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自欺欺人 (任他明月下西楼)

       零星的几盏路灯照亮着前面的路,白雪夜里睡不着,趴在窗口,听着外面淅淅沥沥的小雨。她拿起手机,想要给顾衍发条信息,打了几个字,又匆匆删掉,害怕自己会打扰到他。将手机放回床头,过了几分钟,又忍不住拿起。反反复复数次,她也对自己显得有些无可奈何。干脆又上了顾衍在一个论坛的主页。她每次想念他时,便看他的主页,从他三四年前的日志,一直往后翻,一个字一个字地看完,其实早已印在心里。白雪向来是好记性的人,看过几遍就悉数记住了,更何况是每晚睡前成了习惯。她自己并非不知,这些事情,不会给她带去什么,只会使她显得更渺小,更渺小。

       还记得最初认识顾衍,便是在这个论坛上。白雪见人就招呼,活泼得全然不似她生活中的样子,也在主页发过一些自己的设计。后来顾衍对她的设计发了评论给过些建议,也来回发了几次信息。后来才得知顾衍与她的广告公司有生意来往,从那以后便指定了项目让白雪去做。

       惟有顾衍的相册带了密码,白雪从来不曾进去过。无意想到,顾衍的生日是11月21日,白雪试了试,竟打开了。那一瞬间,白雪愣了半晌。他的相册中有一个女生的自拍,还有一个孩子从刚会爬到能够站着的照片。不对,不对,顾衍怎么能有家庭?他随时想找白雪时便来找白雪。白雪记得她刚与顾衍认识的时候,他每晚下班后从不直接回家吃饭,开着车在外面兜风一两个小时才回去。后来与白雪通电话,有时白雪聊着聊着便抱着手机睡着了,顾衍也没有舍得挂,听着她的呼吸声手机开了一整夜。一次白雪夜里醒来,发现顾衍还开着手机,便大声学狼叫,“嗷呜,嗷呜”把顾衍闹醒。顾衍竟然也不生气,“在这个时候让我睡不好,我应该是要生气的,明天一早还要上班呢。可是你这样……我都没有办法对你生气,怎么办。”这样的人,哪里像是有家室的。

       白雪看了一眼日期,那些照片都是四年前发的。或许,那是他的侄子或外甥?抑或,他已经与太太分居离婚?白雪不是不聪明,像顾衍这样成熟稳重又事业如日中天的男人,到了这个岁数没有家庭也令人难以置信。只不过,在这之前,她故意蒙蔽了自己的眼睛而已。她忽然记起之前为何对顾衍有好感的同时仍然做着何宇的女朋友。敏锐如白雪,最初认识顾衍的时候她就怀疑过,只是在何宇离开的打击下,与顾衍的温柔中,白雪选择性地故意使自己忘记了这事。直到如今,白雪还在给自己找各样的借口来证明顾衍是可以和她在一起的。

       夜里想这些事情时,最难熬。白雪心里默念着,只要没有找到证据那个孩子是顾衍的孩子,她就当这一切不是真的。然而她的眼睛在顾衍论坛的主页,以及个人信息飞速地扫过。白雪过去从来没有这样仔细审视过他的主页,她在他的关注人里面一个又一个地搜。有一个号映入她的眼帘,肯定也是他的,白雪太了解他了,包括他在论坛上取名字的惯用方式。点开那个号的论坛主页,白雪一直翻到了四年前的一条状态,你是非要赶在今晚出生吗?后面紧跟着一条,儿子,我的儿子。虽然没有任何照片,却已经证明了一切。白雪又继续向下翻,中间有一条的“我爱你”,圈了一个人,与他的那个号是情侣名。明知再找下去只会给自己带来伤害,白雪还是翻了翻她的主页。照片中的孩子便是顾衍的相册里那一个。没有多看她的状态,中间一句“果然婆婆不如妈”,白雪心下了然,也知道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那一刻,心如刀绞或许都难以形容这样的感受。循着这些蛛丝马迹竟也被白雪找到了她需要看到的一切答案。她一下子明白了为何顾衍说的,不能够带给她什么,只会推她入深渊。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虽然夜色已深,白雪还是忍不住给顾衍发了信息。她想从他口中听他亲自确认,或是带着侥幸等一个否认。

       窗外琳琅的路灯像流泪的星星在雨夜里一闪一闪。万一,万一他承认了呢?承认了又如何?不承认又如何?白雪只知道自己放不下他。既是放不下,又何必冒着失去他的风险去问他呢?不如作罢。

        “嗯?你说。”顾衍午夜醒来迷迷糊糊看见白雪发的信息,仍是回复了。

        “没事了,你睡吧,安。”白雪在适才的几秒钟里做了决定,她像一个鸵鸟一样把自己的头埋入沙土,就当那些都不存在好了。她心里有一种祷告的渴望,只是偏偏上周查经刚学的十诫里面说的“不可贪恋别人的东西”,仿佛是一种无声的指责与控诉。白雪没有办法到神面前,她在知道所有后果的前提下还做了这样的决定。她知道她冒的风险是有一天顾衍回归了家庭,再不与她联系。不是没有预料到那一步,只是顾衍对于她实在是一个太大的诱惑,她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人这样疼爱她,深入骨髓。心里仿佛对这位神多了一些埋怨,“为什么好不容易遇见一个深爱的人却没有办法在一起?如果注定不能在一起,为什么神要让这个人出现?”白雪虽然嘴里默念着,心里却知道,这个决定是她自己冒天下之大不韪做的,作茧自缚,该她承受的,非她承受不可。她第一次感受到犯罪的后果带来的苦味。

       明知道不该继续,从一开始便被雅歌屡屡提醒,可是她仍是固执地放任自己这样奋不顾身。就好像徐志摩说的那句,“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记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见你。”白雪忘记问自己的是,这样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的“爱情”,真的是爱情吗?所有的爱情都是排他的,如果真的爱上了一个人,又怎么容得下这个人心里或是身边有别人?白雪以为的爱情就是陪伴在这个人身边,只要他在便好。却忘记了还有一句话叫做“所有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呵,人都善于自欺。得过且过,能自欺一时,便算一时。只是麻药的药效是有时长的,一旦过了药效,那样的疼痛要独自承担,白雪连想都不敢想。

       记得前几日顾衍下班后约了朋友出去吃饭。直到十一点也没有给她打电话。白雪发了条信息说,“你如果在十二点之前没有找我,以后就永远别出现了。”于是过了半个小时,收到顾衍的信息,“刚刚和朋友喝完酒送他们回家。手机没有电了,刚充上。”见白雪没有回复,他又打了电话来,“我今晚喝了好多,头疼得厉害。这个时候还能想着回家给手机充上电来回复你,你就该知道我有多爱你了。幸好十二点以前到家了,你不要不理我。”白雪在电话那头感动得不知所措,也只好遮掩了自己的情绪,只是说,“那你快去休息吧。我也爱你。”便挂了电话。

       每一次,顾衍总是能够在不经意间给她带来那么多被关注被爱的感觉。这些感觉就好像毒品一样让她上瘾。她一时半刻看不到顾衍的信息便可以整个人发狂。李宗盛的歌用在这里倒是恰到好处了,“想得却不可得,你奈人生何。该舍的舍不得,只顾着和往事瞎扯。”明明岁数不大,却偏偏爱这种老男人的歌里的沧桑感。或许的确是这样,爱过才会知情重,醉过的人,知酒浓。

        满腹心事或许便是这样,知道了最亲近的人的秘密,明明因此伤痕累累,却还要为了不失去他保持微笑一脸天真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大概这就是最遥远的距离了吧。

        看见他时,他很近,近的如同额上忽然落下的一枚轻吻,想念他时,他很远,远的如同隔了万水千山也不见踪影。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