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 Made This Happen(神使这一切发生)

       纵然我时常小信,但有那一位却是信实的,从今到永久。
                                         –题记

       我若再不发声赞美神,恐怕连石头都要站起来歌唱赞美神了。于是趁着石头还没有开口赞美神之前,我先讲一讲我的故事吧。

       两个多月以前,在欧洲校园事工的长辈们的鼓励下,终于下定决心要开始申请神学院。开始申请的时候已经是十一月底了。已经得知春季入学的申请,国际学生的的申请截止日期在十一月一号,当地学生的申请截止日期在十二月一号。于是也没有打算申请春季入学的,直接申请了秋季入学的。同时在十二月初与牧师面谈,马牧师听了我想申请的神学院是CIU以后,表示很愿意给我写推荐信。当时只是觉得中间还有好长好长时间,于是和牧师说,不急着写,秋季入学的截止日期在六月呢。直到十二月中旬,CIU的admission advisor与我通话期间问我怎么还没有交齐申请,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那时奇怪,只说时间还长,我也不急。当advisor把我的资料拉出来看的时候,他忽然问我,我看到你有两份申请,一份是春季的,一份是秋季的,我想知道你到底想什么时候入学。我一时疑惑,不对啊,我只申请了秋季的,春季的截止日期不是早已过了吗?思量了一阵,我忽然问他,春季若是可以入学更好,我还来得及申请春季入学吗?他即刻告诉我,还有时间,来得及。你把材料交齐就好。十二月二十二号的时候,马牧师把我的推荐信写好,因为有手写的部分,于是把信邮寄过去了。中间经历圣诞节和新年,还有周末,直到一月初学校才收到推荐信。十二月底的时候,我也第一次寄了官方的成绩单过去,几乎同时在一月初到达学校。而在中间的那些日子,除了等候神,我什么都做不了。虽然中间屡次发邮件去问,都因为材料没有交齐未能得到答复。

       新年期间,去休斯顿参加了一趟差传大会。在大会中也遇到了一些CIU的学生,谈论间问道何时开学。他们告诉我,一月十一号就要开学了。等我从大会结束回到明州已经是三号下午。房子也决定在一月份结束之前转交。然而学校直到四号才有了音讯,告诉我已经收到所需的材料。五号时,忽然想起因为是国际学生的身份,需要转I20。又致电学校去问advisor。很感动的是,一直到晚上八点,advisor还在给我回复邮件,告诉我还需要什么材料,并把他的另外一个同事介绍给我,让他的同事在这一方面来帮助我。令我很感动的是,那个时间他早已经下班,却仍然在为我的事情劳碌。何德何能。于是到了六号,我又与另外一个advisor通话,直到那时,她才看了我的所有材料,告诉我被录取了。六号是周四,正好留了一个周五给我处理转I20需要办理的手续。于是周一开学日的同时,我可以先去学校拿I20并且选课,随后即可开始上课。在最后一刻,我甚至几乎要放弃了,在考虑要不要计划迟些去上学,再给自己一点时间,而神却亲自将每一件事为我成就。在这世上,也只有我们的神能够成就这一切。也只有神会在时间的安排上做如此幽默的计划叫我几乎措手不及。

       不但如此,在休斯顿的差传大会中,无意间,或者说神巧妙的安排,正好遇到了在CIU边上牧会的郭牧师并有幸彼此分享。郭牧师竟主动愿意在我找好住处前为我提供住宿并帮我张罗家具。神连我即将过去所需要的都叫人为我分担了。何等恩典,神就是这样爱我的。

       同时,在去参加休斯顿的差传大会以前,我已经将父母给我的信用卡放进了一个抽屉里。因为他们不曾信主,我当时申请神学院也并没有能够有很好的机会告诉他们。我想既然一生都在神手中早已奉献给了祂,就毫无保留地等祂亲自供应就好。加上自己尚有一些积蓄。同时还有一辆车考虑再三决定卖掉。我每每都想到那个被主耶稣发问的少年官,愿不愿意变卖一切来跟从祂。过去我以为自己必须靠车生活,加之有车子的生活确实比较舒适一些。只是想到,我的那些在宣教前线奋战的弟兄姐妹们,便不再觉得方便的生活有如此重要了。若是我自己可以省下这笔钱,便可以奉献更多给真正有需要的弟兄姐妹。更重要的是,我想这也是操练敬虔不可缺少的一课。在我的一生中,至今为止,我很难有这样的机会需要在金钱上操练信心。因为是独女,父母对我是百依百顺,从来舍不得我吃苦受委屈。然而终于可以依靠神而活,凭信心将自己摆上,将自己的需要摆上,我心里反而有了更多平安。正如那个少年官,我曾经想,若是那时他能够愿意变卖一切来跟随主,那么他的一生也不会有所缺乏,主耶稣必定丰丰富富地供应他。而我,虽然原本有的东西就不多,但也愿意变卖所有的来跟从主。也因着祂的信实,我知道自己必不至缺乏。

      又记得一年半之前第一次提到想念神学院,那时在出国后的四年半里,父亲第一次对我生气,甚至说若是我去念神学院,他便不要认我了。直到一年半过后,想到这话还心有余悸,不愿意因为此事叫他们伤心。2015年夏天回国之际,听妈妈提到一位在美国的学姐,看她们的聊天记录,妈妈的学姐看似像是基督徒。于是回到美国便开始为此事祷告,求神借着别人的口也能够向我的父母传福音。休斯顿大会回到明州以后,又忽然想起这位阿姨,心中有感动,就给她打了电话。在交通的过程当中,得知这位阿姨不仅在社会上大有成就,还是敬虔爱主的基督徒。她邀我分享见证之时,我顺便把心中所有委屈全部向她哭诉。在家中没有人理解,甚至父母对于福音也一直拒绝,念神学院又害怕伤父母的心又不愿意撒谎说诡诈的话。阿姨一直安慰我,并答应我会与我父母谈谈。谁知五号晚上,妈妈告诉我她和阿姨谈了,阿姨把我的顾虑都告诉她了,同时她的口气仍然是很高兴的。我想,或许阿姨告诉了她一部分吧,若是她真的知道我是去念神学院,按我对她的了解,她绝不可能心情仍然这样好。又过了两天,再次通过其他家人谈到妈妈的近况时,才知道我的父母通过与阿姨聊天真的知道我将要去念神学院,他们还甚至愿意祝福我。原来,我不是高估了自己对父母的了解,而是低估了神的作为。中间我屡屡小信,一直想等最后决定了再与父母吐露实情。然而神却让我父母提早了数日就知道了这事,还能够为我高兴,为我祝福。除了感恩赞美,我还能说什么呢?

       我是个容易伤感的人。在聚散离别之时,最易难过。一哭不可收拾。而神也正好叫我匆忙离开,忙得没有时间去感伤,忙着需要搬家整理全部家当,忙到没有太多时间与太多的人道别。或许,这样对于我来说最好。忘记背后,努力面前不是吗?背后再好,也不要因为悲伤情绪而成了前进的拦阻。看哪,前面有更美好的,永远的荣耀在等着我们。

       在每一件小事上,神都充充足足地供应了我的需要。祂亲自呼召,也必亲自带领。愿这一生被祂所用,为祂而活。感谢神使这一切发生,也感谢身边的弟兄姐妹一直为我祷告,不论是在中国、美国,还是德国的弟兄姐妹,若不是这些祷告一直支撑着我给我信心,我不知自己经历这些试炼会如何沮丧。感谢神,因着众人的祷告给我满满的信心与平安。

       亲爱的朋友,也愿这段小小的见证可以成为你的祝福。

       就像神祂自己应许的那般:凡等候耶和华的必不至羞愧。

       

God Made This Happen(神使这一切发生)”的一个响应

  1. 亲爱的田小姐 真的是很开心看到你在主里面的经历和成长 我实在是忍不住想要来留言跟你讲: I feel so pround of you! ^^ 希望有机会可以去visit你 miss you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