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

有人说,人生仿佛一道列车,开往未知的远方。有的人,爱上了眼前这片美景,停驻许久,也终将继续。时光逝去如同白驹过隙,是手中握不住的流沙。转眼,豆蔻年华便可以成为鸡皮鹤发。一生之中,或许告别的不止是那些说好风雨同舟携手不变的同窗与好友,不止是那些零落了一地欢声笑语的湖光山色,不止是那些神采飞扬的韶华正好。还有,还有……

年少之时意气风发,要离开一个地方往另一个去处,甚是容易。苍茫尘世,天下之大又有哪里是无法到达之处。儿时的记忆或许也模糊些,只是听闻医学上也说孩子年幼时对痛的敏感度也低些。或许这样一来,告别便少了许多留恋与痛苦。待到慢慢长大,少了幼时义无反顾一往无前的心。开始变得敏感,对许多事有了反应,或是难过哀伤,或是喜笑颜开,而这些感受,都留在了心里。直到有一天,终于也想要一份安稳的生活,坐在摇椅上摇啊摇,摇啊摇,闭上眼竟是儿孙满堂的情形。却不想,膝下承欢的儿孙也有一日会告别我们,去闯荡他们的世界。于是独自面对迟暮,走到底,人生还是孤独。原来人的一生,这样就过来了,也由不得停留。中间夹杂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告别。

倘若告别果真只是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那样潇洒倒也罢了。谁知道徐志摩当初写这句时心里是否也有遗憾,连云彩也未能带走一片留作纪念,临走匆匆,只够他挥一挥衣袖。自此以后,他满脑子里都是康桥的景,康桥的情。原来很多时候,那些触景生情的痛,是因为我们心里那些不愿意告别之事。抑或,偶尔,我们只是不愿意告别过去那个自己。那时的自己,笑得天真无邪,涉世未深;那时的自己,可以任性不用左右逢源,不用懂得人情世故;那时的自己与人毫无嫌隙,心里简单的如同一张白纸。然而慢慢长大,当自己经历愈来愈多的事情,当自己花更多的时间了解自己,才发觉自己竟长成了自小最厌恶的样子。或许,人本身并没有变化,只是渐渐长大后,需要经历一些事情,才能够真正认识自己真实的样子。于是有时,宁愿回避,宁愿遮掩,宁愿怀念过去的自己。

或许有时候也只是贪恋旧日好景,却忘了花总会败,人总要离别。没有什么能够被我们一直攥在手里,时光不能,友人不能,风景不能,连感情,也不能。知其不可而为之,有人谓之勇。也是,明明知道不可能的事,偏偏还要一试,不也是傻么?回忆,又何尝不是呢?有些时候,我们只是希望能够留下一些永恒的东西,不论是感情,是人,是物,能够留得久些,总是好的。然而这世上并无一物能永存。即便是回忆的事物,也时时在变化。实在没有什么,是能够把握住的。怪不得那么多人宁肯活在当下,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一切烦恼忧愁顾虑都抛之脑后,闭上眼睛,便可以假装这个世界不复存在。却忘了许多该面对的,迟早要来。

只是我们已经认识神的人却无需再为过去感伤。人生,不再只是一列不知开往何处的火车,那些路过的风景遇见的人也不再是徒然,不再是虚空。执着于过去倒不如潇洒告别。定睛在那存留到永远的基业。忘记背后,努力面前,向着标杆直跑。看哪,前面有永恒的荣耀在等着我们。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