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灵魂深处 (任他明月下西楼)

       周日一早,雅歌的电话就进来了。幸好提前煮了咖啡不至于稍后瞌睡,白雪将咖啡往嘴里强行灌了一大口,满嘴都是苦涩,她只好无奈地匆匆穿上鞋抓着包就下楼了。

        “吃早饭了吗?”才刚上车,雅歌的声音就从前座传来。“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吃?”白雪吐吐舌头。雅歌递来一包糯米饭团,“喏,你最喜欢的干菜味。”“骆雅歌,你真是太懂我了!你真是世界上最好的人!”白雪接过糯米饭团,感激涕零地看着雅歌。“哈哈,天父可比我爱你多得多了。”雅歌随口说道。“快吃吧,一会儿我们的会堂里可是不能吃东西的呢。”一口咬下去,带着干菜特有的香味,濡濡软软,嚼两下唇齿间就都被糯米的清甜充满了。这是白雪大学期间吃了四年都没有厌倦的早餐,骆雅歌记得比何宇都清楚。

        到了教堂里,雅歌拉着白雪坐在前几排。白雪抬头,台前的正中心挂着一个十字架,今日似乎格外显眼。有个年轻男子走到台上,邀请大家起立来唱歌。白雪依稀记得,第一首歌叫做《爱,我愿意》,随着钢琴声缓缓响起,“十字架上的光芒,温柔又慈祥,带着主爱的力量,向着我照亮……”白雪的心好似随着这歌慢慢沉淀,沉淀下来。她只觉得过去一直装满了各样嘈杂声音琐碎事务的心,一直浮躁在这繁华世界的心,好像找到了归属。她过去就仿佛在一条黑暗的隧道里行走,没有目标,没有方向,没有盼望,因为人的一生到最后都不过是死不是么?或早或晚,又有什么区别呢?可是墙上那个十字架却好像真的会发光,要照亮她的心。不,她退后了,抗拒地走回到黑暗里去。不可能,她可不要做“宗教人士”。可不能因为这种感觉就迷失了自我。白雪心里暗暗地提醒着自己。

        随后,一个牧师模样的人走到台前。大概是因为他秃头,所以白雪才这样形容他。“弟兄姐妹朋友们平安,今天我讲道的主题是罗曼蒂克的爱与上帝的爱。”直到如今白雪还记得他的开场,与后来她在许多教会听过的讲道无异,只是这个题目当时一下子就进到她的心里去了。时隔多年,白雪早已不记得那个牧师说过什么。只是让她记忆犹新的是,牧师指着台下所有的人,说,“罗曼蒂克的爱是会随着感觉消逝的,如果婚姻建立在这样的爱之上,有一天你的所谓“爱”的感觉若是没有了,婚姻将何去何从?然而从上帝而来的爱却不是这样。上帝呼召这个人,他定意爱你,一生爱你,不论贫穷富有,不论你漂亮丑陋,在他眼里你都将是最美的女子。因为上帝本身也是这样爱你的。”白雪这辈子都没有想过,若是有一天她毁容了,病重了,残疾了,生活不能自理了,会有一个人依然为她耐心守候,依然爱她如初,这怎么可能?只是牧师举了几个教会当中的例子,使她不得不相信,世界上偏偏真有这样的爱。她自上高中以来开始与不同的人谈恋爱,她只是渴望一份可以保存得长久一些的爱,可是最后都以闹剧收场。白雪是这样没有安全感的女孩子。她以为她自己只有外貌是可爱的,因为那些男孩子看重的,真正爱的,都不过是她的外表。白雪从来没有想过,在世界上,可以有一个人,了解她所有的黑暗面,知道她所有丑恶与不堪,却仍然能够爱她,爱她整个的人。不论她变得如何,他都定意爱她,甚至不惜为她舍命。这样的爱,单是想想,就足够人感动到泪流满面的了。白雪那天的情形便是这样。

        “神将自己启示给我们,神就是爱。祂爱我们就爱我们到底。祂差遣祂的独生爱子到世上,降世为人,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为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白雪低着头,我哪里有罪了,我才不需要耶稣为我死呢。这个念头只是一晃而过,随之而来的是一幕一幕,她曾经写信给那个插足她父母婚姻的女人咒诅她去死,她曾经为了报复一个女孩子插足她的感情令她几次轻生,她曾经讨厌家人偏袒表妹偷偷捉了她的兔子丢到水里淹死,她曾经拿身边同学已逝的亲人开玩笑嘲讽他没有父母生养……这些,都是罪吗?白雪心里有一个声音问自己。她想摇头,却无法否定。她心里经常有很多很坏很坏的念头,有的是因为嫉妒,有的是因为恼恨,有的是因为纷争,有的是因为贪心,有的是因为诡诈。她知道自己不好,却从来不愿意承认,并且多加掩饰便好,没有人会知道她实际上是这样的一个人不是吗?于是给自己戴上一层又一层的面具,用一个又一个的谎言遮盖自己内心的想法,终日疲于算计。白雪用手背抹了抹脸上的泪痕,她不想这样了,她不想过这样的生活了。

       无意间瞥到雅歌正看着她。白雪轻声说,“我没事,就是困了,忍不住,一直打哈欠,流了许多眼泪。”雅歌递来一包纸巾,又抱了抱白雪,“上帝爱你的。”

        “不论你今天如何,主耶稣定意爱你,祂已经为你的罪上了十字架。你愿意接受这份白白可以得到的恩典吗?”台上的牧师声音越来越大。白雪心里一个声音提到了嗓子眼,“我愿意。”她分明听到自己的心这样回答。在牧师的祷告最后,他忽然说道,“如果你今天愿意让主耶稣做你生命的救主,请你举一下手。”白雪的两手交缠了许久,最后慢慢地举起了手。她虽然不明白举手代表着什么,但是她知道并非她自己愿意,而是那时有一股力量将她的手托起来。很久以后,她才得知,那个主日,坐在她身边的雅歌为她祷告了一个上午。

        “白雪,来。”趁着众人都还闭着眼睛祷告的时候,雅歌拉着白雪走出了大堂。“这是教会的小书房,坐。”白雪仍是一脸疑狐地看着雅歌。“恭喜你,愿意接受主耶稣了。”雅歌脸上是充满爱的笑容。“可是,其实我没有明白这个仪式是什么意思。”白雪决定先听听雅歌怎么说。“约翰福音一章十二节说,凡接待祂,就是信祂名的人,祂就赐他们权柄,做神的儿女。从今以后,你就是神的女儿了。但是在这个之前,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嗯,你说。”“你相信世界上有一位神,祂创造天地吗?”“我不是很相信。换做以前,我是完全不相信的。”白雪又想了想,“或许,是有的。说世上有神也很合理对不对?”她有些动摇了。雅歌看着她的眼睛,“你想想,你相不相信世界上有一位起初的创造者?要不然世界从哪里开始呢?你相不相信世界上有一位,是高于所有人的存在?”白雪有些疑惑,“雅歌,你觉得物种起源和进化论可以解释世界的开始吗?”“人的存在不是偶然的,如果人只是猴子进化而来,由分子碰撞随机产生,那么每一个人的生活都毫无意义不是吗?更何况,由科学计算的话,从气体分子随机碰撞产生有机物的概率是十的三百九十次方。这只是形成有机物的开始,后面还要形成生命体,然后进化,才有了人。不论是从感性还是理性的角度,你能够接受进化论的解释吗?”白雪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相信世界是上帝创造的了。”“下一个我要问你的问题是,你相信世界上每一个人都有罪吗?包括你自己。”白雪眉头紧蹙,“什么样才叫罪呢?”“圣经上所说的罪不仅包括人的罪行,就是犯罪的行为,也包括罪性,就是犯罪的倾向,比如心思意念上对别人的恨,嫉妒,都是罪。”白雪有些气馁,“这么高的要求,谁能达到呢?世上人无完人,怎可能有不犯罪的人?”“正是因为众人都犯了罪,才需要主耶稣上十字架的救赎呀。因为人如果犯罪,就是不圣洁,是不能到神面前的。主耶稣在十字架上以祂自己为赎罪的祭物,用祂的血遮盖了我们的罪,我们才能够重新到上帝面前。”白雪想不出能够有什么可以反驳的,“你说的话,逻辑倒是不错。我也愿意相信。”“那你愿意让耶稣做你的救主,一生来跟随祂吗?”“耶稣不是已经死在十字架上了吗?既然他已经死了,我又怎么来跟随他呢?”雅歌坚定地说,“祂是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了,但是死后三天又复活了呢。”白雪看着雅歌认真而坚定的神情,她知道雅歌不会骗她,“我也愿意相信。我想世上如果有一个人能够改变我,就是这位耶稣了呢。”“那你现在愿不愿意和我做一个祷告,就是把我刚刚和你分享的自己和上帝说。这个祷告的意思就是你告诉上帝在这个时候你愿意相信主耶稣。”白雪的神情露出一丝为难,“可是我不会呢。”“我可以带你做这个祷告,我说一句,你跟着我说一句就好。”

        “亲爱的天父,我愿意相信你是创造天地的主,我承认我是一个罪人,我愿意相信主耶稣为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死后三天复活。我相信主耶稣的宝血遮盖了我的罪。我愿意一生跟随你。感谢主,奉主耶稣的圣名,阿门。”

        背景响起一阵音乐,“祂替我舍身,罪债全还清,无数罪孽污秽心,祂洗我白如雪。”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