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心里面的东西

过去,我是不太看自己的心的。以至于很长的一段时间,我外面表现出来的行为似乎无可指摘,而只有自己知道这些背后到底有多少是出于神的。我一直以为自己可以给出很多,我原本便是很知道如何去处理很多事情的人。却从来没有看到过自己里面的需要。

直到今日,在教会的查经小组中分享到最近一次与母亲交谈。她又提到要给我钱,使得我有些生气,只觉得说了这么多次不要她给我钱了她还不停在提。她表达了对我的担心因为她不知道我的金钱将会从哪里来。而我简单告诉她,我的神会供应我。说实话,我自己暂时也并不晓得下学期的学费会从哪里来,但是我相信耶和华以勒的神,祂必为我预备。所以在此事上,我从未担心过。只是有些反感母亲的担心,指责她杞人忧天,甚至对她说了一些很严厉的话,比如告诉她这便是有信仰与没有信仰的区别,因为我知道我相信的神会供应,而没有信仰的人只会凡事忧虑。

我甚少与人分享我和父母的关系,如同我在念本科时甚少与人分享我的学习那样。自幼便学会了报喜不报忧,但凡有做得不好的,就如同伤疤一样怕被人揭开,怕被人知道里面的疼痛。我知道我的父母其实并没有那么糟糕,只是他们一直在用他们的方式爱我,而我里面又是性格很强,或者说很固执很不愿意顺服的人,以至于稍有不如我意便心生抵抗。在和父母的关系上,我远远没有在教会中表现出来的“顺服”。最近在教会学习了教养儿童的课程后,渐渐明白,很多时候我做很多正确的事情是因为我知道这是对的,但与顺服无关。如同在教会我非常尊敬我的牧者,顺服权柄,其实更是因为在我的判断过后,我觉得我的牧师说的是对的,所以我愿意去做。但那不是真正的顺服。就好像我明知道父母是神放在我上面的权柄,而我甚少听从他们,并且大部分时候因为他们不信主的缘故,我总是能够在他们的想法中挑刺,换句话说,也是借机给自己找不顺服的借口。感谢神光照,这其中是多少的自以为义呀。若是我在这世上连不断为我做出诸多付出的父母都无法去爱,那我对别人的爱是什么呢?或许还是渴望被人认可吧。

忽然想起,刚成为基督徒时,我特别羡慕教会里长大的孩子,直到如今都是。因为他们中大部分人花很多时间在教会事奉不会被父母反对,还有很多人从小便有父母为他们在神面前切切祷告呼求,他们的父母会不断向他们传福音。而对比之下,我有些自怨自艾起来。我的父母,有着根深蒂固属世的价值观和世界观,他们觉得我在教会中花的时间是浪费,他们看不起我的事奉,他们事事除了忧虑什么都做不了。换成别的弟兄姐妹或是慕道朋友的父母,我或许就心生怜悯能够去理解他们去好好向他们传福音了。然而当自己的父母这样时,我却竖起了全身的刺想要去戳他们去扎他们的心,因为我不喜欢这样的相处方式。当然,不排除别人的父母尊敬我所说的并会确实地思考有关福音的问题,而我的父母看不起我所说的福音,他们会打断我热情分享的福音,然后直截了当地问我以后要做什么样的工作,留在美国还是回中国,毕业后会有多少月薪,几时准备交男朋友解决婚姻大事。各样的问题如潮水般袭来,我原本在其中凭着神赐的一点点信心挣扎甚苦,好不容易交托摆上了,父母又不断催逼。这样的感觉实在难熬。

原来,在我的生命里,我一直将父母看作了最不可爱的人。或许是从小便不愿意顺服,所以总是想要逃离,不喜欢被管教,不喜欢被约束,怕极了父亲板着脸,也厌烦极了母亲的絮絮叨叨。离开家以后,从未想过家,在外过了六个农历新年,也从未觉得回家与家人过有多值得。有句话说,原谅我一生放纵不羁爱自由。其实,哪里是爱自由,分明是罪性中的不顺服。我一直以为信主后,开始对人学会了理解体谅,尝试着去爱虽然屡受伤害,也开始对人怜悯。然而当看见自己对待家人的光景时,才发现或许我从未在乎过他们。可能是自幼便离开家在外求学,初中时便开始住校。我与家人的关系并不那么亲近。所以有时回到家甚觉陌生。每次回国父母各自请假开六七个小时的车亲自到上海接我,母亲每次看着我眼睛就红了一圈,她会像一个小女孩一样欢呼雀跃着跑到我面前抱抱我。而我却肢体僵硬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我的心底里是与他们不亲近的。或者说,我是个很难真正与人亲近的人。我可以很信任很多人,将很多人看作朋友,可以很关心身边的人,但是长久的与家人疏离使我不太知道如何和人建立很亲密的关系。有些时候,和神的关系也是如此。我知道祂是我的主,我知道我信任祂,我知道祂照看我在世上一切的事,但是我很难像一个孩子一样跑到祂面前开口便说很多心里的话。

过去在家被父母要求成熟,甚少被当成一个孩子一样对待,以及后来离家以后的经历中,慢慢建立起来的城墙,学会了自己照顾自己,看着就好像刀枪不入百毒不侵一般。也喜欢照顾别人,关心别人的需要。却渐渐忘记了自己心里其实也住了一个爱哭想要被照顾的小女孩,长时间以来,我忽略了她的任性,忽略了她的心情,忽略了她的脾气。所以偶尔被人拾起愿意耐心倾听时便一不小心就喋喋不休起来,格外信任那些愿意走近的朋友,连着平日里说不出口的罪也一同分享了。偶尔被问道,明知外面那个成熟的我不是我里面的样子,会不会累会不会辛苦时,我听见外面那个我难过地回答,我有时会觉得自己假冒伪善,因为言行不一。

有时候也发现自己很难表达情感,包括对人的喜爱。于是偶尔埋头做一些小手工或是定一些小礼物送给朋友带给人惊喜时,也只会愣着看别人看见礼物的欢喜,自己站在一旁傻笑。给人送礼物,或是带人吃好吃的,成了长时间以来我表达爱的方式。只有面对小孩子的时候,才敢轻声告诉他们我爱他们。面对父母也是如此,回国前会为他们百般考虑给他们带许多东西,但是真正和他们一起时,却不知道如何表达。明明是挂念他们的灵魂想要向他们传福音,却笨拙地常常适得其反。就好像初中时喜欢前座的男生,会拿剪刀剪他的书包,甚至把饮料倒在他的书包上一样。想到这里,不禁自己都忍不住嘲笑自己,真是幼稚的小女孩。

终于花了些时间,能够审视自己的心,看看自己心里面是怎样的。虽然仍是时常犯罪,虽然时常跌倒,但是感谢神一点一点帮助我看见里面的光景。在这条医治之路上,祂的手牵着我,一路引我向前。愿有一天,能够不虚假地爱人,真正顺服神顺服祂给我父母的权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