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散记忆

幼时少事怎堪提,模糊难记与谁嘻。

年华逝去无留意,安得长久不分离。

许多零零碎碎的记忆,关于工作,以及这群孩子。好似才刚相见,分别却已不远。

犹记得第一天开学,在父母小心翼翼的保护下来到学校的G,哭肿了双眼紧紧拉着爸爸妈妈的手不肯放开的时候,心疼地把她搂在怀中。五岁的小小孩子便要学习与父母短暂的分别了呢。然而在成人来看短暂的一天,对孩子却多么漫长。她哭得很伤心,眼睛又红又肿,小小的身子在我怀里一颤一颤的,只是重复着要妈咪妈咪。终于安慰好她做完了手工,想到妈妈又开始难过起来。最后牵着她的手陪她走到教室门口,看见她抹着眼泪的背影,有些不忍,又知道总有一天她会适应这样的生活,总有一天她会长大。现在她再哭,便问她一句敢不敢和我挑一样游戏玩,她好胜心上来马上擦干眼泪说好啊我一定能赢你。昨日G爬到我身上,偷偷告诉她今天是我的生日时,她开心地搂着我的脖子左右摇摆着给我唱生日歌。G和A最常问我的一个问题就是,“你可以做我妈妈吗”。每次都很嫌弃地皱着眉看她们一眼,“才不要,你们这么顽皮。”

A的哥哥上一年级的时候便以调皮叫我印象深刻。当A第一天来学校时,因为哥哥也在,便毫无陌生径直开始参与到活动中。这个小女孩每次老远看见我都会跑到我身后忽然轻轻抱我一下,或是冲到我面前用力一跳,用双手搂住我的脖子双腿环到我身上,像一只小猴子一样。她就是这样贴心的孩子。每次画完一幅画都会歪歪扭扭地写上她的名字送给我。也是因为她哥哥总是不爱和她玩,总是闯祸叫人生气,还当众开妹妹的玩笑。我对这个小女孩更是怜惜。但从始至终她都说哥哥很好,哥哥待她很好。每次看见她都忍不住抱抱她,这样可爱的孩子。

第一眼见到这个蹦蹦跳跳的小女孩C就被她的圆圆脸和大眼睛萌到了。大家排排队坐地上点名的时候,C忽然和我招手,我走到她边上蹲下身子问她需要什么。她伸长了手拉住我的手问我可不可以坐她边上。我无法拒绝,就在她身边坐下。她故意往我身边挪了挪,然后整个人歪着靠我身上。一次C偷偷告诉我一个秘密,就是她喜欢隔壁班的B。后来我才注意到,每次B的爸爸或是妈妈来接B,C老远看到就能认出,还跑去走廊上等B。而B明显是个情窦未开的小男孩,只会和一群小男孩疯跑。可D每次都乖巧地坐在C边上一起做手工。于是我悄悄问C,你觉得D怎么样,我觉得D很好呀。C说我和D就是好朋友,但是我喜欢B。她一直固执地坚持自己的原则,只喜欢B一个人。也是因为C才开始关注B,他喜欢各种各样的僵尸,就从手机中找出各种图画给他。在室外玩总陪他们一群男生追逐着跑跑跳跳。那以后,每次经过B,他就抬头看着我抱住我的腿不让我走。于是小男生L就会不停告诉B,你快放开她快放开她,还掰开B抓着我裤脚的手。于是也开始觉得觉得这些傻傻的小男生实在可爱得紧。至于L,我至今仍记得一次他很认真地问我,你想知道我小时候过得最烂的一次万圣节吗?看着五岁的他,我不禁笑出声来。还有一次与L抱怨,为什么你哥哥从来不和我玩,我好多次想和他下棋他也不和我玩。L站起来抬头向四维看了看,确认他的哥哥在三年级的位置听不到他说什么,然后偷偷告诉我,我哥哥就是这样,他是个怪脾气的人。

还有BB,她笑起来两只眼睛弯弯的像是小月亮。记得她曾经偷偷告诉我她喜欢我的一个同事。五岁的小小孩子便知道用尽各样办法得到我同事的注意。走得近了就马上逃得远远的,被看见了就故意扭过头去,离得远了又不时想出现在他面前。谈到他的时候满脸都是笑意。突然有一天,她又告诉我她喜欢上了另外一个老师,然后又有一天喜欢上了另外一个男孩子。宠溺地看着她,告诉她,一次不能喜欢太多人喔这样是不对的。BB的个性偶尔又有点作,待我也是。走过来和我说一声要我陪她去上厕所,随口回她一句找别人吧我在忙。她就宁愿憋着站我边上一边告诉我她很急一边又说你不陪我就不去。与她大眼瞪小眼最终也只能向她投降,陪她做她要求的一切事。于是她就会特别得意地看我一眼。我就捧着她的脸,堆满了无奈的神情,坏孩子,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还有下棋时不可一世的男生Ai。Ai已是五年级的男生,年纪大一些,自然也不怕老师一些。平日里总是说不听。但我也从不为难他。直到一日与他下棋,我确实没花多少时间就输给他了。于是过两天下午见他在一群男生中玩游戏,我走到他边上戳戳他,小心翼翼地问他,你可以陪我下一局棋吗?后来才发现自己那时的口气简直与数年前约学长吃饭时一样带着一点点小不安又忐忑害怕被拒绝。他爽快一笑,你等我会儿。又问我是想赢他吗。看着我就像花痴的小女生在他面前点头,他一笑,随口说,你怎么可能赢我。与他下一局便开心得好像飞到天上。仍是这样,孩子心性。

与S在外面打球,S是一个非常喜欢作弊的三年级小男生。明明到手上的球被他一把抢走了。我气得直跺脚他也不还给我。最后嘴巴一瞥,转到另一边,“哼,那我不和你玩了。”S看着我,愣了半晌,缓缓把球递到我面前,“好吧,好吧,我给你就是了。”我接过球,马上笑逐颜开准备进攻。S还是呆在原地,傻傻问我,“你刚刚是真的要哭了吗?”我点点头,“是的呀,你抢我的球我真的会哭的。”于是他就开始好好和我打,也不作弊了。和一年级的Lo玩神奇宝贝的游戏也是这样。要丢骰子丢到特定的数字才能捉到一只。Lo总是很认真地凑齐赢这场游戏需要的所有卡片。而我从头到尾都只是盯着可爱的神奇宝贝卡片,一旦被他拿走就瘪着嘴,“那是我想要的,我喜欢那张嘛。”他就马上递给我。同样的游戏,每天早上都陪他玩,他记得我所有喜欢的卡片。就算他丢骰子拿到了那张卡片也直接给我。甚至一次是和另外一个小女孩玩,她拿到了我喜欢的卡片,Lo就告诉她,那是梦潇喜欢的卡片,你不可以拿。

Ja与Al是最好的兄弟,一起顽皮,一起挨批,一起被罚,屡教不改。不过Ja有多动症而Al喜欢和他一起使坏。一日二人原本选择去外面玩又不听话被同事送进来要做手工。两个对手工嗤之以鼻的小男生就坐得老远不愿过来。于是我走到Al边上轻声问他,你不是有女朋友嘛,我教你给女朋友做玫瑰怎么样?Al告诉我,“可是和Ja都喜欢那个女孩子,我不能在Ja面前给那个女孩子送花呀。”我又问Ja,你想给你女朋友做玫瑰嘛?Ja两眼忽然就两眼发光,问Al说,我们要不一起去给那个女孩子做玫瑰吧?于是开始教他们两个。Al找了蓝色的花茎,Ja问他,为什么你一定要找蓝色的?Al说,你忘了她最喜欢的颜色是蓝色呀。Ja教开始嚷嚷着要蓝色的。Al听到以后在我边上轻声叹气,唉,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说了。Ja做了半天毫无耐心,最后往我手上一丢,“你给我做,做好看一点。我要送给女朋友。”Al就在我耳边说,别做太好看的,这样她就会喜欢我做的多一些。做完以后两个人就用嘴叼着玫瑰花练习一会儿怎么去送给心仪的女生。这世上竟然也有人能叫他们两个主动做手工乖乖做在位置上十分钟之久。

近日与好胜心强的同事下棋,即使他们屡战屡败但总拉着我要和我rematch。早上才刚到学校,同事就问我,想下棋吗。二话不说便摆开阵势,下到中局,设了陷阱看着他们跳进去终于被我拿到对方的后时,就高兴地大叫,幸好你刚刚没看到,这下我就安心啦。同事的脸瞬间黑成碳。老板每次经过我们就看着我同事直摇头,最后终于忍不住,问道,你们和梦潇下了这么多局棋赢过吗?我的两个同事摇摇头,但是总有一天会赢的。偶尔有小男孩在我耳边想告诉我一步他们想到的好棋,我的同事就哇哇大叫,你知道梦潇已经赢定了她才不要你们教,不许作弊。

于是这样每天在很多很多的欢笑声中度过工作的时间。只是终于最后做了决定或许很快将会离开。看着他们每一个笑脸心中都是不舍,多希望能够多陪伴你们一段时间,即便你们终将会长大,很快很快便会忘了这些叫我开心了很久的事与这些对话。虽然已有的回忆满满的都是恩典。对于每次和孩子分别,因为都知道他们记性不好,或许再见之时已不记得我,或许今生在世上不会再见。于是心里倍加难过,也只能为他们祷告,只愿有一日在他们人生当中可以遇见主耶稣,能够信靠祂。便是对他们最美好的祝福。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