比较。是我们两个都输给命运。”顾衍的话里微微泛了些苦意。

       “我们还是看路吧,或许下一个转弯以后就柳暗花明了呢?不要去想那么多了。”白雪努力地回避这个话题。她是这样地想知道答案,又这样害怕知道答案。

       “你这是在给我洗脑呀。”

       “我觉得更像是给我自己洗脑。”白雪撇了撇嘴,叹了口气。

       “你还有什么指示,我都拿本子记下来,我什么都听你的。”顾衍忽然像个孩子一样,只想对白雪百依百顺的,他也不愿意再去想了,倒不如都听白雪的,她说了算。也避免了他去思考这个问题。

       “唔,那我要求什么都可以吗?”白雪倒是借机想了想。

       “我什么都听你的。”

       “好,那你以后开车不许看手机。你得答应我,你自己说的。”白雪屡次发现顾衍开车时给她发信息,正好趁此机会让他改了,心里一阵甜蜜,脸上是隐藏不住的笑意。

       “好,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你。”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白雪仰脸看着顾衍。

       “傻丫头。”顾衍轻轻摸摸白雪的头发。他多希望自己能够年轻十岁,便有足够的资本去追求白雪,去陪伴她,珍惜她,与她过一辈子。只是这些还未说出的话,怕是永远不会有机会说了。他知道她是一只风筝,自己只能在这个时候守在她身边,时候到了,他就该放手,剪断这条线,她才能够飞得更高。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